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other

看着蛛母已經失去氣機倒地的屍體,斯蒂德斯高傲一笑,不自量力的爬蟲,竟然妄圖挑戰真龍,可林可卻眯起眼睛,因為他發現了,這具蛛母屍體的原面板正在模糊,正在發生劇變。

就在這時,死氣瀰漫的蛛母屍體忽然動了一下,自腹背位置咔嚓一聲碎裂,一隻半人半蛛的怪物爬出,其留着一頭柔順黑髮,赤裸上半身,緊閉雙眼,一動不動,比起原身她現在的體型微不足道,可氣機卻更加可怕!

見此一幕,剛剛還在臭顯擺的斯蒂德斯神色一變,閉上了嘴巴,眼珠亂轉,正在考慮現在是不是立馬戰略撤退回血海界比較好!

「名稱:暴食蛛母

種族:神性/蜘蛛(世界鍾愛-源種)

神性血脈:暴食蛛母

暴食神性:一點

暴食神格:神性不足

等階:超凡六階

狀態:成長體

能力:暴食神力,超級產卵,眷屬操控,絕對控絲,腐蝕劇毒,死亡魔眼,暴食權柄-覺醒……」

「竟然…神性生物?」

林可微微有些心神激蕩,神性他知道,但神性生物他還是第一次聽說,也不知道有什麼不同。

看來這傢伙之前遠不止表面表現的那般沒有智慧啊,或許她就是意圖藉助外來壓力下重獲新生,以此破繭蛻變!

嘖嘖,好苗子!

不過優秀好啊,越優秀,他反而越興奮,越感興趣! 此時此刻對於眼前這個馮凱來講,他的心情可以說是極為的鬱悶,他完全沒有想到今天他和眼前這個實力上僅僅是二階的沈建進行作戰,竟然遇到了如此強大的九陽焚天火。

當然了,這個馮凱也完全不是傻子,他心中當然十分明白,九陽焚天火對於武者來講的作用有多麼的強大,尤其是對於一名煉丹師而言,九陽焚天火簡直是一種最適合煉丹的火焰。

然後馮凱再聯想一下沈建身上有如此多的丹藥,這時候他心中便釋然,難怪沈建身上有如此多的山腰,因為這個沈建壓根就是一名煉丹師,而且不是一般的煉丹師,而且是一種煉丹天才,因為極品培元丹並不是每一名煉丹師都能夠拿出來的,而現在這個沈建卻如此輕易的就將他的極品培元丹拿了出來,所以說這時候的他,可以斷定這個沈建必然是一名強大的煉丹師,而且最低也是一名二階煉丹師。

要知道在這個世界上,煉丹師是非常的搶手的,各大勢力都以一名煉丹師為榮,因為作為一名武者而言,他如果想要真正的提升實力的丹藥是必不可少的,而且很多的舞者都會去請求煉丹師去進行煉丹,因此這時候,他們幾乎沒有人敢輕易得罪一名煉丹師。

然而這個沈建,其實本來就是煉丹師當中的天才,一名年齡僅僅16歲的少年便能夠煉製出極品培元丹和中品交換,如果沈建今後修為境界的提升,那麼它的今後可能會煉製出更加高等級的丹藥,這樣一來對他們房價來講,威脅將會更大。

這件事情,馮明遠並不知道,如果讓此時此刻擁有著九陽焚天火的武魂,同時沈建還是一名強大的煉丹師的時候,那麼,這個馮明遠即便是不顧臉面,哪怕是派出氣府境界的高手,也一定要將眼前這個沈建直接獵殺掉,從而不會留下任何的後患,然而在此時此刻這個,沈建已經利用他強大的煉丹技能,給予他們馮家造成了致命的打擊。

既然沈建自己能夠將九陽焚天火施展出來,那麼完全可以證明,沈建手動的那些極品培元丹和中品妖核都是出自沈建之手,而沈建在今後如果煉製出更多的丹藥的話,那麼這些丹藥必然能夠優先供應蘇家,這樣一來在一大堆極品丹藥的幫助之下,核桃蘇家的武者不能強大起來,如果今後沈建的修為境界能夠真正的再次提升,比如說沈建的今後的修為境界突破到氣府,甚至突破到玄陣境的時候,后所煉製出來的丹藥就能煉製出三階四階的丹藥,而且這些丹藥的品質也同樣非常高,這樣一來,這些馮家的武者們會更加的被動,因為他們這些馮家的武者在此時此刻,雖然說每個人手上都有幾枚丹藥,然而這些丹藥也僅僅是一些普通的下品丹藥而已,這些丹藥都是歐陽家族,然而這些普通的下品丹藥哪裡能夠和沈建手上的基本上要相提並論呢?

現在即便是這個馮凱見到眼前這個沈建,心中完全有一副忌憚的感覺,本來他僅僅拿這個沈建當一個小屁孩而已,而現如今來講,這個沈建在他心中已經完全和他平起平坐,甚至說著沈建如今的實力已經遠遠的超出了他們馮家的少主馮明遠,如今如果讓這個沈建的實力再次增長下去的話,那麼都要沈建今後的,必然會給予他們造成重創。

「你覺得你還能和我繼續戰鬥下去嗎?馮凱如果你還想和我硬拼的話,你的大山武魂遲早會問,被帶我的九陽焚天火的炙烤之下化為規定,到了那時候不僅你的武魂要被消亡,而且你自己的身體也同樣會遭遇重創,到了那時候,即便是一名普通的武魂境的武者也同樣能夠憑藉自己的實力去殺你!」

雖然說此時此刻沈建的實力並沒有真正的突破到三階的程度,然而他的武魂已經讓他佔據非常大的優勢。

沈建的武魂九陽鵬王和其他人的武魂可以說完全不一樣,因為九陽鵬王武魂不僅僅能夠調動沈建體內的元力能量,同樣能夠調動沈建體內的妖力能量,因此當這時候當沈建直接扔到2階後期之後,他的九陽鵬王武魂的實力也同樣擁有了非常大的提升,這樣一來,當沈建利用他的酒佯狂武魂向眼前這個進行致命的進攻的時候,這個馮凱感覺到心中非常的被動,因為此時此刻他的人以為榮的大山武魂已經被九陽焚天火餛飩的包圍了起來,如果這時候他的大山武魂無法真正的衝破九陽焚天火對他所造成的維護的話,那麼他的大長武魂今天可能就會被這樣一來這個馮凱便無法再繼續長時間的作戰,可能只能夠是被擊殺的命運。

而這時候的沈建,再利用他的九陽焚天火對馮凱的大商武魂進行評定的滯后燃燒的同時,他也同樣沒有閑著時候,他是九陽鵬王武魂再次利用他的兩個獵庄,遷入了這座大山的理念。這座大山此時此刻感覺到的壓力可以說非常的大,而且是越來越大,如果長此以往,不僅僅他的大山武魂會被九陽焚天火,直接燒為灰燼,也有可能被沈建的九陽堂武魂直接撕成碎片,因為現如今九陽鵬王武魂所展示出來的氣勢來看,是完全能夠做到這一點的。

「哼,你的武魂天賦高又怎麼樣?你的修為境界畢竟遠遠不如我,而且我體內的真元能量也遠遠不是你體內的元力能量可以相比的,既然我無法用武魂壓著你,那麼咱們就用本尊進行作戰,我就看看咱們兩個人的本尊誰更厲害一些!」

而此時此刻,馮凱在說完這句話之後,得迅速的手握方天畫戟,向眼前的沈建衝擊而去。

有時候一些武者雖然說他的武魂的實力並不是十分的強大,然而他的肉體作戰實力卻極為厲害,然而現如今對於眼前這個馮凱來講,他的大單五蚊,此刻面臨九陽焚天火,龐大的壓力,所以說這時候這個馮凱完全不能坐以待斃,如果長此以往的話,讓他的大山武魂真正的被沈建的九陽鵬王直接滅殺掉的話,那麼等待這個馮凱的可能是滅亡,因此這時候必然想要利用她的肉體力量直接攻擊,因為這時候這個馮凱也自然有它自己的優勢,那就是他的修為境界方面的優勢,畢竟它的存在已經,凝聚了,實力不容小覷。

「怎麼著馮凱想要和哥比力量,那好啊,比力量我更加奉陪,哈哈哈哈哈。」

沈建在說完這句話之後,竟然對眼前的他哈哈大笑,要知道此時此刻這個沈建最強大的就是肉體力量,本來以沈建目前的實力來看,呈現非常的想要和眼前這個馮凱進行肉體力量方面的大比拼,然而讓沈建完全沒有想到的是,當時這個馮凱竟然用他的大山武魂對她直接造成壓迫,而並不和沈建進行直接硬拼,這個馮凱竟然利用他的肉體力量和資格審定,那對沈建來講則正中下懷。

隨後沈建那也沒心教學處的妖力能量迅速的流轉到各路妖麥里,然後他感覺到自己體內腰力縱橫,實力空前的強大,如果讓現在的他和眼前這個房卡比拼力量的話,而現在讓沈建完全沒有想到的是,這個馮凱此時此刻竟然如此的亮麗,竟然想要和眼前這個沈建的力量,所以這時候的沈建面對眼前這個馮凱開始哈哈大笑。

這時候的沈建便同樣喚起了他的拳頭,然後他今天就想看一看,說話如此的在肉體力量方面究竟有多麼強大的實力。

然後沈建便向眼前這個馮凱攻擊而去,而馮凱也同樣不甘示弱,真元能量,包裹住他的拳頭,同樣向沈建攻擊而去。

只聽轟隆一聲爆響,沈建的朋友暴擊便攻擊到了馮凱的身上,沈建的身體幾乎是紋絲不動,而馮凱的身體竟然倒退了十幾步,這樣一來不僅僅讓眼前這個馮凱心中感覺到非常的驚訝,那些在場的所有的馮家子弟和蘇家子弟們同樣感覺到非常的驚訝,要知道他們這些普通的馮家子弟和蘇家子弟,他們的修為境界,目前也僅僅處於武魂境而已,他們這些人的實力和境界的馮凱來講,可以說完全不是一個層次,這個沈建所表現出來的實力讓他們這些人感覺到非常的驚訝,竟然以普通的武魂境界的力量打在眼前這個馮凱節節敗退,僅一拳便能夠展示出優勢,而與此同時,沈建的九陽堂武魂和馮凱的大山武魂,這兩大武魂之間進行相互之間的作戰的時候,也同樣感覺到這個大山武魂,沒有任何的優勢,而且幾乎是被九陽通往武魂夾著的,儘管說現在這個馮凱利用自己在修為境界方面的優勢可以多支撐一段時間,然而這種力量方面的支撐僅僅是暫時的,並不能維持太長的時間,所以說當這時候的沈建向眼前這個馮凱發起致命進攻的時候,馮凱幾點之前要防禦,也是一件非常不好完成的事情。

「怎麼樣?馮凱你剛才不是很狂妄嗎?來來,剛才蘇東兄弟向你發起攻擊的時候,你貌似就是這種態度吧,那好,現在你可以隨便攻擊我,我看看你如何能夠突破我的防禦!」

沈建對眼前,這個馮凱大聲的叫喊著。

馮凱可以說惱羞成怒,極為憤怒,要知道,就在剛才半個時辰之前,當他和蘇家的進行相互之間的作戰的時候,拼盡自己的全力向他的身體發動致命的攻擊,對於蘇東對他所造出來的致命的攻擊,幾乎是完全沒有放在眼裡,而且僅僅稍微耍了一點手段,就將這個,蘇東直接打成重傷,險些將眼前這個直接去殺掉。

然而在現如今,沈建參加了戰局,形勢顯然出現了非常逆轉的狀態,因為在此時此刻這個沈建所展現出來的實力,完全不是剛才那個能夠相提並論的,儘管他們兩個人的實力也都處於二階後期而已。

隨後沈建便再次施展他的體內的妖力一樣,以至於讓他體內的防禦力更加強大了無數倍。

沈建伸出一根食指,像眼前這個馮凱做出了收益高的動作,讓這個馮凱感覺到心中十分的惱怒,在氣急敗壞之下再次將自己。丹田氣湖裡面的真元能量調動出來,披在自己的,讓自己的身體擁有非常強大的防禦能力,只有這樣才能夠和眼前這個沈建進行,硬抗。

「要知道眼前這個沈建在他心中感覺到非常的神秘,而且非常的強大,現如今隨著沈建體內妖力能量的不斷覺醒和釋放,以至於現在沈建的身體就如同遠古時期的猛獸一般強大,完全不是眼前這個馮凱可以相比較的,隨後當沈建向眼前這個馮凱發動攻擊的時候,就要馮凱感到一種危險的感覺,如果他無法施展出非常有效的防禦手段的話,那麼沈建一拳下去就很可能將眼前這個紅牌直接打成重傷,雖然說沈建這一拳,不可能將眼前這個,然而把這個馮凱打成重傷,幾個月才能恢復是完全沒有問題的。

沈建這時候迅速的這個沈建的時間也同樣非常的緊迫,今天時間很緊張,他要必須儘快結束戰鬥,從而防止不必要的麻煩,今天他必須要用最快的時間將眼前這個馮凱而言,這個馮凱也同樣面臨和沈建同樣的心情,因為他侄子做的馮明遠面前已經立下了軍令狀,今天他必然要將沈建殺死掉,所以說這時候的他也同樣想眼前這個沈建攻擊而去。

剛才第一回合戰鬥完畢,學員沈建佔據上風,這個馮凱可以說在肉體力量方面完全不是沈建的對手,然而在現如今這個沈建竟然主動出擊,馮凱發動致命的進攻,這樣一來這個馮凱感覺到自己非常的危險,因為現如今沈建的攻擊力完全不是那些普通的武者可以想象得到的。

然後沈建便迅速的向眼前這個馮凱攻擊而去的時候,在十分倉促之下,也同樣將自己體內的真元能量釋放出來,包裹在拳頭上,然後他的拳頭和沈建的拳頭之間,便進行了撞擊。

只聽半空當中轟隆一聲巨響,沈建這一拳力量大得極為強大,馮凱的身體竟然再次倒退了十幾步,可以說現在沈建在力量方面,可以完爆那些普通的修為境界在氣府境一段的武者。

更何況現在是個坎還是剛剛突破到一段而已,修為境界其實並沒有真正的得到鞏固,因此當沈建辭職主要對他發動攻擊的時候,是個紅海根本就無法進行抵擋,所以僅僅一拳被消耗掉了馮凱體內很多的真元能量,以至於讓這個馮凱的身體往後倒退了幾步。

,雖然說所造出來的一擊,並沒有真正對這個馮凱造成致命的創傷,然而,這個黃凱造成了心魔,因為他現如今修為境界已經達到了。氣府竟然,而今天他卻如此狼狽,連續兩個回合都被打得節節敗退,而且他的大山武魂也同樣被沈建的九陽堂屋裡直接牽制住,所以說這時候,馮凱感覺到心中非常的鬱悶。

,不過鬱悶歸鬱悶,馮明遠少主交給他的,重要的任務,它同樣需要執行和完成的。

這時候的馮凱心中有一些後悔,後悔自己為什麼在出來之前沒有帶夠足夠的丹藥,如果馮凱體內擁有足夠的丹藥的話,她便可以利用體內非常磅礴的真元能量和眼前這個沈建進行致命的創傷,他能夠清晰的感受到,沈建體內有一種非常神秘的力量,這種神秘的力量完全不是現在的他可以相比的,所以說當這時候的沈建現在發起進攻的時候,即便是這個馮凱,擁有了欺負境界的修為,也同樣不敢掉以輕心,因為他發現一段他哥,沈建之間作戰的時候有任何的疏忽和大意。可能他自己就會被直接擊殺掉。

。然而此時此刻讓這個馮凱心中完全沒有想到的是,雙方已經經歷了兩個回合,顯然這段時間已經佔據了全面的優勢,然而這時候的沈建,就再次向他發起致命的進攻。

隨後這個馮凱在無奈之下,。只能到倉庫的,凝聚出真元能量,對沈建強勢的攻擊造成的,絕對不能讓他自己的身體被沈建的拳頭觸碰到,否則的話,一旦被沈建攻擊到他的身體上的時候,即便他今天沒有被沈建直接整條的,也同樣會遭受重創,這樣一來,他想要完成任務可以說就更加困難了。

沈建的攻擊力比剛才還要強啊,一直打著馮凱節節敗退。

「哈哈,馮凱你不是很強大嗎?你不是很厲害嗎?來來不服氣再吃我一拳!」

,沈建如今越打越傷心,竟然向眼前這個馮凱發起了狂追猛打,而這個心情卻極為的鬱悶,儘管說自己的修為境界在雙方陣營當中是唯一的一名三階的武者,但是如今卻被僅僅實力在二階的沈建壓著打,讓他心中極為憋屈。。 勒恩醫院行政樓的會議走向大大超出了參會人員的預期。

他們原本設想的內容停留在了醫療層面,傳染病嘛,自然是醫學範疇。說一些對病毒的重新理解,最多再為勒恩地區病毒外泄說上兩句,最後做個總結,散會。

等散會後,CDC會依照規定給醫院增加防控,醫護說不定都得戴上口罩和護目鏡。小鎮也會做一些必要的戒嚴,比如檢測一下人員出入時的體溫等等,最多填一下個人登記表,也不是很困難。

真正受限於這些制度的人畢竟是少數,鎮里大多數普通人該幹嘛還得幹嘛。

金融危機的背景下,留在家裏就會丟了工作。沒有工作就沒有醫療保險,沒有醫療保險,任何醫療費用都會帶來巨大的經濟負擔,幾乎就是一個死循環。與其這樣,還不如出去工作,染上病了也好靠醫療保險撐著。

至於口罩,當然能戴,但更多的還是不透氣和不方便。

在許多人來說,為了一個和流感差不多的病戴口罩,帶來的恐慌情緒要比疾病本身來的更重

而且說來說去,H1N1隻是一個大號流感而已。甚至祁鏡給吃u的最新消息表明,加州也有可能出現了病毒傳播,現在這根本不是勒恩一個小鎮的事兒。

但讓人跌破眼鏡的是,祁鏡給出的要求很高,基本就是按當初上京封鎖sars時的規格來的。

03年時,上京封掉了所有接收sars病人的醫院,輕症就隔離在自家不準外出,所在區域封閉式管理,由負責專員送生活必需品。但如果這種封閉的覆蓋面積放在勒恩,那就是整個小鎮全封鎖,甚至還得帶上周圍一大片區域。

這種事兒已經超出了在座所有人的權力範圍。

按照執行流程應該由勒恩當地CDC上報州立CDC,再上報州zf,然後由州zf自行判斷是否啟動州緊急狀態,最後在州緊急狀態的前提下宣佈勒恩實施封鎖管制。

三個月前就是這麼一套流程。

但當初執行的時候有流感作的幌子,突然在流感季爆發前出現了流感,癥狀還要比普通流感重一些,那肯定要管。在把責任全推給勒恩醫院人手設施的不足后,州zf本着負責的態度,還是樂於做這個決定的。

當然,即使有了重症流感的前提,宣佈州緊急狀態也耗費了足足一周時間。

從現在的情況來看,這也成了NIAID判斷病毒早已經外流的重要依據。

可惜的是,絕大多數借口都是一次性的,用過之後再用受懷疑的幾率就會大幅上升。現在沒了流感的幌子,再提就是犯傻,到時候緊急狀態再從網絡一傳,全世界的目光都會聚焦北卡羅來納。

紙是包不住火的,肯定會被燒掉。

唯一能保下這張紙的辦法,就是別去硬剛,待在原地看着它燒。所以大家都想把火苗往小了去說,這火會自行熄滅,火太小燒不起來,火燒人不疼,包了就是浪費紙,等等……

他們的這種判斷在過去的三個月里,也確實得到了證明。

H1N1就是個大號流感,yi情防控和擴散似乎沒什麼區別,也就那樣而已。從經濟上來看,花費大量人力物力去阻攔一個大號流感簡直可笑。

「你看啊,什麼來着?」勒恩老院長陰陽怪氣了一波,「Gin?Gee?」

「Qi。」

「哦,祁醫生,你說我們之前病例數清零是誤判,我們認了。你說我們在管理上有疏漏,我們也認了。」

老院長自嘲了兩句,臉色並沒有什麼改變,明顯后話才是重點:「但現在看來,不管是我們誤判還是疏漏,其實都沒什麼影響。這病毒少說已經擴散了一個月,它有很嚴重么?」

「傳染了那麼多人,難道不嚴重?」

「這……這嚴重么?」老院長被逗樂了,笑了笑說道,「勒恩現在陽性11人,重症2人,沒有死亡病例。算上前幾個月的總數,死亡率非常低。這一波yi情癥狀最重的應該是昨晚上的新生兒吧,孕婦肯定也有,但她的死和新病毒無關。」

「只有一個月而已,如果持續半年呢,持續一年甚至兩年呢?」

「這只是個大號流感而已。」

「癥狀是,其他並不是!」

「流感有它的季節性分佈,過了冬天就好了。」

「可這個H1N1是八月份出現的。」祁鏡說這些有他的道理,「我完全相信它的耐熱性。」

「……不管你有什麼理由,祁醫生,你的提議都不合邏輯。」

老院長想了想,繼續說道:「或者說不合我們這兒的邏輯,即使申報了,也不可能把這事兒批下來。而且最重要的一點,一旦zf承認出現了新病毒,那就會造成恐慌。到時候,可不只是恐慌那麼簡單。」

祁鏡懂他的意思,新病毒出現帶來的質疑會被延續到三個月前。

所以想讓北卡啟動緊急狀態幾乎不可能,甚至都不是個可以擺上枱面來討論的東西。

這種常規操作其實在米國人盡皆知。

不僅會議室里的各位清楚,遠在馬利蘭州的在西弗眼裏很清楚。州zf有相當大的自主權,就算雷德來了也沒權力逼他們這麼做。唯一能做的就是繼續上報,讓某位領導開啟國家緊急狀態。

可國家緊急狀態哪兒有那麼容易開的,反正西弗對這些本就沒報任何希望。

H1N1是他研究道路上的一個意外,流感病毒造成的癥狀確實不重,比起當年的sars來說根本達不到想要的效果。自從克里斯的團隊解開了序列后,西弗一直懷疑這次的H1N1背後有人為合成並泄漏的因素。

有豬流感的基礎,聯合了人和禽流感的基因,又完美避開了豬禽宿主,只對付人類,怎麼看都覺得蹊蹺。

他自己就是免疫和病毒學研究的專家,對來源肯定要打上了深深的問號。

當然現在癥狀也就這樣罷了,西弗隨着病例數量增多,和奧司他韋的療效,他對H1N1的態度也沒了以前的興趣。能揪出原因最好,揪不出來也沒關係。他現在只想着盡自己本分就行,至於國家開不開啟緊急狀態沒必要強求。

但就在勒恩醫院會議前三個小時,某個年輕人又給他打了個電話。

如果是第一次聊天,西弗不會給一個年輕人太多的時間,或許還會因為自己公事等太多借口,盡量在三分鐘內掛掉電話。

但祁鏡已經是第五次和他交流了,而且他人就在勒恩,H1N1的風暴中心。當他說了

一開始的內容還只是限於H1N1的復燃,兩人交流的也都是臨床方面的東西。

西弗雖然覺得祁鏡這孩子還不錯,但也只是不錯罷了。如果拿來做研究員對誰都是損失,還是臨床更適合他。

但兩人聊著聊著西弗就察覺到了祁鏡的用意,就是加入niaid。

就算反覆強調naiaidi是個臨床為輔,研究為主的機構。即使祁鏡進來想做臨床,也得遵守米國的規章制度。

「沒有執照死不能進臨床的。」

「不進也沒關係,反正我也沒打算在米國看病人氣。」祁鏡吐槽一句,「西弗所長,H1N1教會了我一件事情,只是一味地站在病人身邊主動成搜5成騙子。」

「你這話什麼意思?」

「這個么,西弗所長,我要求很簡單,只要一個機會而已。」

「什麼機會?」

「進niaid的機會。」祁鏡笑着說道,「先別急着否定,等我把話說完。我想西弗所長現在對它唯一的興趣就是源頭了吧。基因序列出來了,癥狀也出來了,傳染幫模型估計也快出來了。」

洗「然後呢?」

「我要是能找到它的源頭,能不能破例一次?」

「那不行,一個大號流感,它沒那麼重要。」西弗笑着說道,「就算知道了源頭又能怎麼樣呢?能攔住它么?」

「能知道漏洞在哪兒。」

這話很奇怪,漏洞,什麼叫漏洞。如果尋常人聽了肯定有不少疑問,而且更多的是把這話往外國人說話表述不清上靠。

琬芙 但西弗知道祁鏡的英語實力,表達就算有出入也不會有那麼大的不同。她所說的漏洞,那就真的是人認為有漏洞。

他懷疑國內研究所出問題也就算了,連一個外國人都這麼說,他怎麼可能放任不管。當即他就下了威脅:「你可別亂說話啊,什麼叫漏洞,這種病毒就是自然界出來的。」

「唉,西弗老爺子,你真這麼認為?」祁鏡笑着說道,「你要真這麼認為的話,我覺得niaid根本配不上它的地位。」

等散會後,CDC會依照規定給醫院增加防控,醫護說不定都得戴上口罩和護目鏡。小鎮也會做一些必要的戒嚴,比如檢測一下人員出入時的體溫等等,最多填一下個人登記表,也不是很困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