Categories
other

李森表情不太自然,有些沮喪和恐懼。

他的挑戰難度是S級的!

這怎麼讓他不恐懼?

A級難度他都通不過去,更何況是S級!

蘇晨走過去,路上時將目光放到楊強的身上。

他依稀記得在消防員挑戰中,楊強最後和羅奇回歸,留下一個爛攤子給他。

蘇晨微微眯眼,有些不滿。

若是沒有羅奇和楊強,也不會有大火侵襲大樓的事情。

在蘇晨眯眼的瞬間,低頭看沙子的楊強就抬起頭看向蘇晨。

他剛剛感受到了一股惡意。

楊強的目光和蘇晨對上。

蘇晨眼睛平淡如水,深邃無比。

莫名的,楊強心中一顫。

他隱隱感覺,現在的自己對上蘇晨就會死,根本打不過蘇晨。

楊強不看直播,他要是看了上一期蘇晨的直播就能知道。

蘇晨有多強大。

「蘇晨!」一旁的李森也見到蘇晨,臉色大變。

這是職業淘汰賽,只有完成的人能夠倖存。

蘇晨這種頂級挑戰者出現,對所有人來說都不是好消息。

李森只感覺自己身體一片冰寒,心中發冷。

S級挑戰難度、蘇晨同局……

這兩項條件加起來,他還有機會嗎?

他現在好慌啊。

蘇晨微微一笑,對李森點了下頭。

這個名叫李森的人還不錯,上一次消防員挑戰中很勇敢,迎著大火往上跑。

蘇晨對他有印象,雖然記不起他的名字……

「蘇哥!」

又一聲大喝,一道風沖向蘇晨。

蘇晨側身躲過。

只見趙如龍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哭訴。

「蘇哥!我又碰到你了!真是太開心了!」

「您都不知道,我這把的挑戰難度是S級啊!」

「這SB系統出BUG了!氣死我了!」

趙如龍痛哭流涕,張開雙臂想要抱蘇晨,卻被蘇晨輕輕躲開。

趙如龍的模樣看的李森一陣鄙夷。

趙如龍和李森之前就遇到過一次,各自知道對方的本事。

現在看趙如龍這副模樣,李森深深的鄙視他。

「行了行了,不就是S級挑戰嗎?」

「怕啥。」

蘇晨淡淡道。

他說完,其他人的臉色都是一僵。

不就是S級挑戰嗎?

怕啥……

這兩句話在他們的腦海中回蕩。

他們憋紅了臉,眼睛有些發紅。

直播間更是笑噴。

「哈哈哈哈!你們快看楊強的臉色,都憋成豬肝了!」

「以前他沉默不語,木訥的很,現在真被蘇哥氣到了!」

「李哥和趙哥臉色都不看,兩人臉都氣紅了。」

「蘇晨:S級挑戰?有啥難的?」

「本來就是,S級難度對蘇哥不是輕輕鬆鬆嗎?」

趙如龍可憐兮兮的抹了把眼淚,說道:「蘇哥,我這把挑戰的職業是什麼勞子颶風獵人。」

「聽這名字就不是什麼正經東西……」

趙如龍說完,李森大驚:「什麼?」

「你也是颶風獵人?」

楊強眼中也閃過一道精光。

他們的表情全都落在蘇晨眼中。

好傢夥,在場四人挑戰的職業全是颶風獵人。

「咦?不對啊!隔壁貼吧爆料的信息不是說,職業淘汰賽每個人挑戰的都是自己的主職業嗎?」

「怎麼到這裏不是了?」

「樓上看的幾天前的帖子?早改了……」

「看國外其他的挑戰者了嗎?他們里出了個狠人,是第一期的挑戰者,一局下來把所有同期挑戰者都給橫掃了。」

「要知道,國外最多的職業序列是士兵,那哥們一局把其他士兵序列的挑戰者都給按死了,現在序列等級都是?了。」

「有人說他現在是第一序列,強的一批。」

「那哥們挑戰完,挑戰系統就把規則改了。」

「其他第一期的挑戰者根本沒法完了。」

「這麼牛逼?我現在好想知道他對上蘇哥誰會贏?」

「還用廢話?當然是蘇哥贏!」

「別這麼講,第一序列的職業者會有九個序列能力,一項職業能力,那可是足足十個能力!」

「說屁哩!現在還沒開啟國戰,以後就說不定了。」

「蘇哥哥永遠滴神!」

在場幾人短暫思索后,全都悟了。

四人都在追風者應聘現場了,還不能說明什麼嗎?

這要是還反應不過來,就太遲鈍了。

除蘇晨外,三人沉默下來。

他們挑戰的職業都是颶風獵人。

全是競爭關係,對手還是蘇晨……

這還打個屁啊!

S級難度+職業淘汰賽+蘇晨=傾家蕩產。

估計這一把下來,他們所有人的知識、道具都要沒。

趙如龍沉默片刻,一把抱住蘇晨的大腿,放聲高喊:「蘇哥!

「求抱大腿!」

「我是士兵序列,第九序列偵查兵!」 與太子殿下回歸神啟天空城的之後,天裁殿的佈置之前。

夏諭晴第一時間與其他黃金一代的超級天驕們會合商討,此時距離那萬眾矚目的天裁殿審議朝會,還有兩日。

神啟天空城,外城第九區,這是帝國靈匠工會所在。

因為天之聖戰的緣故,帝國所有排得上號的強大靈匠這幾日都聚集在此,成為前線的堅定後援。

在這綿延的神火山脈上,許許多多的靈匠圍在座座山口錘鍊神金。

陣陣雷鳴般的爆響想起,有的是火山噴發的聲音,有的是宗匠級別的大能在錘衍地金,還有的是變態級別的大能在引動天劫鍛造金屬。

總而言之,一群玩火不怕自焚的瘋子。

另一邊,廣袤的神樹林里,一座巨大的樓閣拔地而起,每一根柱子上都纏繞着古翠蒼青的藤蔓與巨樹。

這奇異的建築只有一層,卻非常巨大。內里,除了中心被混沌氣包裹着的玄元塔便是幾百座平台,每座平台皆是千米平方,上面或是擺放着高大的機動騎士,或是散發着懾人波動的神器寶具,或是幾座平台合併在一起,擺放着巨大的艨艟戰艦。

每座平台上或多或少都有幾位靈匠在忙碌,雖然這座名為物語閣的驚人樓閣龐大得嚇人,但幾乎每座平台上都爆發出巨響,所以內里環境很是嘈雜。

不過卻很少有人動用寶術將嘈雜聲音抹平,因為絕大部分靈匠都心無旁騖的鑽研著交到自己手上的器物。

四七六平台上,一座百丈長的艨艟靜靜擺放着,其通體蒼翠,艨艟主體為神華翠木打造,龍骨為了少部分滄沛聖金與不朽神金融煅打造。

甲板之上則還未建船艙,在龍骨之上也沒有融合動力源,顯然這是個半成品,但光是看這半成品的用材,成品何等驚為天人已管中窺豹,可見一斑。

在艨艟大艦左側,整齊堆砌著被切割得方方正正的仙銀,在仙銀上隨意擺放着不少價值連城的圖譜。

在圖譜一旁,一個灰白袍服的年輕人盤腿坐着,心無旁騖的鑽研手中的捲軸,偶爾抬眼細細打量着眼前的艨艟半成品。

年輕人清秀出塵毫無世俗之氣,冰藍雙眸帶着清冷,烏黑青絲被他骨節分明的白皙雙手綰起束在腦後,縷縷混沌之氣在袖袍間縈繞,顯然,這艘艨艟戰艦就出自他手。

也難怪,整個帝國靈匠工會除了師匠們又有幾人有資格用這樣的材料鍛造,又有幾人能夠造出極度接近天恆級的艨艟大艦。

艨艟大艦自上而下,星海級、雲漢級之後便是天恆級,對應的修士境界便是與至尊僅僅只是毫釐之間的半天聖境之聖人,而這樣的艨艟戰艦竟然可以出自這樣的年輕人之手。

這就是神啟天空城,這就是耀曦帝國。

耀曦黃金一代七人之一,天之手葉源零。他的頭銜是零號工坊副坊主,有史以來最年輕的一位,入靈匠之道不足千餘年。

須知,整座帝國靈匠工會除正負會長之外,下設七大坊主,對應靈匠領域完全不同的七大工坊。

葉源零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裏時,臨近的一座平台轟的一聲巨響,讓他微微蹙起柳葉眉。

原來是相鄰的四七五平台上一座艨艟大艦修繕有誤,整個炸了開來。

這也倒不是那幾位靈匠技藝不精,能進入帝國靈匠工會總部者皆不為泛泛之輩,實在是艨艟戰艦對於修繕者技藝要求太高太高,連葉源零接近於坊主的層次都偶有失誤。

葉源零微微嘆了口氣,自近日來萬靈明鏡湖的新一輪天之聖戰打響,這幾日從前線源源不斷的送回需要修繕的寶具與艦艇和機動騎士,也不知道前線戰事如何,不過從進攻神啟的大軍倉促退卻來看,顯然是佔了上風的。

心念至此,葉源零自嘲地笑笑,有着號稱洞徹古今的淵帝陛下、明帝冕下掌控全局,哪輪得到他分析。旋即,他又把心神浸溺在手中捲軸上,忘乎一切。

娴琳 另一邊的四七五平台上,擺放着一台纖細美妙的機動甲胄,在物語閣鏡曜穹頂豢養的小太陽的照耀下發出雪白瑰麗的光芒。

機動甲胄旁,除了堆疊著各個平台上都是的許多雜七雜八的器材外,一張大方桌上擺放着同樣貴重至極的神材寶料,在容器內閃耀着瑰麗的光澤。

路過平台的靈匠們都瞪大雙眼看着這張方桌,不過卻不是看那些無聊的寶物,在桌上那位絕美的尤物面前再美麗的寶料都會成為綠葉。

那尤物趴在桌上,玉手托著香腮,上身穿着單薄長袖,勾勒出曼妙腰肢,下身一件不過膝的小裙子,裸露出完美誘人的小腿,那弧度美得可以譜出一首交響曲。

不過尤物絲毫不在意自己成為他人眼中的風景,她只是痴痴的望着四七六平台上那個盤坐着的男孩而已。

「別看了,再看下去哈喇子都流一地了。」從機動甲胄中鑽出另一位完全不遜色於她但氣質完全相反的清麗女孩。

「看看我家葉子,認真的男人最帥了。」絕色尤物眯起狐媚雙眸道,眼中滿是溫柔和痴情。

「嗯,的確。」清麗女孩淡淡道,「只可惜比起孫御殿還是略輸一籌。」

「嗯哼,那是你沒眼光!」尤物坐起回懟道。

黃金一代七人之一,夏華仙子夏諭晴。以及身畔的的柒之柒,青丘狐仙九尾。那挺立的機動甲胄,便是大名鼎鼎的玉面修羅。

清麗女孩紅唇微啟就欲反駁,遠處平台傳來一道清朗男聲。「九尾九尾!你要的大海瀾晶我給你帶來了!」

二人望去,一個面容俊朗,眉眼中帶着些許妖冶的橙黃袍服青年正大步跑來,手裏捧著個大布袋子和油布包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