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other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槍平天下最新章節、槍平天下樑叔、槍平天下全文閱讀、槍平天下txt下載、槍平天下免費閱讀、槍平天下樑叔

梁叔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段方山、槍平天下、

。 就連醫生,也說不出來,他為什麼還不醒,只是告訴溫惜,多陪在他身邊多說一些熟悉的回憶,說不定能將他喚起了。

溫惜從醫生辦公室出來之,來到了窗前,她看著窗外,目光怔怔出神,完全沒有留意到一個人走到了她背後,等到她反應過來的時候,一件溫暖的衣服披在了她的肩膀上,驅散了風中的冷意,她一怔,轉身看著秦斯衍。

交敌交友不交狗 秦斯衍擔心她,「這裡涼,多穿點衣服。」

溫惜搖了頭。

她拖下衣服,遞給他,但是秦斯衍拒絕了,他堅持的把衣服重新蓋在了女人的肩膀上。

秦斯衍抿著唇,他看著溫惜蒼白的臉色,這一段時間,溫惜消瘦了十幾斤,本來就清瘦的身形變得更加的消瘦了。「四哥還沒有醒,你要照顧好自己,不要等到四哥醒過來,你身體垮掉了,我們希望四哥能快點醒過來。」

他強硬的將衣服披在溫惜的肩膀上,不讓她拿下來。

溫惜唇瓣輕闔,「謝謝。」

他似乎看著女人的臉,還想說什麼,但是又忍住了。

看著溫惜走去了病房,秦斯衍靠在窗前,抽了兩根煙。

這一切,正好被風沁雅看到了。

風沁雅跟陸綰之來這裡看望陸卿寒,風沁雅看著秦斯衍看望溫惜的眼神,這個眼神,她太清楚了,這裡面都是赤裸裸的喜歡跟思念。

就像是,自己看著陸卿寒一樣。

沒有想到,秦斯衍竟然喜歡溫惜?

她忽然想起了,在陸卿寒跟溫惜的婚禮上,沐舒羽刺殺溫惜,就是被秦斯衍攔住的。

當時所有人都以為,是秦斯衍距離溫惜很近,所以順手攔住的,都在感謝秦斯衍,但是現在看來,那是因為,秦斯衍,也喜歡溫惜!

……

病房裡面,溫惜推開門,就看見風沁雅坐在病床邊上。

一邊的陸綰之坐在陪護椅上。

看見溫惜來了,陸綰之站起身,「四嫂。」

溫惜走過來,這一段時間,她素麵朝天,衣服也是簡單的款式,頭髮只是輕輕的紮起來,她看著陸綰之,陸綰之說,「你去休息吧,我聽說,你這一段時間每天都在這裡。」

風沁雅也說道,「是啊,溫惜,你去休息吧,這裡,我來看著就好了,如果四哥有什麼動靜,我第一時間通知你們。」

溫惜看著風沁雅,她看著風沁雅哭紅的眼角,「沁雅,你去休息吧,畢竟你身體不好,這裡有看護,我也不累。」

陸綰之不知道想到了什麼,她對風沁雅說,「是啊,沁雅,你去休息吧,我在這裡跟四嫂一起看著四哥就行。你這個身體弱不禁風的,你別在這裡照看四哥,自己反而昏厥過去了,而且風珏哥哥也不會同意你在這裡的。」

風沁雅含著淚,「我跟四哥一起長大的,四哥現在昏迷不醒,我哪裡能好好休息呢。」

陸綰之就是看不慣風沁雅這個樣子。

她跟風沁雅雖然是一起來的,但是卻不是結伴而來。

她是來看四哥,結果在電梯裡面就看到了風沁雅,兩個只好一起來了。 不知道鮫海那老傢伙都跟徐老漢倆口說了些什麼悄悄話,獨自一人躺在這小船里的曹祐,看着眼前這黑蒙蒙的一片,隱約覺得外頭的天黑了。又是一天,就要這樣子結束了。緩緩閉上了雙眼的曹祐,並不奢望鮫海那老傢伙能夠用什麼常人所無法理解的秘方來治好他這一身的疼痛,只想着這一天能夠早一些過去。也許,明天當他再一次醒來的時候,他會覺得所發生在他身上的,不過是一場春秋大夢。

「老頭子,真這樣讓鮫家老哥把娃兒接走嘛……」拄著根木棍和徐老漢站在一起的徐老太婆子,碎碎念地自言自語了一聲。她看不太清那一艘船具體在什麼位置,只覺得曹祐還在她的身邊。這大半年來,她是對曹祐有了些感情。

「老婆子呀,老哥都說了,等娃兒治好之後,一定會讓他回來看我們的。到時候,你想多看一看娃兒,又不是什麼難事兒。」眼眶中噙滿了老淚的徐老漢,一聲一個噓嘆地看着那漸漸遠去的船兒。有那麼一瞬間,徐老漢覺得鮫海並不是來看望他倆的,而是刻意奔著曹祐來的。絲毫不覺得曹祐身上有什麼值得鮫海在意的秘密,徐老漢牽着老伴兒轉身往家裏一步又一步地走了去。沙灘上,留下了他倆那一深一淺的足跡。

「我們這是要去哪兒……」聽到了不少船槳擊打海水的聲響,曹祐又一次睜開了雙眼。他睡不着,只覺得那無處不在的海風,此時正往他身上鑽了來。不知道自己能夠用什麼方式來抵禦這一陣寒意,曹祐只能夠讓自己說些話兒,來忘掉它們。

「這自然是去老夫家中了。你父母如今下落不明,在牽掛也是無用的。倒不如先養好你的身體,再想辦法為你父母的事情煩惱吧。」一甩先前在徐老漢家的那種歡聲笑語,板著個臉的鮫海,一手拿着一根船槳向前拍打着。別看他划槳的力道不大,這船兒行進的速度倒是非常之快。要是曹祐此時能夠跑到外頭來看,他一定會被這老傢伙的力氣給嚇到。一盞茶的工夫不到,別說是徐老漢的那一間小屋子了,就連偌大的天下都不見了蹤影。放眼一看,只能看到些被星空染了個灰的海水。

「……你究竟是什麼人?」聽到了這種話的曹祐,激動地想要爬起身去詢問鮫海那老傢伙,卻被這一陣疼痛給拽了回去,不敢再有所動彈。

「呵,老夫只不過是一個遊盪在這無邊海的無歸之人罷了。真要說是什麼人,你就當老夫是你父親曹天的師傅吧。算一算輩分,你就叫我一聲師公好了。」不倚老賣老的鮫海,又恢復了他那一種玩世不恭的態度。笑呵之餘,鮫海又多說了一聲道,「娃兒,你可別有些什麼記恨老夫的念頭來,免得傷了自己。這天地大道並不完全掌控在人的手裏,所以有時候老夫自個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才眼睜睜地看着那天下妖孽四起。」

「不怪任何人,應該怪我自己不夠強,不能夠保護我娘親。」已是淚如雨下的曹祐,不敢握緊雙手,只能這樣子咬牙切齒地哭泣著。不經鮫海提及這事兒還好,一想到娘親那個在火球之下孤零零的身影,曹祐就忍不住要傷心難過。現在的他一個激動,那可是不比從前了,會直接促使他體內的那一股黑雲暗霧翻騰不休。

「坐穩咯,到家了!」彷彿沒有察覺到曹祐那被染黑了的雙眼,鮫海一個吆喝,直接讓這弱不經風的小船往那漩渦里轉了來。虧得了他控船的能力還是高人一等的,幾百個轉悠之後,他就帶着曹祐死裏逃生地來到了這一個隔絕了水天的海底世界。可惜了,這麼好看的一座珊瑚水晶宮,只有他這麼一個老傢伙。

嘔,又一個噁心勁襲上心頭,曹祐哪裏還有空閑去想什麼傷心事兒。此時的他,小腦袋瓜子都快要炸裂了。眼前一黑,他又昏死了過去。率先從船板上跳了下來的鮫海,伸了伸藏在長袖之中的老手,穩穩地接住了從船艙里飄出來的曹祐。看着曹祐這一臉髒兮兮的模樣,這老傢伙是既覺得好玩又覺得好笑。稍微想到自己接下來的時間不會太過於閑暇,鮫海不免有些能夠明白徐老漢那倆小後生的心情。是呀,一個個都一大把年紀了,誰不想着身邊稍微能夠熱鬧一點呢。

不多想些什麼的鮫海,一個閃身直接帶着曹祐往那遠處的珊瑚水晶宮而來。這水晶宮比之帝尊的王城還要大上數千倍,可能以前就是某一個部落的故鄉。隨處所能夠看到的,不外乎些奇形怪狀的珊瑚。這些珊瑚和其它地方的不一樣,大多停止了生長,卻還維持着它們最繁榮時的模樣。隱藏在珊瑚內部的,是一些不為人知的小魚兒。這些小魚兒還活着,就是從來都沒有從珊瑚里游出來。

進到了這水晶宮裏頭來,各處裝潢又跟陸地上的差不多,無非是些亭台樓閣。額,若要說明顯的區別,可能是這裏的亭台樓閣不是用樹木搭建而成的,而是用各種顏色的珊瑚凝聚而成。配合上鮫海老傢伙那怪模樣,這海底王城倒是沒多大的怪兒。以前沒有,現在可能就有了,因為來了曹祐這麼個人模人樣的小傢伙。

將曹祐擱在了這一個大貝殼棺材裏頭,鮫海就忙着去找起了那些他從這海底其它地方搜集而來的藥草,像什麼血珍珠呀、獅頭海馬呀,一堆一堆的。為了將它們熬製成膏藥給曹祐,鮫海也是費了不少腦汁,因為他在這裏住了這麼多年,還真沒有生過明火,更別說熬制膏藥了。好在鮫海不是個普通來頭的老傢伙,煮一鍋膏藥還浪費不了他多少的修為。讓他比較在意的,是此時昏睡着的曹祐,在想着些什麼。 人家好歹是一個公主,有著天然優越感。

她和自己最大的恩怨就是陸昭,現在兩個人都放棄了,似乎恩怨也沒那麼深了。

只要自己跪舔的及時,凱瑟琳還是挺好說話的。

「現在你才知道本公主這麼好?你以前也不知道哪來的狗膽子,敢和我搶人?」

「是是是,是我有眼無珠!我現在不是知道錯了嗎?公主,您大人不記小人過,就不要和我計較了吧?」

「現在你也不在費蘭城了,見都見不到,也談不上計較不計較的。直接說吧,找本公主幹什麼?」

凱瑟琳被哄的心情極好,也不願和她彎彎繞繞,直接切明主題。

唐柒柒也徹底鬆口氣,她願意繼續談下去,就還有機會。

「我想打聽赫爾夫人。」

「我嬸嬸?」

「沒錯,能幫我打聽一下,她有沒有些異樣舉動。」

「她可是我家裡人,我幫你調查她,不合適吧?」

「你是不想調查,還是調查不了啊?你一國公主也有做不到的事情嗎?查理王不就你一個女兒嗎?看來也不能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誰說的?」

凱瑟琳瞬間急了。

三言兩語,她就心高氣傲的受不了。

「查就查,你給我等著。」

「行啊,我這邊的人也在查,公主要是比我們速度慢,可太丟人了,我們的人還在帝都呢。」

「好你個唐柒柒,你等著吧。」

凱瑟琳掛斷電話,氣得立刻命人去查,越快越好。

人都走了,她才回過神來。

自己竟然被使喚了。

她氣得跺腳,想要把人叫回來,但卻忍住了。

話都已經放出去了,現在收回來肯定會被唐柒柒無情的嘲諷一番。

這麼明顯的激將法,自己竟然沒察覺出來,真是笨死了。

算了,也不是什麼大事,查就查。

她也有些好奇,這個嬸嬸為什麼會和唐柒柒扯上關係。

大約一個小時后,凱瑟琳回了電話。

唐柒柒聽到手機響了,看到來電顯示十分激動,趕緊接聽。

「你要我查的,我都查到了。」

「有什麼異樣?」

「異樣是有的,但是你要告訴我,你到底在查什麼?唐柒柒,別跟我耍小聰明戲弄我,否則我要你好看。」

「她可能綁架了我公公婆婆。」

「怎麼可能?」

「她對我公公餘情未了,如果她真的和我公公在一起了,公主,你說我們沾親帶故嗎?」

「做夢去吧,你還想跟我沾親帶故?我叔叔已經死了,她都已經二嫁了,只能勉強算我嬸嬸而已。我才不認這麼親事呢!」

「那也未必,說不定以後我和公主殿下抬頭不見低頭見,我還能自由出入皇功呢!」

她故意誇大其詞,可把凱瑟琳嚇壞了。

「做夢,我不會同意的!」

「我該說的都說了,你快告訴我你查到的。」

「我發現她調動了親王府的守衛,去了一個名下的海口,似乎運了什麼東西回來。她做的很隱蔽,連我那個堂哥都不清楚。」

「運了什麼東西?」

「好像是兩個大箱子,跟人差不多高吧,該不會裡面裝著你公公婆婆吧?」

凱瑟琳越想越可怕:「不行,我不要和你有半點關係,簡直玷污了本公主的身份!」

唐柒柒也不跟她廢話,直接掛斷電話。

「我們現在就去,人肯定在費蘭城!」

「走!」

封晏拉著她的手,大步離去。

他的眼神從未如此堅定有力。

傷他母親者,必誅之。

。 第1311章

「不是,你討厭我幹什麼?小墨到了傍晚就回來了,不會丟的,我娘很寶貝小墨,比寶貝我還要寶貝他,絕對不會餓著他傷著他的,反正你現在帝都,隨時都能看到他,最好是搬進楚家,日日都能跟我……跟小墨在一起……」

秦臻轉身就走,壓根不想跟楚琉影說話。

「唉唉,等等我,君緋色,你現在怎麼這麼大脾氣!?」

楚琉影在身後叫喚。

殊不知,他是楚家少家主,這帝都多少人認識他,他這當街追在一個漂亮姑娘的身後,一副殷勤樣,這怎麼能不是一副奇景?

秦臻不想跟楚琉影說話,就沒理他。

楚琉影從身後追上來,扯住她的胳膊,「別鬧脾氣了,咱們兩個心平氣和的談一談,行不行?」

「談什麼?」

秦臻抬眼看他。

她跟他之間一直以來都沒有共同語言,有什麼好談的?

說不到三句話就要吵起來,她引以為傲的自制力在他面前完全一點兒用都沒有,時時處於崩潰邊緣。

「秦臻,我今天來找你,是想帶你逛街,游湖,領略一下帝都的風采,不想跟你吵架。」

楚琉影道。

語氣壓低,頗有些服軟的意思。

「我沒心情。」

秦臻直接道。

四個字直接將楚琉影梗的差點兒沒原地去世。

「就因為小墨的事情?」

楚琉影問她。

秦臻抿唇,不接話。

「我都跟你說了,我娘親帶他出去玩了,晚上就回來了,到時候帶你過去看小墨啊,你白天陪陪我不行嗎?我都想了你這麼久。」

楚琉影道,一臉委屈和急躁樣。

兩個人都是長的很好看的人,秦臻就不說了,那容貌走到哪裡都會引起讚歎聲,楚琉影那就更是了,且不說他那張妖孽驚世的臉,就他的身份走哪兒那也都是讓人尊敬的存在啊。

就這麼一會兒吵架的功夫,不知道吸引了多少回頭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