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other

李長壽自是明白封七爺的意思,點了點頭,旋即又低低道:「七爺,這當如何處置?」

封七爺也有些心悸,思慮片晌,道:「千總爺,火燒百凈,這等東西,怕還是燒了踏實哇。另外,周圍咱們也得仔細探查一下,以防有漏網之魚哇……」 這不,就算是死,啥也不交代,這就是對方的行事作風!

幹嘛是要交代?就不交代,就不!

就是這麼的倔強的一種感覺!

大軍的包圍,大軍的攻擊還是很順利的,成功的就是將外圍的防禦給突破了。

但是,真真正正的是當大軍已經是到了內部的時候,情況就是這麼的一個情況了,似乎,這村子之中真的是一個人都是沒有。

這是個什麼感覺?

這是都跑光光了的感覺。

明明是包圍了起來,怎麼可能是跑光了呢?

不對,是有地下通道啊。

的確,是有地下通道。

這明面上跟你死磕到底,也就是為了大部隊可以順利的從地下撤離,當你以為人家是要處在了家族之中坐以待斃的時候,不好意思,人家已經是從地下撤離到了包圍圈之外,隨後,這是從包圍圈之外進行了撤離。

壓根就是不跟你東拉西扯下去。

那,只能是上絕招了。

還好,這葉浮生是將娜塔莎也給調動了過來。

這不,此刻此時,娜塔莎這是上了,鼻頭就這麼的聳動了起來。

隨後呢,這是鎖定了魔氣的方向。

還好,這對方是跟魔族有了合作,是真的有魔氣,如果對方真的只是人類身上沒有沾染一絲絲的魔氣的話,此刻上娜塔莎也是不管用的,她是對魔氣十分之敏感不是對人類十分之敏感。

然後的事情那就是順著這娜塔莎指引的方向,這一道一道的身形簡直就是嗖嗖嗖的就是竄了出去。

這不,這是在這一路不停留的這麼一種情況之下就來到了這個鎮子之外。

然後呢,這警戒哨也是第一時間發現了端倪,隨後就是一雙眸子可是虎視眈眈的盯著這葉浮生隱藏的方向看著,這一次,只是將對方打暈了不打死。

刷!

出手了!

這不,這一刻葉浮生的身形已經是竄了出來!

竄了出來就朝著這位男子貼近。

貼近了上來以後這攻擊也是直接就是要命中到了這位男子的身上。

男子嗤笑,真的是沒有想到對方是有著這樣子的把握,企圖是將偷襲給搞成功,莫非對方就是這麼的自信可以在這輕易之間就將自己拿下么?

雙手,攥緊成拳!

這麼的,這是虎軀一震!

在這麼的一種情況之下這身上的惡魔之氣,簡直就是衝天而起,這衝天而起的氣已經是形成了一層保護場,這是將他給保護在了其中!

這麼的一直的保護下去,這感覺,簡直就是完全不怕你的任何攻擊。

此刻,這葉浮生的攻擊已經是到來,已經是命中!

避開都不避開,那可不就是這麼的輕易地就命中了。

砰!

攻擊命中一次!

砰,砰!

攻擊命中一次次。

對方的神色,真的是瞬間就是凝重了起來。

這種感覺可真的是相當的不好,這麼的要是一直的下去這怕是嚴重的影響到了他的情緒啊。

不,不行!

不能這麼的下去了!

既然是局勢發展到了這樣,那就得是要想辦法解決了問題才行!總是這麼的下去,那可不合適。

砰!

攻擊,又是命中了。

還是破不了這防禦。

看來,真的是要動真格的了,本來所想的那是能打殘了那就不能打死,打死應該是會觸碰到什麼警報,上一次就是這樣子的。但是現在來看,這特么的簡直就是沒有打殘的可能啊!

這不,葉浮生這雷厲風行的一刀子,冷不丁,突然之間就是招呼了出去!

這麼的一招呼出去,只聽噗嗤一聲!

這是直接就是將對方的身軀給洞穿了這麼的一個對穿孔!

就跟好玩一樣的,輕易的就將這樣子的傷勢給打出來了。

對方還以為,魔化了的自己簡直就是無敵了。

但是,事實說明,你魔化,那是一回事,無敵,那是另外的一回事!

你魔化了並不是無敵了。

因為這個人死了,這不,這心臟起搏器就熄滅了,在這麼的一個情況之下,這總電腦又是警報了起來。

嗖,嗖的聲音響起。

一道一道的身形這是處在了這魔化的這麼一種情況之下沖了出來,他們是知道有著這麼的一刻是會被這個該死的傢伙給發現了這裡但是沒有想到竟然是來的這麼的快!

前腳他們剛剛到來,後腳,對方特么的就來了,這,這是個什麼情況啊?還能不能好了?這給人的感覺,簡直就是特么的連一點點的希望都沒有啊。

這是沒有逃離的可能啊。

葉浮生這邊,那也是不得已,只好是行動了起來。

大軍壓境!

只好是壓迫了上去!

這是將這些人給這麼的團團圍住。

短巷无人 其實並不想將事情發展到了這麼的一種不死不休的地步,這不是沒有辦法么?只好是這樣了!

這腦瓜子,簡直就是嗡嗡的疼啊,真的!這是讓人十足不是很開心的這麼一種感覺,心煩,心裡真的是非常非常的煩。

「我呢,是這麼的來想的,我希望,你不要是這麼的過分下去了,我們只是想要一片安寧的地方,好好地生存!」

處在了這葉浮生對面的一位負責人開口說道。

「你覺得可能么?」

「世間萬物,皆有可能,只要是你願意跟我們談,那就有可能,就怕是你一口就回絕了我們,那就真的是沒可能了!」

「那我一口就回絕了你們,不可能!」

葉浮生搖頭。

對方也不是個善男信女,這不,在這一刻,直接就是將刀子給抽出來了。

抽出來了以後,緊握著刀柄,虎視眈眈的盯著這葉浮生看著。

想的那是可清楚了,一定是要給予你帶去這十分之可怕的打擊,就是這麼的一回事。

「來呀,朝著我的身上展開攻擊呀,讓我見識到你這不是人的一面啊,嗯!」

「你,你還特么的刺激我是吧?」

「對,我還刺激你,有毛病么?」

葉浮生問道。

「那你就死,死啊!」

對方可真的是沒有任何的含糊,直接就是朝著葉浮生沖了過來,這一下,這是要將葉浮生給徹底的是弄死了。 《(綜漫同人)黑歷史太多被找上門怎麼辦?》by三千世

文案:

橫濱已經有三個拿劇本的男人了。

【書】覺得很有趣,祂又請來了一位。

=====

赤松流實非良人,自從被書請到橫濱安家后,一些不得不說的人就全冒出來了。

=====

陀思:我知道自己不是好人。

噠宰:我也不是什麼好人。

赤松流:我同樣不是什麼好人。

亂步:對不起我是個大好人。

=====

陀思:我為了世界和平。

噠宰:我為了橫濱安定。

亂步:我為了社長的願望。

赤松流:所以你們一起來揍我?

=====

四個劇本男人湊到一起打麻將的故事。

~

cp的話,應該是噠宰吧。

內容標籤:綜漫家教少年漫文野

搜索關鍵字:主角:赤松流┃配角:文豪們┃其它:型月

一句話簡介:四個拿劇本的男人湊一起打牌。

———————————————————————————————————————————————————————

挺好看的,劇情發展讓人停不下來,熬夜看了2個晚上。 德川雅孝的宣判隨着風遠遠傳去,如同重鎚一樣敲擊在每一個長洲人心裏,忍不住看向最前面的囚車。

張弦在人群中也看了過去,他這也是第一次看到高杉晉作,久坂玄瑞這兩位歷史上的名人。

二人都有些狼狽,渾身也髒兮兮的,纏繞着繃帶,但勉強看得清楚臉。

久坂玄瑞則身材矮小,如同野獸一般抓着護欄,大吼大叫:「去你的亂賊!幕府小兒膽敢污衊我!有种放我出來,和我決一死戰!」

「閉嘴!」看押的紀州軍頓時狠狠打了一下護欄,但對上久坂玄瑞那野獸一樣的眼神,他又不敢太過分。

高杉晉作跟他印象中一樣,高高瘦瘦,臉上掛着如同嘲諷的笑容。

抬頭看了德川雅孝一眼,道。

「安靜點吧,玄瑞,他們要是有種,我們現在會是這種模樣?你說是吧,鈴下先生?」

「咳咳咳!」囚車裏的鈴下藝聞言咳出一口鮮血。

「鈴下先生!」久坂玄瑞和高杉晉作頓時露出了擔心的神色:「抱歉,是我們太吵鬧了。」

「不關你們的事。」鈴下藝擺了擺手,一臉的憔悴:「我只是……唉……咳咳!」

高杉晉作和久坂玄瑞見狀頓時不敢再多說。

「爹!」人群中背陰處,鈴下陶看到鈴下藝如此模樣頓時眼圈都紅了起來,忍不住想要衝出去。

好在跟着她一起的時川和牧野太郎,一人一隻手抓住了她。

二人看到鈴下藝他們這副模樣,也紅了眼,但還有理智。

「別去,大小姐!」

「可是!」

「還不到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