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other

李生林吃飯後,在玉小琴的計劃里事情就已經被解決。隨口留了句友軍以後見,人就在結賬三碗拉麵和一碗牛肉之後,快速的離開了小店。

林斯文連問都不用問,玉小琴能夠選中這家拉麵館請客,怕不是最主要看中了這家店裡正常運行的監控系統!

到時候李生林還想找了這件事情的麻煩時,玉小琴大可以請了關雪出手,把這一段的監控視頻作為證據。

想想也是,都能夠友好的在一起吃午飯了,挨打什麼的根本就不叫事了!

他們都是異人,完全可以將受打經歷蓋上互相切磋的友好交流的標籤。

拉麵館里出來的時候,林斯文頭都沒回,就可以確定傻坐在那裡的李生林還再在里思考自己究竟是說錯了什麼話,居然讓自己一揍鍾情的妹子突然離開。

回了27部的公交車上,林斯文和玉小琴剛剛刷了二維碼找地方坐下來,就又收到了一條出公差的簡訊提醒。

「收到B186-22號異人的專線離婚求助,請27部外勤人員立即前往查證是否以無感情基礎。」

「目標人物現在地:平新路陽光苑十三棟別墅。」

「出行路線和資金補貼已發放,建議選擇前方站點下車後轉乘六號路公車前往。」

玉小琴在看過內容后,立馬頭大起來。

涉及到異人的離婚事件,卻也是不太簡單容易解決掉的。知曉林斯文還沒有處理過這類的事情,這一趟的帶隊她作為老店員,是必須要跟一次,也好讓林斯文明白具體離婚類的流程又該怎麼走。

「這富豪區的異人怎麼也會離婚?」前往的路上,林斯文拿了手機詢問起玉小琴。

在她看來,富豪又怎麼可能會輕易發生情感之類的衝突,而鬧到離婚的事情上?

也還記得以前時候,林斯文有聽到同班同學提及過,但凡是兩個人鬧到要離婚的時候,那一定是錢不夠的關係。

若是能夠做到一沓錢不能解決,那就給兩沓錢。總有一定數量累積后,事情也就會被解決掉。

隽秀尘香 即便是玉小琴,還別說也是頭回瞧到這種事情發生。更關鍵的還是當初這家宅子的夫妻要辦理結婚手續的時候,那還是她來做的審查!

有著關雪發送來的家庭資料,玉小琴的印象也就格外深刻了一下。

「這倆人是三年多前結婚的,當初我還記得他們也算是男才女貌。男方在結婚前更是咱們城區出名的鑽石王老五,引得不少小姑娘想要跟他發生點什麼。」

奈何土豪們也是有自己的想法的,撲上來的妹子千千萬,他卻是選了裡面長得最好的一個。

玉小琴更是記得自己當初被她們夫妻倆送了一袋特定喜糖的關係,算是撒了狗糧到27部去。

那盒喜糖上正面是兩人的婚紗照,側面則是兩人的生活照合拍。玉小琴還記得自己大方的分糖一顆給關雪時,被她吐槽了一句總感覺女方的鼻子怪怪的。

人類世界整容手術的技術很強關係,這些年來不少的異人也都偷偷的接受起了相應的手術。

可不管是人類還是異人,只要接受了這類的整容手術,就會留下一些容易發現的痕迹。

玉小琴還記得關雪曾經評價過,給了女方動手術的人技術很不錯,手術恢復的也是極好,還別說,若不是她眼光獨特,也很難發現對方是整容身份。

收回心思來的時候,兩個人便來到了別墅前站定。

別墅裡邊摔碎東西的聲音不時傳來,隨著男人的怒吼不斷,也能夠依稀聽到孩子受驚嚇的哭鬧聲和女人的求原諒抽噎聲。

「我不是故意隱瞞你的,我以為我的手術很成功……」

「閉嘴吧,要不是親子鑒定說孩子的生父是我,我都想趕你們全都滾!我告訴你,你這就是詐騙,甭想從我這裡拿走一毛錢的離婚費!」

男人的怒火很大,隨之而來的是手機直接被摔出窗戶。

也得虧林斯文被玉小琴拉著的關係,兩人躲閃很及時。

定製的黃金手機在瞬間摔碎了屏。林斯文雖然不知道那些有多值錢,卻也是心疼的厲害。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敖滿的話,讓少年有些詫異。

江瀾也有些意外。

還真沒人對他說過這類話,崑崙中大部分人,都覺得他配不上神女。

甚至覺得神女都會嫌棄他。

八太子隨口就是般配,第一次見。

「是不是有些粗魯了?」少年有些不敢信。

他總感覺這樣不好。

隨後他看向江瀾。

別看我,我們媒妁之言。

江瀾看著少年,就知道對方肯定要問他。

果然,少年直接開口詢問:

「大哥哥也是這樣得來的未婚妻嗎?」

沉默了片刻,江瀾輕聲開口:

「她並不討厭我。」

小雨不討厭他,所以他們什麼可能都有。

不需要有一方擁有鎮壓的能力,若小雨討厭他,甚至看不起他。

對他來說更加輕鬆。

他會壓製表面修為,拖延成婚,屆時無敵崑崙,解除婚約。

大家都輕鬆。

可是…

目前來看,沒有解除婚約的可能。

該負的責任,他從不會躲避。

對師父是這樣,對小雨亦是如此。

少年陷入了深思。

「少年郎,你這樣優柔寡斷,沒有用。」敖滿認真勸解道:

「你要娶天羽鳳族就要足夠強,她們高傲著呢。

當你把整座梧桐山踩在腳下,還敢不嫁?

不過我建議要挑戰梧桐山的時候,你得先練練逃跑術法。

沒打過也好逃了東山再起。

別折在裡面了。」

「可是這不是在強迫紅雅嗎?」少年搖搖頭一臉不願意:

「強扭的瓜不甜。」

「扭下來你開心啊。」敖滿語重心長道:

「少年郎,聽我的沒錯。

有強扭的能力,跟不強扭不衝突。」

「大哥哥的未婚妻是哪個種族的?」少年轉頭看向江瀾。

「龍族。」江瀾開口回答。

這個並不需要隱瞞。

「大哥哥也把龍族踩在腳下了?」少年有些驚愕的看著江瀾。

然後又看了看敖滿。

這個也是龍。

敖滿:「……」

人類真是卑劣,他居然沒法反駁。

這種問題,江瀾自然沒有辦法回答。

目前並沒有跟龍族為敵,龍族的人也從未暗中對他出手。

但是有必要的話,或許會把龍族踩在腳下。

但是,這需要很漫長的時間。

等他無敵的那天。

思考了下,江瀾只是道:

「變強點,總是對的。」

不管是處境問題,還是天地大勢,只要強一些,遇劫也能有更高的幾率度過。

少年彷彿有了明悟:

「那我努力變強。」

不過很快他就有了新的問題:

「我要怎樣才能算強?」

「打敗你爺爺,應該就差不多了吧。」江瀾試著道。

客棧老闆到底是什麼修為,他無從得知。

不管是師父,還是客棧老闆,他都看不透修為。

少年陷入了糾結,打敗大哥哥才能自由,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打敗爺爺才能贏得紅雅芳心,威懾天羽鳳族。

兩個目標。

「我明白了。」少年重重點頭。

到時候就是等他長大成婚。

敖滿雖然不知道客棧老闆是什麼樣的強者,但是姐夫這麼說,那應該也是不凡。

但是開客棧的,終究有個限度吧?

他也不懂。

總之先喝一杯。

「少年郎,我們以茶代酒喝一杯。」

「我去拿個杯子。」

江瀾沒在意這兩個人,只要不影響他,便無所謂。

他緩緩閉上眼睛,警惕心時刻保持著,確保任何時候,都能做出正確反應。

此時他一直處於心神客棧連接處,看著客棧結構。

用自己了解的心得,去反覆試驗,倒也沒有撼動心神客棧,只是嘗試能不能連通。

有一些是相通的,但是有些跟他預想的不太一樣。

不斷嘗試下,他明白自己錯在哪了。

許久后,他感覺心神客棧又有人在推門。

看了下,是少年跟少女。

沒有理會他們。

等這兩個人徹底停歇了,江瀾也跟著終止驗證心得。

而是用心去感悟。

等待老闆歸來。

不過敖野說的,他倒是想到了一些。

其他勢力動手,都沒有準確的目的。

屬於迷惑行為。

有直接目的的是天人族,具體如何不得而知。

崑崙確實沒有做什麼,但是迷惑行為,倒是真的有。

崑崙姦細異常多。

而且第二峰也會將姦細集中起來清理,這隻算有些迷惑,真正讓他無法理解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