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other

楊老丈跟陳名也走了過去,陳名第一時間就被這扎染的布匹吸引了。

前世陳名作為設計師,也曾追根溯源過這扎染的工藝,不遠奔赴萬里親自去了大理做了扎染布匹的實驗。

怪你心易冷 陳名看着眼前的一個個花紋讚嘆不已,「這扎染工藝妙啊!」

廖家的掌柜正在攤前與楊老丈交涉,聽到陳名讚歎之聲道:「這位公子莫非也懂得這扎染工藝?」

陳名道:「略懂一二。」

「哦?」

廖家掌柜臉上的笑容逐漸從和善變成了嘲笑,只一瞬便消失不見。

兩人一問一答的過程當中吸引了許多採購布商的駐足圍觀。

廖掌柜道:「這扎染工藝自我父親創立之後從未外傳,不知小兄弟是如何的知這扎染工藝。」

陳名笑道:「這很簡單啊。」

陳名哪裏知道這廖家的扎染工藝是不傳的秘密。

廖掌柜微微揚起了嘴角,好一個年少輕狂。

廖掌柜世代單傳,這一技藝他連他自己的兒子都還尚未傳授,又怎可泄露給外人,所以他這一抹笑,笑得是陳名這初生牛犢不怕虎的虎勁。

「不如請公子現場為我們演示這扎染工藝?」不知何時尹正也湊了過來,尹正作為官方代表人自是不會表現的很明顯,不過他的眼神正好和陳名對視一副看熱鬧不嫌事大的樣子。

陳名看了看楊老丈,楊老丈臉上的笑容已不見,取而代之的是緊皺的眉頭。

陳名似乎意識到了事情的不妙,不過現在他是騎虎難下。

陳名心裏也沒底,他雖然做過扎染的實驗但也畢竟是小試牛刀,和人家這種考這個吃飯的自是沒有可比性的。

只得硬著頭皮上了。

「哪裏有白布。」

宋家做的全是白胚布的生意,主要是死人的生意,雖然不吉利但生意也是極好的。

這宋家掌柜極為年輕,所以做事手腳也利索很快遞過來了一塊白胚布。

陳名拿着這白胚補,又找了一些細繩子。

他並為在布匹上畫任何圖案,而是直接拿着繩子開始捆綁,將一小塊胚布按照一定的規律綁好后,準備丟人染缸中。

扎染工藝難就難在這捆綁上,捆綁的成功與否決定了扎染的效果。

每一個花紋的背後,都是大量的繩子的捆綁,所有捆綁布匹的繩子必須勒緊,這樣才能避免燃料破壞布匹應有的效果。

廖掌柜看着陳名極其熟練的操作,內心頓時慌了,明明是在陰涼的室內,此時廖掌柜的額頭上的汗已經開始往下淌了。

他現在不得不信陳名是會扎染工藝的了,他現在唯一要做的一件事就是阻止他。

不然他一旦成功了,那麼自己這祖傳的飯碗也就丟了。

廖掌柜趁著眾人不注意的時候瞧行一步到陳名的側身對着陳名的耳邊輕聲道:「公子可否故意失手,在下將不勝感激。」

陳名先是一愣,后迅速明白來者何意。

臉上的表情也輕鬆了起來,如此甚好。

陳名將即將綁好的繩結做了一個活口,然後將他丟入染爐當中。

等了大概一炷香的時間,陳名將布匹取了出來。

眾人都急切的等待着結果。

等陳名將一條條困緊的繩子一一解開時,眾人都投來了鄙夷的眼光。

一坨藍布,啥也沒有,這哪是扎染這就是鬧着玩。

「我早說了這小子是吹牛。」身邊一高個子道。

「沒想到,這麼年輕輕輕的就如此大言不慚,那廖家的獨門秘方是那麼容易得到的嗎?」一長者道。

人群中你一言我一語,對陳名詆毀的話不斷涌了出來。

陳名倒是滿不在乎,現在他達到了自己想要的結果。

在扎染的過程中他故意忽略了兩個重要的步驟,一個是煮布,一個是綁繩結。

面對眾人對陳名的指指點點,廖掌柜忙着解圍,可這些人可不管你廖掌柜是誰,誰讓陳名裝X失敗呢。

「大家都快去購買布匹吧,到時候我好給大家安排車輛運送。」尹正的話一出,眾人又忙碌起來。

廖家布莊後面是周家的布匹,裏面多是一些素莎,素羅,雲錦等。

每家布匹前都有商客駐足,確定了布匹的商客便開始討價還價。

陳名跟着肖晉永也遊走在其中,不過肖晉好像對這一切都毫無興趣。

楊老丈帶着陳名去採購了一大批布匹。

尹正和廖掌柜相繼找到陳名,兩人都心照不宣的道:「你先請。」 後院菜心綠油油的,有幾棵還開著黃色的小花。蜜蜂和菜粉蝶繞著幾朵花飛來飛去。

張梓涵撐著雨傘小心翼翼地走過去,生怕蜜蜂跟她有親密接觸。她用刀割了十棵菜心,差點把自己的血留在菜心上了。

她看著手裡的菜心,比市場上賣的還要好看,心裡十分滿意。

剛出院門,就被人撞個正著。手上的菜心也掉了幾棵,她趕緊把菜心撿起來,左右看看,仔細把上面的灰塵吹掉。

「姐姐,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小男孩趕緊道歉。

張梓涵一見他,就認出來是上次那個小男孩。她笑著說:「是你啊,你的花好了嗎?」小男孩猛地點頭,激動道:「好了,好了!還開了幾朵小花,特別好看!姐姐,你要去看看嗎?」

「姐姐是不是很厲害啊!」張梓涵看著他說。

小男孩又開始點頭,說:「嗯,姐姐超厲害的!謝謝姐姐!」

張梓涵摸了摸他的頭,溫柔道:「不用謝。」

小男孩把手裡的兩顆奶糖遞給她,說:「姐姐,我給你糖。」張梓涵看到那兩顆糖,笑得更開心了,兩個小酒窩淺淺的。

她說:「不用哦,你自己吃。」小男孩搖頭,倔強道:「我自己有,這是給姐姐的,很好吃的!」

張梓涵見他這麼堅持,雙手接過那兩顆糖果,笑著說:「那謝謝你咯,小朋友。」

小男孩開心了,他說:「姐姐你吃,真的很好吃的!」

張梓涵沒辦法,剝開糖紙,露出白白的糖,把它放進嘴裡。奶香味很濃,很甜,很好吃。她朝小男孩豎了豎拇指,點頭道:「嗯,真的很好吃。」

小男孩笑得很開心,說:「那我回家了,姐姐再見!」

張梓涵點點頭,說:「好,拜拜!」

小男孩朝她揮了揮手,跑開了!張梓涵上下拋著另一顆奶糖,哼著小調,推開了隔壁的院門。

她把糖果遞給江一隅,說:「給你,很好吃的!」

江一隅看著她手上的奶糖,搖頭,說:「不要。」

「要吧,是上次那個小男孩給我們的,一人一顆。」張梓涵把糖塞到他手裡說,「你忍心拒絕一個小朋友的真心嗎?」

江一隅沒有動,任由她把糖塞到自己的手裡。他問:「他的花好了?」

張梓涵點頭,傲嬌道:「那肯定,經過我手的花哪有不好的!」

江一隅看著她,沒有說話。張梓涵被他看得有點心虛,問:「怎麼了,我臉上有花嗎?我可還沒那麼厲害啊,能把花種到臉上。」

江一隅搖頭,嫌棄道:「你的腦子呢?」

「這不在我的頭上長著嘛,你看不見嗎?」張梓涵看著他反問道。

江一隅淡淡道:「看不見。」說完,他往樓上走去了。

張梓涵對著他的背影喊道:「你才沒有腦子呢,哼。」

江一隅打開書房的門,把奶糖放進一個透明的玻璃罐里。

張梓涵不知道他去幹嘛了,自己把菜心放進廚房裡。她看了看桌上的食材,一臉疑惑地看著桌上的那塊肉。這到底是什麼肉,豬肉嗎?感覺不太像啊,但如果不是豬肉,那是什麼?

江一隅走進廚房,就見她湊近那塊牛肉不知道在看什麼?

「你幹嘛?」江一隅看著她問。

張梓涵看著他,指著那塊牛肉問:「這是什麼肉?」

「牛肉,你不認識嗎?」江一隅說。他知道這人剛剛在幹嘛了。

張梓涵連忙擺手,說:「當然認識啊。」她又指了指那幾棵菜心,說:「我拿了菜心過來,我們中午就吃它吧。」

「你哪來的菜心?」江一隅一臉疑惑地看著她問。

張梓涵沒想到他會問,頓了一下,才答:「額,上次他們給我拿的。」說完,她又說:「你趕緊做飯,我餓了。」

江一隅看了一眼菜心的切口,沒有說話。她鬆了一口氣,如果他再問下去說不定自己就穿幫了。

張梓涵就在廚房看著他做飯,偶爾幫忙拿個盤子什麼的。

蒜末菜心煮好了,張梓涵趕緊把它端出去。除了它,今天還有水煮牛肉和番茄炒雞蛋。

張梓涵夾了一條菜心,放進嘴裡咬了一口,甘甜多汁,口感特別好。她眯了眯眼,對著江一隅說:「好好吃,你快點試一下。」

如果不是怕江一隅嫌棄她,她恨不得把菜心夾到他的碗里。

她一臉期待地看著他,江一隅雖然不明白這人是怎麼回事,但還是夾起一條菜心放進嘴巴里。他慢慢地吃著,張梓涵就一直看著。

直到他把菜心咽下去了,才平淡道:「嗯,還不錯。」

張梓涵笑了,她又夾起一條菜心,說:「是吧,我都說了絕對好吃!」她平時其實不怎麼喜歡青菜,但今天破天荒地多吃了幾條。

吃完飯,張梓涵不想動。她坐在沙發上玩手機,問江一隅:「你的食材都是在哪裡買的啊?」

「市場。」江一隅喝著茶說。

張梓涵來興趣了,她問:「市場在哪裡?」

江一隅看了她一眼,問:「你之前都沒去過?」

張梓涵搖頭,說:「沒啊,我又不用去買菜什麼的。」

江一隅點頭,說:」也是,你買了食材也沒什麼用,反正又不會做。」

張梓涵呼了一口氣,說:「你這人要說多少次你才會相信我是會做飯的啊!」江一隅看了她一眼,說:「你做一次給我看看。」

「才不要。」張梓涵說,「你下午要畫畫嗎?」

「不畫。」江一隅說。

「啊,那你這裡有什麼好玩的嗎?」張梓涵又問,「我今天不想直播。」

「我下午去鎮上。」江一隅平淡道。

張梓涵立馬收起手機,湊到他跟前,說:「帶我一起去吧,我來這裡之後就沒出去過。」她故作可憐地看著他,眼睛都泛著水光,彷彿下一秒就要哭出來了。

江一隅搖頭,張梓涵扯著他的衣角,晃了晃。

「帶我去吧,我保證我不會亂走,一定跟著你。不會給你添任何麻煩的,求你了江一隅。」她故意放低聲音說,嗲聲嗲氣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他,可憐兮兮的。

江一隅給她翻了一個白眼,沉著聲音說:「給我收起你那鬼樣子,你以為你是小朋友嗎?」

張梓涵「哦」了一聲,繼續說:「我真的很想去,你帶我去吧!」

江一隅沒理她,拿著杯子走進廚房。她也跟著起身,他走到哪裡她就跟到哪裡。

江一隅走去洗手間,她還跟著。「你想一起進去?」江一隅沒有表情地說。

張梓涵看了一眼,停住腳步,說:「我不進,我在外面等你。」

江一隅看著她,真的是服了。

「給你三秒,離開這裡,要不然你哪裡也別想去。」江一隅皺著眉,冷冷道。

張梓涵瞬間開心了,她笑著說:「我就知道你是一個好人,超級大好人!」

。 由鵬舉也是學張凡的心理戰術,在臨陣之前給張凡心理蒙上點陰影。

「老同學你也悠着點,弄不好把吃進去的都吐出來!」張凡冷冷地道。

「張凡,你既然這樣說,一會兒,咱們兩家比試一下?敢不敢?」由鵬舉歪頭問道。

「這麼說,你對自己的雞還有點信心?」

「當然!我由家鬥雞,細算也有幾十年歷史了。有專業的養雞團隊,正在幕後準備相關事宜,一會兒你就可以見識見識了。哼,哪裏像你拎只雞籠子像是街頭遛鳥的退休老頭!」

「哈哈哈哈……」由鵬舉的話,引起了打手們一陣鬨笑。

「好吧,我恭候。我倒要看看由家的雞有多麼出色。」張凡平靜地道,心裏卻是充滿了期待:真沒想到,今天遇上了由鵬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