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other

緊接著,這股浪潮開始進一步推進,在純粹的農村市場和城市市場雙開花。

廉價的水杯、水壺,技術落後十年的黑白電視機、衛星鐵鍋,這些個洛水集團撿破爛來的落後產能,迅速朝著鄉村擴散。

而鄉村得到了貸款更新農業生產技術,品質提升的農產品卻也不僅僅在洛水的新工業園擴散,因為價格實在太便宜了也打到了大城市內,在那些上流行業的人群中,搶了一定的市場,形成了一個循環。

1970年上半年,確定這個循環是可行的,衛鏗又推了一把。

洛水集團最高董事會上決定推動西部的道路網路更新,並且願意繼續投資電網體系。因為啊,目前那些和洛水簽合同的鄉村需要電,而採光發電工業園,一天的發電有時間波動性,搶不到城市訂單,但鄉村小企業恰好在服務內。

神州目前的道路網其實是很不錯的基礎,只是一些支線需要處理。

電網體系更是老官僚體系維繫的國家產業,年年投入資金,部分設施也都健全,只是過去經濟一直是周期蕭條沒法盈利。

神州總咨議院中默許了洛水集團的經濟擴張。但大人物們對當代衛家家主,有了「謀商利不思國策」的偏見。

……

洛水集團內認真嚴肅的衛鏗在1970年的目標規劃中落筆道:「第三次工業時代,輕工業,農業,交通重工業的經濟規模基礎,決定了it產業的市場需求。」

紡織業,農業,經濟活動規模越大,信息的匯總處理負擔越大,按照傳統的手法是不斷的招收辦事員!蘇俄的計劃經濟就這樣,只是辦事員越來越多,政府辦事處越來越臃腫。

信息時代,這些枯燥的工作,只要一個電子設備內的軟體程序就能完成辦公。

換而言之,龐大的經濟活動,能產生對it業的需求。而只有產生了這樣的市場,才能養活it產業。主世界二十世紀,印度這個「世界辦公室」是為歐洲服務的,他自己本土經濟活動用不著it產業。

it可以民用,也可以軍用!這本來就是信息技術革命的一部分。

這盤棋,衛鏗下的跨度太大了,從信息產業的培訓學校剛開始辦就布局了。應當沒人能看的出來。

即使是後世,當戰場上神州作戰機械集成的智能系統在戰爭中體現出了優勢,如若單單研究軍事技術,卻對這段時期的社會經濟學,民用技術研究不深入,可能也發現不了,這一切變化背後,那個小小的蝴蝶翅膀。

衛鏗感慨:「當然,也許在現在,還有未來,人們的眼裡,我恐怕依舊是個風評不佳的商人吧。」

衛鏗翻開了一些文檔資料,上面是最近銷售過程中,出現的一家嚴重的產品投訴事件。

銷售平台的產品出現問題,那就賠償,取消供應商平台售賣資格,按照流程來處理就行了,大量的鄉村工廠建立,總有那麼幾家良莠不齊,從整個社會進行轉型方面來說,這些問題並不是最主要的問題,但是新聞鬧得很大。

因為這幾家電子銷售平台終究是自己集團的子公司,在東方,所有老字號都有招牌一說,而這種種,無疑是在砸了招牌。

由於預料到了未來的一些不好的情況,改良派的衛鏗已經沒有最初那些許鬥志,因為改良往往在是當代不受認可,在未來也不會用濃墨重彩記錄功績。

在社會上,當一個經濟集團的主題面向下層的時候,就會與上層產生割裂。

然而如果過了十年二十年,當今天下層完成晉陞,也會轉向上層,人呢,都是虛榮,用廉價物品是因為沒錢,而一旦條件好了,就會追逐潮流。如果社會意識形態不根本改變,消費者的品味可以轉為上層,當這個時代過去后,洛水的招牌和口碑卻定在下層了,最終造就的市場,卻給了在上面以逸待勞的集團品牌。

衛鏗:「改良,改良,改到最後,我涼。」

讓衛鏗更涼颼颼的是,作為改良派,自己已經做了足夠多的實際行動,但所謂的革命派們還在動嘴,衛鏗以為他們會動一動,結果別說現在趁勢到鄉村發展,對那些支持農村產業的新奇的新市場,進行調研管理。就連在城市內組建新工會,他們都沒有做。

現在衛鏗不怕工會,反而需要工會提供工人的經濟收入情況,在教育醫療方面投入的比例,好進行下一步市場判斷。

但是進步派,都在干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情。例如,男女混學!教材上應當提高現代詩比例等種種。衛鏗:「我特么都想找個路燈,自掛東南枝。」

叮咚,系統進行了提示,顯示衛鏗的心率過快。

養氣,必須養氣,衛鏗大口吸氣,努力調控,如果要早日煉出真氣,心跳每天要維持恆定狀態。哦,道家真法,需良好的心性,遵守清規戒律。

這不,若是要打遊戲,就等於賭博,是絕對不可能修鍊了,因為一個人頭丟了,心態會劇烈變化。

然而衛鏗就是一般人,性燥難定。

晚上,衛鏗再次躺入維生艙,啟動監察系統,看到自己這慘不忍睹的功課效果,嘆了一口氣,自嘲道:「來的時候雄心勃勃,練的時候苦海無涯。早就應該知道自己是什麼料。」

……

1970年4月1日,風後集團34號廠內部運動會,在蹴鞠場後台,突然發生了爆炸!

爆炸的餘波過後,主管龍炎單兵作戰系統開發的白經奇面色蒼白地看著面前的一攤灰燼和面前消失那個人。

兩分鐘前,白經奇作為的部門高層為球賽開場進行演說后,原本走到中轉場準備休息。

結果看到一個穿著和這裡非常不同的人。

這個人叫出自己的名字,微笑的伸出手要和自己握手。白經奇不明所以,東方禮儀本該作揖,——但不知道是不是曾見過的人,決定先握手后,再詢問其來意。

而這時候,自己耳邊響起了傳音警告。連忙喊了一聲保安。二十米外的保安掀開帘子發現了陌生人,自覺失職的他立刻上來阻止,但對方卻帶著神秘的微笑朝著白經奇擁抱而來。

白經奇耳邊神秘的傳音警告他快點撤退,故白經奇連忙倒退,卻發現對方掌心中出現了電弧閃爍,就在這一剎那,一道氣場將白經奇向後拽了三四步,保安也終於沖了上去,接著這位保安就這樣化成了灰燼。

此次陪同風後集團高層觀球的柯飛甲距離案發現場七十米,剛剛也就是他給白經奇傳音的。幾乎是親眼確定了這場在其他時間線上沒發生的刺殺活動。

從刺殺的目標來看,顯然在原本未來時間線上,風後集團的白經奇在智能化兵器設計領域將大有名氣。

哦,衛鏗老爺現在已經退出軍工整體武備訂單的競爭。

什麼?未來軍方大量運用的軟體,是來源於日益發達it的產業,所以衛鏗為什麼沒被未來人刺殺?

就算衛鏗是直接提供軟體的一方,那也沒有裝備出產方名氣大呀。衛鏗就是個賣廉價貨的。未來人可能把這個「中人之姿」的傢伙給忽略了。

不過現在發生了穿梭刺殺,原本的未來已經消失,呃,接下來是個新的未來了。新的未來中,發現沒有解決問題,如果對過去不滿,又會選誰來刺殺呢?

柯飛甲皺了眉,心裡定道:「他(衛鏗)必須要有一定自保能力了。」 「我存了一個暑假的錢,今天我要把它們全部都給花完!」面對着集市,羅恩信誓旦旦地說道。

說完之後,羅恩就像是脫水已久的魚一樣沖入了集市之中,整個人興奮地在各個攤位上逛了起來。

「暑假過的如何?」顧雲對赫敏詢問道。

「還不錯!」赫敏踢了踢地上的石頭,「你整個暑假都在北美嗎?」

「是呀!」顧雲點點頭,「我幫助盧平找了一個工作,所以順便在加州度了一個假期,下次你可以去一下,加州的海灘還挺不錯的!」

「我去過,小時候。」赫敏回答道,「那裏挺不錯的,但我還是更加喜歡倫敦的天氣,那邊太潮濕了。」

顧雲笑了笑,他自然不會嘲諷倫敦的壞天氣。

人總是更加習慣於家鄉的天氣,這也是非常自然的事情。

「還記得你暑假之前送到我家的物流嗎?」赫敏突然想起了什麼,「那麼多書可把我的父母給嚇壞了!」

「哈哈哈!」

顧雲也想了起來,忍不住發出了笑聲。

「對了,我把我在進行心理輔導的事情告訴了我的父母,他們嚇得差點讓我從霍格沃茲退學,幸好我告訴他們今年我的課程會少很多,他們這才罷休!」

「這很正常,父母擔心你的成就遠遠沒有擔心你的健康要多,去年你的課程的確安排的有點多。」顧雲回道。

他和赫敏的聊天有點心不在焉。

因為明天比賽之後,就是食死徒重新回歸的一個重要節點。

任何一件事情發展之中必然有所痕迹,所以很多事情今天應該就可以顯露出來,只是要看有沒有心發現這一切罷了!

所以顧雲在逛的時候,注意力一直在周圍的人身上,企圖從中發現一些蛛絲馬跡。

「砰!」

顧雲撞到了一個人。

「你不會看路的嗎?眼睛長在那裏幹什麼用的!」那個人披着一身的黑袍,直接對顧雲口吐芬芳。

「非常抱歉!」顧雲淡淡地回道。

原本他還有些歉意,但面對對方這樣子的態度,他的話之中也就沒有多少實誠了。

「你……」那個人果然愈發憤怒起來。

「好了!」旁邊的一個人拉住了那個人,示意趕緊離開。

顧雲目光瞥了一眼,突然一凝,黑魔標記!

對方似乎察覺到顧雲的目光,手就像是觸電了一眼,猛地一縮,將左臂縮回到了黑袍之中。

顧雲抬起頭,和對方對視了一眼。

其實最開始的時候,顧雲並沒有懷疑到他們,畢竟奇異服裝的並不是他們兩個人,黑袍甚至算是比較正常的着裝了。

但由於最開始的那個人的憤怒,為了勸解自己的隊友息事寧人,後面一個人伸手拉住第一個人的時候,正好把左臂的黑魔標記給露了出來。

到了這個時候,顧雲就算是假裝沒看見也沒有用了!

顧雲可以明顯地感覺到對方對視的時候,一直在記憶著自己的面孔,企圖將自己牢牢地記住。

至於是為了什麼,自然不必說!

就在這時,顧雲內心的惡趣味一起,他轉過頭對着不遠處的哈利·波特招呼道:「哈利,走慢點!」

哈利·波特回過頭,疑惑地看向顧雲,似乎在說我們離的又不遠,你這麼擔心幹什麼?

兩個食死徒看到哈利·波特的瞬間,可以非常明顯的看到他們整個人身體都變僵硬了。

畢竟站在他們眼前的可是哈利·波特,那個曾經幹掉了他們主子的小孩!

兩個食死徒腦袋一陣混亂,似乎不知道該如何為好了。

顧雲露出了一絲微笑,拉着赫敏上前幾步,追上了羅恩和哈利,四個人繼續向其他攤子逛過去。

剩下兩個食死徒,過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

他們對視了一眼,都從對面眼中看出了詫異。

隨後,他們開始跟上了四個人。

顧雲感覺到了身後跟上來的兩個人,嘴角露出了一絲微笑,果然如他所料,這兩個人跟了上來。

明天就是食死徒的大行動,所以今天的食死徒肯定會格外敏感一些。

當顧雲看到食死徒手上的黑魔標記的時候,他們才會如此敏感,第一時間就發現了,並且縮了手。

在他們還在懷疑顧雲是不是發現的身後,顧雲突然把哈利·波特這個食死徒的大敵給拉了出來。

這個時候,就算是他們無法確定,他們也絕對不會放棄跟上來。

其他的不說,弄清楚哈利·波特在哪個營地也是大功一件啊!

顧雲對此並不擔心,因為根據原著的內容,哈利·波特在哪個營地根本不是什麼秘密,而且伏地魔要親手殺死哈利·波特,自然也不會做出什麼過激的行為。

而且小巴蒂·克勞奇明天晚上還偷走了哈利·波特的魔杖,施放出了黑魔標記,僅僅只是暴露哈利的位置,並不會引起任何的意外。

但對於顧雲來說,就是一件非常方便的事情了。

他不需要辛辛苦苦地去找食死徒,就讓兩個食死徒緊緊地跟在他的身後,讓他準備做的事情可以輕鬆完成。

「哇!」哈利被一堆銅製的雙筒望遠鏡給吸引住了。

「全景望遠鏡!你可以用它回放畫面,而且還可以將精彩鏡頭給放慢仔仔細細地觀看,甚至還可以對於現場的賽況進行實時分析,僅僅只需要十個加隆就可以拿到手了喲!」攤子後面的巫師對着哈利進行了一頓營銷。

哈利的目光已經離不開這些望遠鏡了。

「如果我能夠少買一頂帽子就好了!」羅恩也對全景望遠鏡眼饞極了,但由於消費慾望被壓抑了一個暑假,所以爆發起來非常的迅猛,現在他已經沒錢了。

赫敏對此並不感冒,她本身對於魁地奇就沒有多少熱衷,來看魁地奇世界盃也僅僅只是湊個熱鬧。

至於顧雲就更加不感冒了,他有紅后在身,這些功能……也辦不到!

但他同樣對於魁地奇沒有太大的興趣。

「給我來四架!」

土豪哈利手一揮,就買了四個,甚至就連顧雲都有份。

顧雲拿着全景望遠鏡,臉上的表情有點懵!

。 扶蘇也參加過壽宴,只是發生了些不愉快的事。彼時秦國初定,日子還不算好過。扶蘇在壽禮當天跳出來指責秦始皇,說他不該大興宴會,此舉是行桀紂之道!

結果毋庸置疑,扶蘇被廷衛架出去。秦始皇是接着奏樂,接着舞。他打了大半輩子仗,自己壽宴還不能好好享受了?

「長公子素來謙遜孝順,不知會以何為壽禮?」

「孝順?鬨堂大孝了真是。」

有廷臣不屑譏笑。

「呵,有何不對?」

「違背父命,教訓父親,這叫孝順?」

「長公子為羋夫人親制多寶粥,汝可知曉?」

「還是那楚人血脈作祟,便不似我老秦人!」

趙高拂袖抬起酒杯,一飲而盡。此次壽宴他是壓根都沒什麼心思,趙成被廢乃至府庫被燒,他這損失根本無法估量。若非他女婿閻樂還算爭氣,他在朝堂地位怕是都要受到影響。

至於博士與廷臣的口水仗,他也只是一笑了之。扶蘇是什麼人,他能不知道嗎?不誇張的說,他幾乎是看着扶蘇長大的。自幼扶蘇便不喜律令,反而喜歡些楚辭詩歌,每每念及都會令秦始皇不喜。絮絮叨叨,經常會上諫,希望秦始皇能節儉以做表率。

生疏温柔 去年巡遊,扶蘇三次上諫,希望秦始皇能看在天下黔首的份上,勿要如此浩浩蕩蕩的巡遊。去年不光巡遊,還搞了個泰山封禪以示正統,所花錢糧根本無法估量。

修長城治馳道,拆除六國遺留在中原的舊長城。北方屯兵三十萬,以抵禦南下的匈奴。南方陳兵近五十萬,日夜操練,劍指南越之地。秦始皇還大修驪山皇陵,甚至要再修造數座離宮。如此治國,乃國之大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