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other

比古清十郎冷哼了一聲,雖然什麼都沒說,但眼神卻是放鬆了不少。

隨後,眾人繼續喝酒談天,這一次,劍心也不再沉默,加入了進來。

途中,張弦全程關注著劍心,見他神色自然,眉眼之間毫無郁色,心下放心了不少。

心想,這樣應該不會再胡思亂想了吧?

。 宋九月還沒有反應過來,冰涼的唇,就已經壓在了她的殷桃小嘴上。

有那麼一瞬間,宋九月的腦子一片空白。

雖然已經是兩個孩子的母親,但是除了慕斯爵,她可是從來沒有別的男人,也沒有和任何人交往的經驗。

她本來是知道慕斯爵有潔癖,想要嚇唬一下他,誰知道男人竟然和她動真格!

慕斯爵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事,看著她那張一動一動的小嘴,就好像一朵嬌艷欲滴的殷桃,等著他來採摘。

兩個人都是清醒的時候,第一次接吻。

慕斯爵完全靠著自己的感覺摸索,女人的唇,和他想象的一樣,格外香甜。

等他想要進一步探索裡面的美味,就被回過神來的宋九月,使勁兒咬了一口。

一股血腥味,在兩個人嘴裡蔓延。

慕斯爵吃疼,鬆開了宋九月。

那雙令人怦然心動的桃花眼,此刻正眼神複雜地瞪著她。

「慕斯爵,你特么的……」

宋九月氣得想要冒粗口,可是忽然看到兒子正直勾勾地看著自己,立馬就停了下來。

「我怎麼了?」

慕斯爵淡定地看著宋九月,此刻她因為生氣,精緻的小臉泛起不自然的紅暈,白裡透紅,格外好看。

「你,怎麼那麼討厭呢。等等還在旁邊,以後還是要注意一下影響嘛。」

宋九月努力擠出一絲微笑。

「沒關係,兒子也不是外人。」

慕斯爵嘴角帶著笑,低頭摸了摸兒子的腦袋。

他第一次覺得,原來兒子在身邊,還有這個用處。

沒想到他慕斯爵竟然還有一天,需要靠兒子來親女人的時候。

不過看到宋九月生氣又強顏歡笑的樣子,他怎麼覺得,心裡有些高興呢?

就在這個時候,門外忽然想起了敲門聲。

「誰?」

這個時候,居然有人敢來打擾他們一家三口,讓慕斯爵的眉頭,不知不覺地皺了起來。

「宋九月,你開門,是我。」

尖銳的女聲,在門外響了起來。

「你帶兒子先出去,我來應付。」

宋九月一聽是白幽若的聲音,瀟洒地朝慕斯爵開口道。

她正一肚子火,不知道要衝誰發,白幽若居然敢撞在窗口上,宋九月當然不會放過機會了。

「有我在,還輪不到我的女人出面。」慕斯爵說完這話,大步走了出去。

宋九月呼吸一窒,他的女人?

Decay沦丧 他是不是最近霸道總裁的電視劇看多了。

一開門,就看見白幽若氣勢洶洶地想要進去。

結果看到慕斯爵淡漠的把門帶上,居高臨下地看著她。

「斯爵,你怎麼在這裡?」

奋斗在八零年代 看到慕斯爵,白幽若囂張的氣焰,頓時消了大半。

剛才和老太太打完電話以後,白幽若越想越氣,尤其是醫生生,慕斯衍悲傷摔成了輕微的腦震蕩。

她更是想要找宋九月要個交代。

反正今天老太太不在,以她白家娘家的勢力,非要讓宋九月這個賤人,跪著給兒子端茶認錯。

沒想到,慕斯爵竟然會出現。

「怎麼,我不應該在這裡?裡面躺的,可是我妻子。」

慕斯爵眸色沉沉地回道,那冰冷的氣場,讓白幽若覺得周圍的溫度,彷彿都突然降溫了。

「我以為你去參加宴會了。」白幽若訕笑道。 「可是三妹你這態度也不像真的學會了,要不要長姐再教你一遍?」

池音微微歪頭,瞪圓的眼睛里滿是愉悅的笑意。

一副我是絕無僅有最善良的好人,你要是沒學會我絕對會包教包會,毫無怨言。

虞琴臉色一白,瞳孔收縮出了幾分緊張。

咬咬牙,向池音深鞠一躬,壓著火,一字一頓道:「臣學會了,不勞太女費心!」

她不是慫,是不想與腹黑之人過多糾纏!

「嗯,不錯。」

池音欣慰地點點頭,然後向虞琴揮了揮手,懶洋洋道:「幫孤把麋鹿抬上馬背。」

「什麼?!」

虞琴不可置信地驚瞪雙眼!

虞音居然還使喚她?

欺人太甚!

「三妹可是沒聽清孤說的話?要不要孤再和你重複一遍?」

池音笑彎著一雙眼,月牙般好看,卻看得虞琴頭皮發麻,感覺如果她不按照池音的話做,她身體都會被池音壓斷!

「聽清了!」

虞琴憋屈了一句,哪裡還有方才的囂張,灰溜溜的去給池音干苦勞力了。

綁好麋鹿,虞琴以為池音不會再讓她難堪,不曾想,池音竟然又恬不知恥了一句——

「孤騎馬時不小心掉了錢袋,不知可否勞煩三妹與孤一起找尋?」

虞琴要被氣的翻白眼了,雙手抖得厲害。

太不要臉了!

這分明就是公報私仇!

「三妹站在原地不動可是不願為孤找尋?」

池音一副悲傷之態,滿目的幽怨。

「看來孤方才真是白教你——」

「臣幫!」

虞琴幾乎是條件反射般,立刻邁開腿去幫池音找尋錢袋。

池音滿意地笑了笑,然後就靠在樹榦上,懶倦地眯著眼睛,看著虞琴焦頭爛額地撥草。

虞琴幾乎都快把這地找遍了,別說錢袋子了,她連個錢袋子的線頭都沒找到!

她以為池音在跟她一同尋找,起身回頭一瞧。

只見池音已經靠在樹榦上,不知閉目養神多久了。

虞琴感覺她有些頭暈,眼前的事物也出現了重影。

太他娘的欺負人了!

她咬牙快步到池音面前,高吼一聲喊醒池音,「臣並未找到錢袋子!」

池音皺了皺眉,眼神迷離地看著滿頭大汗的虞琴。

「你這麼大聲做什麼……孤馬上就要在夢裡找到錢袋子了,愣是被你嚇醒。」

虞琴:「……」

這輩子沒有這麼憋屈過!

池音撓了撓白皙的小臉,一副善解人意的口吻道:「既然你擾得孤無法在夢裡尋到錢袋,那你就在現實補償孤吧。」

虞琴眼睛都快要瞪出來了!

聽聽,這是一個太女應該說的話嗎?

這比山賊都無賴!

「愣著幹嘛呀?快點給我啊!」

池音向虞琴伸出手,理直氣壯的。

虞琴:「……」

我虞琴發誓,若有朝一日讓我佔盡上風,我定會讓虞音萬倍償還今日之辱!

她肉疼地摘下錢袋子,雙手顫抖著遞向池音。

接過錢袋子,池音毫不客氣地打開查看。

發現裡面沒有金子,她癟了癟嘴道:「你這錢數不對,我丟的錢袋子可是有四枚金元寶的。」

虞琴:「……」

我他娘的心態徹底崩了啊!

。 花花轎子人人抬,雖然說話好聽,但卻並不意味著心裡也是這麼想的。

這個世界上表裡不一的人多的去了,蘇遠可不會輕易的就被對方的美貌外表所糊弄。

「廢話就不用說太多了,如果你只是為了和我說這些,那現在就可以滾了,我沒有興趣聽。」

李瑤臉上的笑容不由得一僵,顯然沒想到對方竟然這麼不給面子,但她也不是那種胸大無腦的女人,相反得還城府極深,自然不會就這麼被蘇遠一兩句話弄得變了臉色。

「蘇遠先生為什麼不先聽我把話說完呢,如果等我說完之後,你還是不感興趣的話,那我立刻離開。」

「哦,原來你是找我有事。」

蘇遠揣著明白裝糊塗,「那行,看在你主動找上門來的份上,我就給你一個機會,不過我這個人脾氣不好,比較容易得罪人,所以不管什麼事情,多數情況下我是不會同意的。你最好得有個心理準備。」

「您可真是直接……」

「行了行了,廢話少說,有話快說,我不想浪費太多的精力在不認識的人身上。」

李瑤笑了笑道:「可是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

Decay沦丧 「現在就會是了。」

蘇遠冷漠的說道,就這幾句話的功夫,周圍的環境陡然發生了變化,一切就像是籠罩上了一層灰濛濛的光,變得暗淡了,緊接著周圍的環境大變。

兩人詭異的從酒店的客廳里,出現在了一個房間中。

「鬼域?」

李瑤的眼中略微閃過驚異的神色,雖然不是第一次見到這種能力,可每次看到的時候,內心總是會有驚奇的感覺。

厲鬼的能力當真是不講道理!

很快她便收斂了思緒,當下的情況是要先拉攏蘇遠要緊。

看了下周圍的環境,顯然是平安大酒店裡的某個房間,見此,李瑤稍微安定下來,然後她就聽見蘇遠說道:

「說說看吧,找我什麼事,該不會是想公關我吧?說實話,我對你這種老女人並不太感興趣,但是如果你非要公關的話也不是不行,畢竟我這人心很軟,當然,前提是你要滿足我的要求……」

聽著蘇遠滿口胡言亂語,李瑤神情微微一僵:「您的想法很奇怪。」

「哦,難道不是么?那為什麼要你一個女的跟我來談,你身後的人呢,難道見不得光嗎?」

眼瞅著蘇遠這喜怒無常的樣子,李瑤乾脆直接步入主題道:「咳咳……是這樣的,我想問一下,您聽說過隊長計劃嗎?」

「有所聽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