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other

發完消息后,她下車,沈俊已經在幾步外等著她,兩人一前一後進入房子里

房子裡面的裝修,古香古色,暗紅色為主系調,傢具看著很有年代感,而且價值不菲,內斂奢華,但李安安就是不喜歡,因為沒人會喜歡和討厭的人住在一起。

「少爺你回來了。」

胡媽從樓上下來,手上拿著抹布,一看就很勤勞的模樣,恭敬問候沈俊。

但是看到李安安后變臉。

李安安打趣「胡媽,你不會是想殺了我吧。」嘖嘖,那惡毒的樣子。

沈俊一笑「你要死,也應該是死在我手裡。」

李安安搖頭「太遺憾了,我會看面相,你應該比我先死!」。

說完她問「我叔叔呢?」

沈俊並不在意她的詛咒,而是十分愉悅地說「我把俞柯的骨灰挖出來了,此刻正和她在一起呢。」

李安安覺得沈俊簡直讓人毛骨悚然。

「你瘋了,這種事你也做得出來!」

沈俊嘲笑「不是我瘋了,是他自找。」

徐慧燕從樓上下來幫腔。

「說得對,是他自找的,現在他可以安心了,以後可以天天和俞柯那個賤人一起。」

徐慧燕臉上帶著泄憤的快感,之後看向李安安。

「而你也不會有好日子過。」

李安安臉色一冷「當我還是孤苦無依的一個人嗎?你們傷害我,也別想活著離開這裡」

狠話,誰不會說,誰怕誰!

徐慧燕臉色無比難看。

伸手就想打李安安,沈俊抓住她的手。

「媽,你答應過我什麼,別忘了我們是來和褚家和解的!」

徐慧燕收手「你最好安分點!」

李安安嘲弄「我已經回來了,難道還不夠安分。」

徐慧燕取笑「呵呵,聽說是我兒子拿沈陵威脅你,你才回來的,你對他可真是有情有義,一條狗而已,也值得你出頭。」

「果然是上不了檯面,而且就你現在的名聲,沈家還認你,你得感謝,真是上輩子積德了。」

「所以安分點,別讓我親自收拾你。」

李安安看到徐慧燕就心煩「叔叔呢,我要去看叔叔。」感覺沈俊一定把人關在這裡。

「關在樓上的房間,你要去看,儘管去看」

李安安立馬往樓上走。

只是讓她沒想到,沈修然徹底被關起來,卧室外是一道不鏽鋼鐵門,透過縫隙。

她看到沈修然被關在房間里,一個人坐著,但沒有俞柯的骨灰盒。

沈俊騙她的。

「叔叔,我會救你出去的。」

沈修然看到李安安也被抓來,在房間砸東西「你這個畜生!」

但沈俊站在李安安背後無動於衷。

偷香 這件事,也掀起了不小的風浪!

一時間,馮家陷入水深火熱之中,生意上的不少合作夥伴,更是連夜宣佈取消與馮家的合作!

而這件事的另一個主角葉臨天,對外面的事情卻是絲毫不在意。

此時,他正在花都別苑,陪着已經醒來的凌雪薇,給她喂葯。

凌雪薇滿臉的幸福笑容,眼前的男人,給了她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對了,臨天,瑤瑤的眼睛真的能治好嗎?」凌雪薇滿臉期待地問道。

一想到瑤瑤很可能一輩子無法重見光明,凌雪薇就忍不住心疼!

葉臨天停下手中的動作,笑着回道:「三位神醫已經確定好治方案了,只是還需要一些時間。你放心吧,瑤瑤也是我的女兒,我不會讓她失明的,不管要付出什麼樣的代價,我都會治好她。」

葉臨天握著凌雪薇的手,滿眼寵溺地看着她,這讓凌雪薇有些臉紅,連忙拉過被子,蒙住自己的臉,點點頭:「嗯,我相信你。」

這時,葉臨天從旁邊拿過一張請帖,略帶神秘地遞給凌雪薇:「這是送你的禮物。」

凌雪薇好奇地探出腦袋,在葉臨天的幫助下,坐起身,接過請帖,當看清裏面的文字時,她心神巨盪,淚水更是瞬間決堤:「這……這是爺爺的壽宴請帖?葉臨天,這是真的嗎?爺爺真的願意讓我去參加他的壽宴?嗚嗚嗚……原來爺爺並沒有忘記我……」

凌雪薇哽咽著說道,更是迫不及待地掀開被子想要下床,但是卻被葉臨天攔住了,「雪薇,你別着急。壽宴在明天,你快躺下,要是傷勢加重,你還怎麼去?」

聞言,凌雪薇方才冷靜下來,重新躺回床上,將請帖緊緊地抱在懷裏,不願放手!

葉臨天看着她的模樣,心裏忍不住長嘆一聲。

這個傻姑娘,即便是被趕出來了,也從未對凌家有過恨意……

這個傻丫頭,實在是善良得讓人心疼……

「葉臨天,謝謝你。」

凌雪薇突然撲上來,抱住了葉臨天。

這突然的動作,讓葉臨天渾身僵硬地坐在那裏,一雙手不知道往哪裏放才好!

片刻后,凌雪薇也是反應了過來,俏臉通紅地鬆開葉臨天,拿着請帖,紅著臉低下了頭。

空氣中瀰漫着曖昧的氣息……

「啊,對了,你這請帖從哪來的?是爺爺派人送來的嗎?」凌雪薇突然出聲問道。

鸣信 按理說,凌家是不可能給自己送請帖的!

前幾日在凌家門前,爺爺那般決絕冷漠的態度,更是讓凌雪薇絕望。

現在,突然收到這張請帖,讓凌雪薇感到疑惑的同時,對葉臨天的身份也多了一份思考。

這個男人,似乎從出現的那刻起,就在不停地帶給自己驚喜和意外。

這五年,他到底經歷了什麼?

满目贫瘠 葉臨天笑了笑,揉了揉凌雪薇的秀髮:「你想知道嗎?」

凌雪薇點點頭,拉着葉臨天的手,期待着看着他:「嗯,你就告訴我嘛,這請帖到底是從哪來的?是爺爺送來的嗎?」

面對凌雪薇的問題,葉臨天的笑容更加寵溺:「是凌卿語讓人送來的。」

鸣信 「堂姐?這怎麼可能?」聞言,凌雪薇的眼中閃過一絲失望和狐疑。

凌卿語對自己可是恨之入骨,怎麼會給自己送請帖呢?

葉臨天笑着回道:「也許是你爺爺吩咐的吧。你別想那麼多了,既然他們送來了請帖,明天我們就一起去吧。正好,我也有事想要告訴凌家。」

「啊?你要和我一起去嗎?可這樣會不會……當初因為那件事,爺爺震怒,才將我趕出凌家,若是你明天也去參加爺爺的壽宴,會不會惹爺爺不高興……」

她擔憂的說着,說到最後,聲音漸漸低了下去,仿若蚊子一般。

葉臨天寵溺地笑着,「沒事的,你身上還有傷,你一個人,我也不放心。」

想了想,凌雪薇點點頭,「好。」

說實話,凌雪薇心裏還是有些害怕和擔心的,畢竟,她從未帶過男人回凌家,更別說帶去爺爺的壽宴上了。

更何況,這次她要帶回去的可是葉臨天!

五年前,因為他,自己和凌家成了全東州的笑柄,讓凌家的地位和名氣受到了極大的打擊,更是錯失晉陞一流世家的機會!

因為葉臨天,凌雪薇這些年,一直活在黑暗裏,受盡了別人的白眼和嘲諷!

所以,凌雪薇對葉臨天,心裏是有恨的。

但是,所有的恨,在那晚葉臨天出現時,全都消失了。如今的凌雪薇,對葉臨天只有愛與信任!

在凌雪薇休息后,葉臨天來到了瑤瑤的房間,瑤瑤坐在窗邊,小小的她趴在窗台上,一身粉色的公主裙,沐浴在溫暖的陽光下。

瑤瑤的眼睛上,仍舊矇著一層厚厚的紗布,就像是陽光下的精靈,卻是讓人心疼!

「瑤瑤,爸爸來了。」葉臨天走到瑤瑤身邊,蹲下身子。

「爸爸,你來了,瑤瑤好想你啊。」瑤瑤轉過身,撲進葉臨天的懷裏,嘴角洋溢着燦爛的笑容。

葉臨天抱起她,摸了摸她可愛的小腦袋,笑道:「瑤瑤,媽媽明天要去凌家參加爺爺的壽宴,你想一起去嗎?」

瑤瑤嘟著小嘴,嘟嚷着:「瑤瑤不想去!也不想讓媽媽去!那個老頭是壞蛋!還有堂姨,她也是壞蛋!她總是喜歡欺負媽媽,還打媽媽,罵媽媽!瑤瑤不喜歡他們!瑤瑤才不去!」

說着,瑤瑤生氣地扭過頭,鼓著腮幫子。

聞言,葉臨天眼中閃過寒意!

凌卿語!

很好!你給我等著!

「瑤瑤,那要是媽媽很想去呢?」葉臨天再次問道。

瑤瑤撅著嘴,撐著小腦袋想了想,而後低聲說道:「那瑤瑤要跟媽媽一起去!我要保護媽媽,不要媽媽被壞人欺負!爸爸,你和瑤瑤一起保護媽媽,好不好?」

「好!爸爸答應瑤瑤,爸爸也會保護瑤瑤!」葉臨天寵溺地揉了揉瑤瑤的小腦袋。

瑤瑤稚嫩的笑聲,在房間里久久回蕩。她抱着葉臨天,在他的臉上親了一下!葉臨天一愣,隨即一陣狂喜!

隨後,他抱着瑤瑤,親了好幾下,瑤瑤嫌棄地推開他:「爸爸,夠了。」

葉臨天樂呵呵地傻笑着,直到離開房間,臉上的笑意也沒有消退!

門口的影一,看到葉臨天的模樣,也不由笑了起來。

「你笑什麼?」葉臨天問道。

影一立即收斂了笑意,恭敬地回道:「屬下還從沒有見主帥這麼開心過。」

聞言,葉臨天摸了摸自己揚起的嘴角,「是嗎?」

「對了,為我準備一份厚禮,明天雪薇要去參加她爺爺的壽宴,我不能讓別人輕看了她!」葉臨天吩咐道。影一當即應下:「那主帥,您覺得應該備什麼禮?」

「你看着辦吧,只要能讓所有人對雪薇刮目相看就好!我要讓她在明晚的壽宴上成為最耀眼的人!我要讓將凌家後悔將她逐出家門!還要讓凌家,跪求她回去!」

葉臨天說着,臉上的笑容慢慢退去,取而代之的是無盡的寒意!

。 譚晚晚下樓就看到她媽十分殷勤的招呼唐幸。

又是讓他吃蛋糕,又是讓他吃水果,唐幸嘴巴塞得脹鼓鼓的,活脫脫的像個白白嫩嫩的倉鼠,而且是最帥的小倉鼠。

「晚晚來了。」

唐幸趕緊起身,拚命吞咽嘴裡的食物,她要是再不下來,他都擔心自己能胖兩斤。

「你吃。」

他攤開手,竟然是譚晚晚愛吃的幾款小零嘴。

他一個沒碰,全都藏著,就等著給她。

譚晚晚的心情總算好點。

「你資料都帶了?」

「嗯。」

「那你去我房間,我吃個早飯,估計你也不用吃了。」

「好。」

「我帶你過去,她房間肯定亂的跟豬窩一樣,我順便收拾收拾。」

譚母跟著上去,譚晚晚為人比較幹練,喜歡比較顯眼張揚的顏色,可沒想到屋內的裝扮確實可愛甜美風格的。

書桌上放著一排排相片,有全家福,有自己的個人照片,還有和唐柒柒的。

他看著有些羨慕,什麼時候他的照片也能出現在這兒。

譚母又里裡外外收拾了一下,確定不會讓唐幸看到邋遢的一面,才肯放心離開。

譚晚晚嘴裡叼著吐司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