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other

而眼下陳玄竟然想攻入往生殿,這不是瘋了是什麼?

陳玄白了這女人一眼,說道;「你家男人像是那種做事不顧後果的瘋子嗎?放心吧,這件事情我有一定的把握,而且如果不去做的話,那麼我們所要面臨的風險將會更大。」

動用預言術知道了昆吾的安排后,那麼陳玄現在要做的就是改變未來,打破昆吾的計劃!

「你真有把握?」顏后霧凝著黛眉。

陳玄點了點頭,說道;「不過這件事情有一定的危險性,我需要更多的幫手,你不是說兩位鎮國神柱已經突破到天羅金仙境了嗎?他們正好合適。」

聞言,顏后霧沉吟了下說道;「好,這件事情我會通知上面,你準備什麼時候行動?」

「明天。」陳玄說道;「剛才我已經通知了天王殿,明日揚州無妄海碰頭,這次的事情只能成功,不能失敗,不然後果難料!」

「你是想通過趙王族攻入往生殿?」顏后霧瞬間明白了陳玄的想法。

陳玄點點頭,說道;「如今進入往生殿的通道就只剩下揚州趙王族、幽州楚王族,徐州劍王族,而趙王族距離青州最近,而且身處無妄海,一旦發生大戰,那裏是一個不錯的戰場,不會波及到普通人!」

至於其他王族中進入往生殿的通道早就被陳玄給摧毀了,現在也就只剩下這三個王族了。

顏后霧深吸一口氣,說道;「這件事情我不會去參合,因為我知道自己沒資格,去了反而會拖你的後腿,不過別讓自己有事,別忘了我還沒有徹底的愛上你。」

陳玄咧嘴一笑,把顏后霧攬入懷中說道;「放心,能要你家男人性命的傻/逼還沒出生了。」

顏后霧白了他一眼,說道;「這次的對手可不比以往,我勸你別大意了,我等下就會返回神都,我會在那邊看着你凱旋歸來!」

陳玄沒有去挽留,現在不是兒女情長的時候,雖然他也想多陪顏后霧一些時間,不過古仙人這件事情沒有擺平,他始終難以安心。

中午的時候顏后霧就坐上了飛往神都的飛機。

看着客機駛入雲端,陳玄也沒有在青州久留,直奔揚州而去,天王殿諸強已經起程前往那個地方了!

不過陳玄的計劃也是第一時間傳到了神都。

原本針對於古仙人即將下界的事情帝王和陳天罡兩人正在商議,隨着顏后霧把陳玄的計劃傳到神都,帝王和陳天罡兩人都是一驚。

攻入往生殿,這個想法簡直太大膽了!

雖然這種事情他們多年前就想去做了,但是帝王和陳天罡都很清楚,那個地方就是龍潭虎穴,有去無回!

「帝王,這小子的計劃是不是太瘋狂了點?」

紫禁閣深處,相國震驚的同時,也是一臉苦笑之色。

聞言,帝王強/壓着心中的震驚,看着陳天罡問道;「天罡,這件事情你怎麼看?」

陳天罡沉默著沒有說話,足足過了一分鐘后他才說道;「這小子向來不打沒有把握之戰,雖然攻入往生殿這個想法的確很瘋狂,但我相信他必有自己的理由,而且或許還有一定的把握。」

帝王眉頭一皺,說道;「眼下這個時候古仙人即將大規模下界,這小子在現在這個時候攻入往生殿是不是太冒險了點?」

相國贊同的點了點頭,說道;「如果是在以前,以我們這邊的力量聯合起來或許還有一定的希望,但是古仙人/大規模下界這個時候攻入往生殿怎麼看都是自取滅亡!」

「帝王,這件事情你是什麼想法?」陳天罡看着帝王問道。

帝王站起身來在院子中來回渡步,陳天罡和相國兩人都沒有說話,等待着帝王做出最後的決定。

莫約十分鐘后帝王才停下來,其那蒼老的眼神中閃爍著一種強盛的鋒芒之色,說道;「既然這小子想瘋,我這個老頭子就陪他瘋一次,而且古仙人即將下界我們也沒有退路了,這一戰遲早都會到來,老夥計,你通知兩位鎮國神柱一聲,讓他們走一趟吧!」

相國一臉沉重的點了點頭,起身離開了!

「帝王,我替那小子先謝過了!」陳天罡鬆了口氣說道,如果帝王不答應他也沒辦法。

帝王笑罵道;「你小子謝個屁,現在大家都是一條船上的人,一榮俱榮,一損俱損,說實話,做出這種決定我也是在賭,賭那小子會再一次創造奇迹,泰佛國一戰他已經締造了一場堪稱全球俯首的驚人戰績,希望這一次他也不要讓我們失望吧!不然……」

帝王嘆息一聲,旋即他眼神凌厲道;「讓人把無妄海給我盯死了,仙人下凡塵,我人間亦有敢對他們亮劍的勇士,我倒要看看這些所謂的仙人是不是真的無所不能?不可戰勝?」

第二天,陳玄已經進入了揚州,來到了一個渡口。

這裏已經停靠着一艘商船,雖然此去無妄海只有幾百公里,不過還沒開始之前他並不想驚動趙王族,坐船很合適!

「少主!」

見到陳玄出現,商船上,一道道人影逐一現出身影。

陳不惑,八大神將,十二天王紛紛就位,不僅如此,連趙七難和秦南兩人也來了!

足足二十三名強者,以他們目前的實力,堪稱是位列於全球最頂尖強者!

最弱的都是半步天羅,最強的已經是天羅金仙境!

二十三道目光平靜的看着陳玄,雖然他們知道此去兇險萬分,那是凡人在和至高無上的仙人在戰鬥,但是他們依舊沒有退縮!

陳玄一聲令下,他們紛紛趕到了這裏!

「這一戰,算是我們和古仙人之間的第一次交鋒,論底蘊,我們比不上他們,論實力,我們更加相差千萬里,不過在這片天地,我們才是主人,所以,亮刀吧,讓這些仙人看看我人間的傲骨!」

。 原本以為可以一網打盡,不想竟然還會放跑一半,程皓月十分糾結,也十分着急,他握着手裏的弓箭,越發的氣惱自己的手速竟然如此慢。

程皓月轉了一圈,結果發現身旁的賀弩還是十分淡定,不禁一愣:「賀弩,你不着急?」

賀弩搖搖頭,道:「為什麼要着急?」

程皓月腳步一頓:「你還有后招?」

賀弩笑道:「季柚同學說過,吃進嘴裏的肉,豈有吐出來的道理?」

程皓月:「咦?」

賀弩微微一笑:「既然能埋他們一次,就可以埋他們第二次。」

這話說完,程皓月後頸不禁一涼,緊接着,他感覺到腳下的地面一陣微微的晃動,然後就見約莫50米的地方,突然塌陷了一個巨大的口子。

程皓月猛地一跳:「卧槽!」

賀弩道:「走!」

一群人一哄而上,於是,當何甄帶着僅剩的,不到30人的隊伍,重新挖著挖着地洞,前方忽然一塌,潛藏在地底,像老鼠一樣躲藏着的一群人,他們所有人剛瞅見了一絲明亮的光,還沒有來得及欣喜,腳下忽然一踏,緊接着,頭頂的泥土再次天崩地裂……

轟隆隆~

眾人只覺得一陣眼前一陣陣發黑……

在此之前,沒有人覺得自己會被泥土難住,人類發展至今,科技不斷進步,穿越星系,海底漫步……所有的一切,幾乎都已經實現了,在泥土裏面呼吸,又算的了什麼呢?

然而!正因為這樣輕視心裏,才導致他們栽了一個這麼大的坑。

原來,只要運用得當,簡單的泥土,原來就可以要一個人的命。

涙笑 可惜,已經『死去』的學生,沒有了再重來的機會,而還在掙扎的何甄、傑克等人,也被這一出出的變故,搞得完全自顧不暇。

再一次陷入到深坑裏面,這一次,敵人卻沒有給何甄等人挖洞的機會,密密麻麻的武器,雷霆暴雨般的,擊打在何甄等人的身上,頭頂,心口……

很快,倒下了一大片。

何甄擰著眉頭,他的武器,是一把軟劍,在敵人的武器襲來之時,他拼着一口氣,憑藉着紮實的基礎,一次次地躲過了襲擊。

「萊斯特呢?」

沒人回答。

……

魏雲說過,己方有一個小隊在這裏接應自己一行,然而,自從他們進來之後,就沒有見到自己人,或者說,眼睛被泥沙糊住的他們,甚至都沒有看見襲擊自己的這些敵人,到底是誰,是男是女,都長了什麼樣……

人生最悲劇的是什麼?

是自己死在別人手裏,若是下了陰曹地府,都沒有個可以罵的對象。

咳咳……

人真死了,估摸著沒法再罵人。

但!

他們這不是還沒死嗎?

狂風驟雨般,密密麻麻的武器,或者箭矢、或者鈍器、或者乾脆就是石頭……砸在腦袋上,插在心臟口……聽着身邊隊友痛苦的哀鳴,感受着自己身體里逐漸冷卻的血液……何甄,以及其他還有一口氣,尚苟活着的人,生平首次感受到了戰爭的殘酷與真實。

原來,這就是戰爭。

殘酷,冷漠,死亡,死亡,無盡的死亡……

咔嚓~

何甄聽見了自己右手胳膊肘斷裂的聲音,也聽到了一支利箭插在腦袋瓜子上,那一瞬間,何甄忽然咆哮一聲,將聚積起來的所有力量,運在足尖,一躍而出,成功落在了地面,他根本沒有停,軟劍向前一揮,唰地一下——

咔嚓~

咔嚓~

咔嚓~

刺啦——

何甄整個人,像一個破布娃娃一般,栽倒在地,再也沒了聲息,在他緊握的那把軟劍之中,有三個學生,被緊緊的束縛著,其中一人,已經徹底嗝屁,另外兩人,也是進氣少出氣多……

若非程皓月與賀弩出手及時,這兩個學生也早就『死亡』,看着地上的何甄,程皓月與賀弩的眼裏露出一抹忌憚與欽佩之色。

何甄臨死前的一擊反撲,竟然差點讓穩操勝券的己方,損失3名隊友。

賀弩、程皓月不敢再有一絲的僥倖與得意,急忙加快了速度,很快,沒了何甄領導的6營學生,一個個都倒了下去。

一具,兩具,三具……

一名學生清點完畢,上前一步,道:「報告隊長,一共63具敵人的屍體。」

程皓月張張嘴,極力保持着冷靜,道:「好,下去吧。」

賀弩走了過來,程皓月問:「這些屍體,怎麼辦?」

賀弩道:「埋了吧。」

程皓月抬手,準備讓隊友們動手,忽然,就聽賀弩道:「等等。」

程皓月停下。

賀弩將從何甄身上取下來的通訊接收器拿出來,發現這個通訊器果然在響,他神色一凝,程皓月等人也一下子望了過來,程皓月:「誰?!!!」

賀弩搖頭。

程皓月有點緊張:「接不接?」

賀弩道:「接!」

不得不說,在主動上門挑戰季柚,結果失敗而歸之後,賀弩並沒有受挫,反而受到了鼓舞,也從季柚身上學到了很多的東西,首要一點,便是果決與利落。

他並沒有猶豫,下一秒就接起了通訊。

「何甄。」

通訊里,是一位女生的聲音,一位非常陌生的,沒有聽過的聲音,賀弩緊緊抿著嘴,隱藏在衣袖之下的兩隻胳膊肘都有點輕顫。

所有人都沒有發出聲音,全都盯着賀弩手中的通訊器接收裝置。

賀弩抿了抿唇,他沒有馬上回答,而是突然咳了一下,那聲音十分嘶啞、暗沉,破鑼嗓子一樣,完全就是一個肺部受到重創的人發出的聲音。

下一秒,通訊器里突然傳來季柚清脆的嗓音:「賀弩。」

賀弩沉着的眼,一下子明亮起來。

程皓月,以及他身後的所有學生,也因為這個聲音,都豎起了腦袋。

賀弩眼裏泛著喜色,他努力穩了穩心緒,還是沒有馬上回答,而是當着所有人的面,吐出一句讓程皓月等人莫名其妙得話:「啤酒飲料礦泉水——」

「瓜子花生八寶粥!」聽筒里,季柚的聲音帶着一絲笑意,然後——

賀弩,與季柚同時道:「腳讓一讓啊!」

下一秒!

「季柚同學!」賀弩驚喜的大叫一聲,緊接着,立馬嚴肅報告:「敵人全埋,我方順利完成任務!」

季柚贊了一句:「幹得不錯。」

程皓月等:「……」薄雲深的這話直接讓榮慶峰噎住了。

尊老愛幼?

他倒是敢說!

「那既然榮董事長要是敘舊完了的話,我們就先走了。」

薄雲深看著榮慶峰臉色變化的樣子,勾唇冷笑,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榮慶峰見薄雲深這般不給自己面子臉色有……

《奔赴》第166章難怪慕先生不認識我 真的要聽小姐的,對於三小姐的辱罵不去道歉嗎?

然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