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other

武將不怕死,文官不貪財,各司其職,團結一心,這樣的大軍,不強才怪。

……….

普洱府,車裡司,磨丁。

這裡時雲南的最南端,也是此次大戰的最前線。

雖說心裡早有準備,但當真正的看到八旗兵這些忠於朝廷的軍隊不思抗擊來犯之敵而選擇站在後方觀戰時,江蘭內心還是不由得感到一陣悲哀。

這些人真的如黎漢明所說,沒有把這個國家當成他們自己的國家,而是把這裡當成一塊殖民地而已。

這一刻,不但江蘭等漢人官員,就是綠營兵的將士們也有些寒心了。

暗尘笼鬓 正在江蘭暗自感傷時,雲南提督羅思舉小跑著過來稟告道:「稟撫台,敵軍開始進攻了………」

。白瑤橫劍擋於屋前,「小師叔放心,今天只要我在這兒,沒有人能進這個房間,不要說什麼讓我們自己走,師父曾經也喜歡一個人把所有的事情攔下,但實際上瑤兒很不喜歡,無論如何,今日我們都要一同回家!」

屋中沒了動靜,南宮鈴兒看着安然熟睡的南門遺恨,隨即拿出刀劍劃破自己的掌心,血氣化為紫色,她口

《我穿越成了女帝的大反派師父》第一百七十六章往事 真實世界只是二十多天過去,晶體世界卻已然是千年之後。

千年的時光雖然看起來很漫長,但是在時光的終點,一切都已經塵埃落定,無論是誰站在那裏回首觀望,都只會覺得往昔只是彈指一揮間,那些曾經發生過的和曾經出現過的,都已經消失在時間的長河中,一切都只剩下回憶和感慨,在腦海中依舊燁燁生光,難以磨滅。

風鈴眼中出現原本自己的大神殿的時候,心中便是如此的感覺。

失去了一個能夠活動的神的庇護,風鈴大神殿早已破敗。時光的侵襲將神殿的主體離解成偏偏碎塊,有些地方經受不住往日的重量,轟然落地,在地面上碎成一地晶石,而那些原本在殿頂、柱子上生長的晶花,也早就枯萎,隨風散去。

神殿原本矗立在星河中心的一片大陸的中心地帶,風鈴的離去之後,仆神們也都各歸各位,風雨流過,昔日寬廣的神殿廣場也已經碎石林立,雜草叢生,唯一沒有變化的,只剩下那矗立在廣場上的六尊神像。

它們不會毀壞,也無法毀壞,構成它們的內在,是支撐著這個世界的規則所在。

雖然從表面上看起來它們只是雕像,但是任何一個能夠看到其內在的神都能夠看得出來,其實雕像內部是兩種截然不同的規則在做着鬥爭,其中一種是這個位面原本狂暴的、具有毀滅力量的六種力量類規則,而另一種,則是抵抗這六種力量發揮效力的六種法則。這六種法則神奇地抵禦住了六種力量類規則的衝突激蕩,就像六把鑰匙,將六種力量類規則鎖在了神像內部,讓他們無法衝破神像的表面。

這些神像,仆神們不是沒研究過,對於未免至高神的替換物、傑作,他們自然要揣摩一下。但是在犧牲了兩個主神級別的仆神之後,也就沒人敢嘗試了,對於他們來說,位面的規則還是過於複雜,他們在神力規則層面的理解,根本不足以讓他們能夠抵擋衝出神像表面的那些位面力量的衝擊。

這一點風鈴無需看到,殘留在神像四周的神力就足以標記是哪個仆神在探索個過程中消失了。

突然,風鈴的身後百米開外星星點點地兩起不同顏色、強度的光點。接下來的數秒時間內,光點迅速以各種方式擴大自身的存在,有的是成長的立方結構,有的是突伸的變色晶體,有的是旋轉的六芒星,隨後的片刻時間內,這些成長為立方結構的光芒之內,就出現了一個個相貌、大小各異的仆神。

有風鈴的神力壓制,他們的神力全部安靜地蟄伏在各人體內,因此在神殿廣場的範圍內,大家誰也沒有因為神力衝突而引起混亂。

「風鈴殿下!」眾多的仆神剛一出現便齊齊單膝跪地行禮。

「殿下!您回來了!?」阿卡姆歐布驚喜叫道。

風鈴轉身淡然看過,阿卡姆歐布千年之內沒什麼變化,雙眼噴着火,不知從哪裏弄了一身鎧甲,看起來倒是能夠將自己身體裏面的能量水晶都擋住,學會隱藏力量了。

其他人根本不在風鈴的眼中。

風鈴轉回頭,繼續望着那六坐雕像,考慮了片刻,走到最後一座雕像旁邊,慢慢浮起了身體,平飛到雕像所在的祭壇之上。

風鈴伸出一根手指,點在了第六座雕像之上。

在風鈴的手指觸碰到雕像的一剎那,一團若有若無的蒼白火焰從祭壇上轟的一聲燃起,而與此同時,原本靜止不動的雕像如同有了生命,化為一個金色的身影,在火中顯出形來。那身影一身疲倦,看起來隨時要跌倒,搖搖晃晃的向前艱難的挪動着步子,但卻滿臉充滿希望和憧憬,望向前方。

那是風鈴當日走出「嘆息之火」時的景象。

神之怒火,被困住它的法則限制在一定範圍之內,便形成了這一個真實的雕像。而此時那些從祭壇上冒出的火焰,只是神之怒火的能量外溢。風鈴用指頭挑出一團火焰,徐徐握在了掌心。

「殿下!」阿卡姆歐布有些擔心道,低沉的嗓音帶的地面在微微顫動。「殿下!斯赫和阿依納伐都是試圖拆解這些火焰的時候……被燒炸的。」

風鈴皺眉掃了阿卡姆歐布一眼,有些不悅,作為位面的至高神,任何擔憂都是多餘的。阿卡姆歐布自然明白,將風鈴和那兩個仆神放在一起比較有些對風鈴不尊敬,但是他不太想風鈴出什麼狀況,想了想,他還是將後面的話咽了回去。

火焰之中的力量規則是火焰存在的根本,誰如果能夠解析出來這些力量的根本,那麼就可以了解這個世界的規則。之前那兩名仆神都是出於過度自信,火焰沾到他們身上立刻爆燃,他們兩脫逃的機會都沒有,風鈴做這樣的嘗試,無異於也是一個冒險行動,所以,他仍是替風鈴捏一把汗。

奇怪的是火焰在風鈴的手中沒有如同之前兩名仆神那樣突然爆燃,而是緩緩跳動着,甚至微微縮小了一圈,只有豆苗樣大小。

風鈴略微沉吟,用右手控制着火苗,左手接連變換着手勢虛虛揉捏著右手中的火苗。在風鈴的左手與火苗之間沒有任何東西存在,但是火苗卻像是被什麼東西不停碾壓着,風鈴每變換一種手勢,火苗就要亮上一下,然後有不同樣式的虛影從火苗中擴散出來,徐徐消失在風鈴的面前。

這些虛影,即便是阿卡姆歐布也大約能分辨出來,是各種各樣幾何形狀的物體,最簡單的是方形的物體,最複雜的呈無規則的粒子狀,到最後,這些形狀中的某些點會在徐徐擴散的過程中慢慢再次放大,如同煙火般在風鈴面前再次擴展開來。

風鈴在使用不同的方法解析神的嘆息之火。

似是感應到什麼,另一個世界,阿特麗安娜突然有一絲不安,她在神殿中突然睜開了眼睛,遙遙望向虛空。但是她似乎什麼也沒看出來,轉而疑惑地皺了皺眉頭,然後又有些不甘地閉上了眼睛。

而在就在她睜眼的那一刻,風鈴手中的那團火苗終於耗盡了能量,消失了。

。 參加完王非的婚禮后,陳飛揚又被宋可拉到酒吧里繼續嗨皮。

剛坐下沒多久,汪楓也來了。

「陳總,好久不見了,我經常在電視里看到你。」

「你最近怎麼樣啊,好像沒見到你出新歌?」

「哎,還能怎麼樣,還不是在交響樂團裡面混日子唄,都一年了,啥都沒混出來。」汪楓有些鬱悶地說道。

他有些羨慕坐在對面的高大松,這個死胖子今年出了一張專輯,一下子就人模人樣,抖起來了。

而他依然還是那個小透明。

陳飛揚問道:「你不是組了個什麼樂隊嗎?」

汪楓回道:「包家街43號,我是主唱,這個樂隊成立了都快兩年了,最早是為話劇配樂演奏的,現在也獨立參加了很多演出。

但是一直以來,我都想出一張唱片。

宋哥,你什麼時候能幫我也出一張專輯啊?」

宋可回道:「會有機會的。」

說了等於沒說。

陳飛揚說道:「要不這樣吧,我出資,你自己找門路製作和發行,弄一張專輯,就以你們樂隊的名字來命名,包家街43號。」

陳總威武,陳總霸氣。

汪楓差點直接跪了。

「陳總,大恩不言謝,我也不多說什麼了,一切都在酒里。」

汪楓連干三大杯,以表誠意。

接著,他還有些小得意地與高大松碰了一下杯,以半開玩笑的語氣說道:「你有的,我也都會有,我們哥倆終有一天是同道中人。」

陳飛揚差點忍不住笑出聲來,幸好他受過專業訓練,忍住了。

你們哥倆確實是同道中人啊。

未來的均子,就是你們哥倆溝通的橋樑。

不過當均子離開這個世界后,汪楓就跟高大松翻臉了,老死不相往來。

「痴情」的他,還特意為均子寫了一首歌,「美麗世界的孤兒」。

這哥倆在這方面,還真是棋逢對手,將遇良才,誰也不虛誰。

汪楓與高大松在進行明裡暗裡的比較,宋可卻湊到陳飛揚耳邊,輕聲說道:「陳總,你猜猜今天還有誰會來?」

不是吧,你小子又陰戳戳準備了什麼驚喜不成?

陳飛揚說道:「我又不追星,誰來都沒什麼關係。」

宋可笑道:「那可未必……看看,他來了,他帶著大哥的氣場來了。」

陳飛揚扭頭一看,從酒吧門口走進來一個留著半長發的中年男人。

他一進入酒吧,原本嘈雜的環境,一瞬間就安靜了。

陳飛揚眼皮眨了眨,卧槽,還真的來了個大哥,這可是教父級別的人物。

在國內的搖滾圈子裡,有誰能夠稱為大哥,甚至被稱為教父?

除了崔建之外,不做第二人想。

如果要在華語樂壇中煮酒論英雄,崔建絕對是一個繞不開的名字。

未來的年輕人或許不理解,搖滾這種小眾的音樂有什麼稀奇的,還不如說唱流行呢。

但在這個年代,以及過去的十年中,崔建是一個現象級的名字,一個被神化的符號。

十年之前,在工人體育館舉辦了一場紀念國際和平年的音樂會,也就是著名的百名明星演唱會。

演唱會的倡導者和組織者是年僅22歲的郭風,他邀請了青歌賽,孔雀杯出道的青年歌手,聯合錄製了那首廣為傳唱的「讓世界充滿愛。」

那是改革開放剛剛推行的八十年代,人們對流行音樂總體上是不接受甚至有所排斥的,社會上普遍認為,流行音樂只能描繪一些小情小調,上不了檯面。

官方甚至有硬性的規定:三個或以上數量的流行歌手不能同台演出。

這場百名歌星同台的演唱會,不僅打破了三個流行歌手同台演出的慣例,同時用一首表達大愛,充滿凝聚力的「讓世界充滿愛」,扭轉了大眾對流行音樂的看法。從此之後,流行音樂也承擔起社會責任,開始參與進了社會事務中。

當然,更重要的是,這場演唱會也在各種因緣巧合中,悄無聲息地改變了很多人的命運。

青歌賽,孔雀杯等歌唱比賽出身的新人歌手嶄露頭角,成為這場演唱會的生力軍。

其中都有哪些人呢?

毛啊敏,韋維,蔡國清,田振……

通過這場演唱會,他們一夜成名。

但在這一天,這個舞台上最閃耀的一顆星不是他們,而是一個在孔雀杯首輪就被淘汰的年輕人。

這一年的孔雀杯歌唱比賽上,有一個年輕人唱了兩首搖滾歌曲,絕大多數評委都不接受,首輪就打出了GG。

但是在眾評委中,有一個人對他的演唱很感興趣。

這就是東方歌舞團團長,著名戲劇「白毛女」的第一代喜兒扮演者,王琨老師。

剛好這場百名群星演唱會,負責歌曲審查的就是王琨。

就這樣,在各種歌手比賽中屢敗屢戰的崔建,登上了這個重量級的舞台。

一首「一無所有」,發出了中國搖滾第一吼。

抱著一把吉他,穿著鬆鬆垮垮的衣服,卷著高低不齊的褲筒,崔建的演出在觀眾的一片疑惑中開始。而當那句「我曾經問個不休」震撼開嗓,場館的熱度瞬間被帶到了頂點,一股久違的激情擊中了每一位觀眾,現場爆發出雷鳴般的掌聲。

最終,崔建的表演引來了全場沸騰,台下的觀眾們都忍不住站了起來,尖叫聲吶喊聲不絕於耳。

用王琨的比喻就是:好比觀眾在看一場球賽,總是不進球,終於進了一個,於是觀眾一下子都站了起來。

這次演唱會讓崔建一夜成名,得到了很多聽眾們的支持和喜愛。

北大學生甚至自發成立了一個「北大崔建後援會」,這是國內第一個後援會,聲勢浩大。

崔建火到了什麼程度呢,兩年後的韓城奧運會,他在全球現場廣播中,演唱了「一無所有」。

儘管當時的主流媒體還是對這種類型的音樂抱著排斥的態度,但時代的洪流終究無法阻擋。

崔建帶領的搖滾時代在那個不尋常的夜晚突然到來了,而他也成為人們心中不可替代的「中國搖滾之父」。

。。 仇一傑笑容燦爛,開心至極。

那已經沉到谷底的心,此刻變得活絡起來。

那塊壓在心頭的大石頭。

此刻也已經徹底落地,消失的無影無蹤。

剛剛他所擔心的是自己被神龍殿滅掉,死在這裏。

可現在!

寒山劍聖取出這般輔助性神兵,這立即就讓他的心裏有了底氣。

雖然寒山劍聖依舊不能夠出手。

不能夠展露出道主所擁有的實力。

但有這般神兵保護他們,這還是足矣讓他的心放下來的。

「這……寒山劍聖前輩,我,我……是否可以……」

那位血海宗的青衣老者,卻是老謀深算,語氣有些訕訕的說道。

他結結巴巴話沒說完,寒山劍聖就知道他要說什麼。

「你是打算親自實驗一番,我這銅鐘的威力是嗎?」

寒山劍聖也不廢話。

話音剛落,便是直接抬手一揮。

手裏的銅鐘,體積立即增大兩三倍,與此同時一層能量護罩便將他給護住。

「現在你可以試一下了。」

他淡淡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