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other

然而在這股力量的加持下,黃金舟卻靈巧地穿行在其間,速度絲毫不受損。

「黃金舟!」西里爾大聲在那對與馬耳朵無異的獸耳旁道,「為什麼都選我?!」

「為什麼選你?這我可說不清,但選你一定好處最大……太舒服了——」黃金舟舒服地哼哼著,獨角獸與精靈語交雜著,讓西里爾完全沒聽懂它在說什麼。

但他大抵明白,能讓獨角獸樂意奉獻出身軀供人騎乘,顯然它們自身也是有好處在的,而自己恰恰能夠滿足它們的需求,因此才會來爭搶自己。

所以這一切都是……因為我受過那道最上級的自然加護?

西里爾猜測著,同時回頭向後看去。他們最開始建立的優勢太大,再加上黃金舟這異常優秀的越野狀態,不出意外的話,沒有精靈能夠追上他們。

只是這五朵沐風花,拿的未免太過輕鬆了。

想到這裡,他下意識地警惕著——在他們的判斷中,奧聖艾瑪人既然選擇干預這次的沐風節,其目標必然是爭奪最多的沐風花。

射術一項上便是如此。不應如此早出場的「種子選手」,白松氏族伯納德,之所以會第二個上前持弓,便是因為那巨物幻影會在他射箭后現身。在那樣的狀況下,其最有力的競爭者格魯也無法命中信標。

如果不是西里爾橫插一腳,那麼第一環的五朵沐風花便會落入白松氏族,也就是奧聖艾瑪一方的手裡。

而這第二環,他們會特意派出未來的「暴怒的海燕」參賽,又怎麼可能沒有什麼計謀打算?

他心裡正如此想著,卻聽身下的獨角獸用力打了個響鼻,接著原先迅速奔走的四蹄迅速停下來,敏捷地落在了一株斜躺著的巨樹上。

「發生什麼了?」

西里爾立刻握住了腰間的劍柄。而黃金舟用力地甩了甩頭,緊接著發出疑惑的聲音:「不知道……但有種很不舒服的感覺,很燥熱——」

西里爾餘光掃過,驀地抬手,漆黑的劍光掠過空中,發出「叮叮」兩聲,兩道黑亮的細繩被他手中的長劍格開,飛墜落地。

「蛇,哪來這麼多的蛇?」黃金舟同時開始驚怒地甩動著蹄子,西里爾低下頭去,才發現就在黃金舟停步的這短短几秒鐘內,身下的巨樹上已經密密麻麻地爬滿了細長的蛇,正向著獨角獸的身軀急速湧來。

而他剛剛揮劍砍飛的兩條蛇,此刻正彈跳著身軀,再次攀上巨樹,向著他們襲來!

「快跑!」

西里爾伸手用力在黃金舟屁股上一拍,後者長嘶一聲——不用西里爾說,它也感覺到這事情不對勁,發了瘋似的揮動著四蹄。

然而就在它重新邁步的一剎那,原先還寂靜一片的森林突然喧囂了起來、他們頭頂的樹葉開始沙沙地震顫著,吱吱喳喳的叫聲不斷從其中響起,而下方的路面上亦是從土中鑽出不少神秘的魔獸,一道道猩紅的目光幾乎交織成一片獵殺的海洋——

而這些突然出現的魔獸的目標,毫無疑問!

就是他,西里爾·亞德里恩!

「走!」西里爾再次暴喝,隨即長劍豎起,復甦之風的圈再次張開——

剎那間,青色的風自他身周掃蕩而出,這股溫和的力量刮過那些猩紅目光之時,讓那些目光盡皆收斂了片刻——毫無疑問復甦之風的溫和力量對撫慰魔獸同樣有著效果。

但是在黃金舟沉重的四蹄落地,從它們身周的土地上踐踏而過之時,那些剛剛才平靜一些的目光立刻重新變得暴躁,接著緊追著西里爾和黃金舟而去!

樹木震顫著,大地搖晃著,隆隆的震顫聲讓人難以想象這是由一頭獨角獸徹底領跑的賽道。而追在獨角獸後面的並非是其餘的獨角獸,而是數以千計的、其他的小型魔獸——

「隕星錘·十三連發!」

身後青色的巨錘不斷落地,每一次砸地都會有數十道黑色的身影飛起,其中最好辨認的是森狗的身軀,而其他的——西里爾根本無暇細看,他只能盡自己所能地催動風元素池中的魔力,將自己的輸出最大化,以驅逐那些攔路的小型魔獸。

而同時維持復甦之風和隕星錘連發的魔力消耗無疑是非常驚人的,哪怕西里爾感覺自己的風元素魔力池頗有長進,也迅速地察覺到了自己魔力將見底——

「賽程還有多少,黃金舟?」他大聲問道。

「還有一千三百米!怎麼辦亞德里恩,這樣我們沒法順利到終點!」黃金舟的聲音中已然帶上了喘息,顯然突然的魔獸讓他的體力消耗同樣驟增。

但他不知道騎坐在自己背上的少年,那雙尖長的耳朵一直輕輕顫動著,將流動的風盡皆納入耳中。

隨後,西里爾輕輕拍了拍黃金舟的頸側。

「聽我的,右轉,衝出賽道。」

7017k 第337章撿了大便宜

「快給我看看質量怎麼樣。」

當下店內缺當歸,洪英也是十分熱情的招待了這兩個人。

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貨。

「放心,我兄弟是城東村落來的,那裏的當歸是全牧東最好的。」

其中,帶着一副平光眼鏡的男子,一副自信滿滿的說道。

他的話也不假,城東出來的當歸的確質量是最好的。

果不其然,當眼鏡男將兩大袋的當歸擺在洪英跟前的時候。

洪英驚奇的發現,這兩袋的當歸,看上去就比其他當歸大。

而且全身上下都已經經過清洗,十分的乾淨。

此外,袋子裏面的當歸還散發着一層獨特的葯香。

都說當歸生血,吃了當歸對人體可是有很多好處的。

所以,只要是藥店,都會大量收購當歸。

因為,當歸實在是太受歡迎了。

「不錯!非常的不錯!」

雖然洪英對藥材一竅不通,但是這當歸一看就是上等貨色。

便毫不猶豫的問了起來:「兩位,你們的價格多少?」

「既然是金門集團長期合作夥伴,那老闆你也絕對不差錢吧!」

那眼鏡男的話一出,讓洪英聽的很難受。

感覺,好像對方是想要坐地起價。

「先生,你不會是打算漲價吧!」

當歸在牧東有價格區間的,之所以讓對方開價也是為了體現尊敬。

不過很顯然,對方仗着自己當歸質量不錯,有可能會惡意加價。

洪英雖然很喜歡這一批藥材,但價格太高的話也是會拒絕的。

不然,這藥店還開不開了?

「不不不!老闆娘,你誤會了。」

「我非但不漲價,反而在市場價的前提之下下調三分之一。」

「我兄弟二人講究一個薄利多銷。」

然而,眼鏡男的一番話,徹底打消了洪英的顧慮。

她甚至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如此上等的當歸,對方非但沒有要求提價,反而還主動下調了三分之一。

「先生,你……你說的是真的嗎?」

就連站在一旁的洪梅,都忍不住問了起來。

「當然!如果老闆娘看得上我兄弟二人的當歸。」

「我們即刻一手交錢,一手交貨!」

「價格,就按照市場價三分之二來算。」

兩兄弟直接將當歸推在了洪英面前,沒有絲毫開玩笑的意思。

這一刻,洪英面色大喜!

她當即大手一招,很快兩名員工便將當歸抱走了。

独孤装逼女 深怕眼前這兩個男子會反悔似的。

「兩位,我已經通過移動支付,將錢轉到你們的賬戶上了!」

並且,快速完成了支付。

如此一來,對方就算是想反悔,洪英也絕對不會認。

「嗯!金額完全是對的!」

眼鏡男特意看了一眼轉款,當即露出了滿意的微笑。

「老闆娘,合作愉快!」眼鏡男快速伸出了手來。

「先生,如果以後還有當歸,記得一定找我。」

洪英當然不敢怠慢,與之友好的握手以禮。

「一定!一定!」

眼鏡男那一顆頭連續不斷的點了又點。

隨後,二人又喝了一杯茶水,與洪英聊了一會兒,才正式離開。

「洪梅,你看看,咱們開業第二天就撿到了這麼一個大便宜。」

「你知道嗎?就這等上好的當歸,市場價起碼要加價三成。」

「然而剛才那兩個人,居然降價三成,咱們一次性省了六成啊!」

哈哈哈哈!

整個大廳內,快速響徹起洪英那狂躁的大笑聲。

對於她來說,這可是一個祥瑞啊!

「是啊!姐,咱們的藥店一定會越來越好的。」

洪梅更是緊緊的抓住洪英的雙手,與洪英一同憧憬起了未來。

這時候,洪蓮走了過來,她特意拿起了剛剛買下的當歸。

稍微的辨識了一番后,不禁皺起了眉頭。

「小蓮,你怎麼了?」洪英見洪蓮面色不太對勁兒,便問了一句。

「哦!沒……沒事兒!」

洪蓮將手中的當歸扔回袋子后,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崗位上。

「今天中午,咱們就好好的享用一番當歸燉雞!」

這可是一道不可多得的滋補菜肴!

正好買下兩大袋的當歸,洪英怎麼着也得先自己享受一番。

中午回家,洪英直接將十根當歸甩給了李庶。

「李庶,當歸燉雞不用我教你怎麼做吧?」

要是李庶敢說不會做,洪英可不會嘴下留情。

「媽,您坐好準備享用就是了!」

李庶拍著胸口,自信滿滿的說道。

洪英這才滿意的轉身走出了廚房。

此刻,李庶快速打開袋子,將裏面的當歸拿了出來。

剛準備一刀切下,開始燉雞。

誰料,李庶這手剛一摸到當歸,便感覺有點不太對勁兒。

「嗯?」

李庶重新看去手中的當歸,覺得這手感不太一樣。

這不看不知道,一看還着實嚇了李庶一跳。

「這……這當歸……」

不僅僅是氣味兒有點異常,就連其體積都要比常規當歸大了一圈。

此外,李庶發現這當歸全身上下非常的潔凈。

雖說這是通過清洗之後的模樣,不過這未免也太潔凈了一點。

因為,整個當歸上連基本的紋路都快沒了。

整個當歸,彷彿就跟從福爾馬林拿出來的一樣。

「這氣味兒,不會錯的,肯定是福爾馬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