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other

與此同時,從四面八方衝出一道道人影,將聖騎士的人團團圍住。

看到這一幕,瑞克瞳孔微微一縮。

很顯然,他們的身份和行動都暴露了,對方提前做了準備!

足足有上千個好手,圍住了他們兩百多人。

無論從氣勢上面,還是實力方面,都不弱於他們。

五打一,這局面顯然已經沒有了懸念。

修真境武者,對方也有六個,同樣是二打一。

而且,葉寒這邊還有刀王這種強大的修真境。

他一出現,眼睛就盯上了辛迪:「這女人實力最強,她是我的,其他人交給你們了。」

刀王指著辛迪非常興奮。

能和這樣的高手戰鬥,是刀王所期盼的。

辛迪神色凝重,她沒有說話,直接沖了過去。

現在這種情況,逃走的可能性不大。只有拚命,才有可能逃出生天。

「殺!」鍾漣漪一揮手,眾人全都沖了上去。

此刻刀王已經和辛迪交手了,動手的一瞬間,他就將辛迪壓制住。

葉寒感嘆了一聲,刀王真的很強。除了尊主之外,他從來沒有見過刀王落入下風過。無論是和誰的對決,刀王都是佔據上風。

葉寒也盯住了聖騎士的一尊高手。

那是彼得,此時的他神色凝重,使出渾身解數迎上葉寒。

最後還剩瑞克這個聖級高手,臉都黑了。

對方還剩下四個聖級高手,讓他一個人怎麼打?

「有種單挑!」瑞克用熟練的漢語說道。

小貓有些驚訝,但很快反應過來,點了點頭,說道:「可以,你一個單挑我們四個。」

瑞克的臉更黑了,他忍不住罵道:「無恥,你們一點都不紳士。」

「去地獄讓別人對你紳士去吧。」小貓冷笑一聲,沖了上去。

鍾漣漪沒有出手,反而操縱蠱蟲,沖向其他人。

那些不到修真境的聖騎士高手,只要被蠱蟲盯上,基本上都沒有活命的機會。

不大一會,就有十多個聖騎士高手,死在了鍾漣漪的手中。

他們看不出來是什麼手段,一個個都像是見鬼了一樣,驚慌到了極點。。 王竇兒緊張地往外望去,直到看到柳璟和周遠揚一起回來,她才鬆了口氣。

「你們沒事吧?」

「沒事,都解決了。」柳璟說道。

王竇兒看着有些走神的周遠揚,正想說些什麼鼓勵他一下。

突然大寶緊張地叫了起來:「娘親,小寶,快來幫小寶。」

王竇兒一轉頭,只見小寶滿臉通紅,一臉痛苦地抓着自己的喉嚨,話都說不出來了。

「怎麼回事?」王竇兒緊張地問道。

「小寶貪吃,一下往嘴裏塞了很多葡萄,他看到爹爹回來又想跟爹爹說話,剛一跑就……」

王竇兒立即用海克拉姆急救法幫小寶把卡在喉嚨裏面的異物拍出。

小寶嚇了一跳,終於舒服了,他抱着王竇兒哇哇哭得厲害。

王竇兒一邊安慰小寶,一邊看向桌邊的錢青青。

照理說,錢青青年紀比較大。

只要她說小寶兩句,小寶也不至於……

雖然她沒有責怪錢青青的意思,她只是覺得這種事可以避免發生。

得了,錢青青的注意力全在不遠處的木格爾身上,她看得如痴如醉,恨不得眼睛一直黏在木格爾的身上,她又豈會注意到小寶呢。

木格爾看到了王竇兒鎮定自若的搶救過程,心裏一陣好奇,這個女人為何會懂那麼多奇奇怪怪的治病手法。

若把她收為己用,倒是不錯。

不過,過程可能得有些麻煩。

木格爾淡淡地掃向柳璟,柳璟留意到他的注視,瞪了他一眼。

木格爾嘴角一勾,轉回頭:「有點意思。」

「小寶乖,不要哭,待會遠揚哥贏給你看。」周遠揚蹲下,摸著小寶的頭承諾道。

小寶雙眼微紅,仰頭看着周遠揚:「你一定要贏啊。」

一邊說着一邊把葡萄遞給周遠揚,趁著周遠揚接過葡萄的時候湊近周遠揚的耳邊低聲說道:「狠狠教訓那個欺負娘親的人。」

小寶覺得剛剛木格爾過來做的那些事,有被冒犯到。

周遠揚一陣語結,小寶啊,你一來就給這麼大壓力,這樣不太好吧。

讓他去打鐘二都有些吃力了,去跟那個看似陰柔實力卻超凡的木格爾對打,這不是自討苦吃嗎?

看着周遠揚猶豫的表情,小寶又說道:「不行嗎?」

周遠揚輕咳了一聲:「那個……我儘力。」

「嗯,你一定要儘力,狠狠地打,不用跟我客氣。最好把他打得跪地求饒。」

周遠揚:「……」

小子,不要再給我加要求了。

周遠揚站起,深吸了一口氣,調整了一下。

整個人看起來自信了很多。

「你對小周做了什麼?」王竇兒好奇地看向柳璟。

剛剛周遠揚還一副垂頭喪氣的模樣,跟柳璟出去一趟回來,倒讓覺得好了很多。

「拭目以待。」柳璟嘴角揚起了自信的弧度。

周遠揚出去了一趟,劍術比賽已經開始了一會兒。

這會兒鍾二正在擂台賽跟別人對打。

他是有實力的,不一會兒就把對手打敗。

這時他已經連勝三場,若是再無人應戰,那他就贏了。

鍾二站在擂台上笑得十分得意。

劍術一直是他的長項,那些人都不是他的對手,贏得實在輕鬆。

剛剛丟掉的面子又重新找了回來。

「還有人要跟我切磋么?」

鍾二在台上環視了一圈,目光所到之處看到的都是畏縮懼怕,他心裏更得意了。

正等著宣佈他的勝利,突然舞台上跳上了一抹身影。

鍾二心裏一緊,急忙看向來人,看到是周遠揚之後,高高懸起的心緩緩落下。

「手下敗將,你又來?覺得上次輸得不夠丟臉嗎?」

周遠揚心裏一緊,但表面還假裝如常:「誰說我一定會輸,或許這次輸的人是你呢?」

「哦?」鍾二眉一挑,「走着瞧。」

他趁著周遠揚不注意一招刺向周遠揚,周遠揚措手不及,想要防守已遲,一上場就丟了一分。

「還以為變得多厲害了,結果比之前更差了。」鍾二輕蔑地說道。

周遠揚雙眼一暗,雖說比賽場上沒有裁判喊停或者開始,只要對方發招,自己就要接招,點到為止。

但是這鐘二沒等他準備好就搞偷襲,實在過分。

不過他想起了柳璟跟他說過的話,在真正戰場上,敵人不會等你一聲令下才會開始進攻。

周遠揚打起十二分精神,積極應戰。

好不容易拿下一分,但鍾二已經刺中了他身上四下,距離一下就出現了。

上一次他也是只刺中鍾二一下就輸了比賽。

該不會歷史又會重演一次吧?

「知己知彼,你想要贏,就必須得清楚他的招數,在他出招以後找到他的致命點,然後以快致勝。

當然,你也得學會防禦,把自己的命門死死防住,這樣就能做到萬無一失。」

周遠揚又想起了柳璟之前教他的話。

雖然他和柳璟對打的時候,儘力了也很難發現柳璟的短處。

不過當他認真看向鍾二時,卻發現了他的致命點。

是手部,他為了要贏,並沒有防護。

鍾二看着傻站着不動的周遠揚心想莫不是他提前認輸了吧,不過這樣也挺好,刺下這一劍就讓他滾蛋。

就在鍾二以為自己勝券在握時,周遠揚突然動了起來,一劍刺中他的手腕。

他的手腕驟然一麻,失去了一分。

鍾二不可思議地看着周遠揚,他出劍的速度突然變快,他簡直猝手不及。

有了這次的經驗,鍾二死守嚴防,但還是眼睜睜地看着周遠揚拿下一分又一分,直接逆風翻盤,贏了。

鍾二整張臉陰沉得像鍋底,能掐出水來。

「承讓。」周遠揚笑着向鍾二行禮。

鍾二冷哼一聲,沒有回禮,直接下台。

「那個鐘公子好沒風度,贏了就得意地笑了,輸了就黑著一張臉。」

「就是,什麼人嘛……不過依我說,周公子剛剛舞劍的時候實在好看……」

周遠揚不知道,他把鍾二打敗倒是幫他贏回了一些姑娘的歡心。

「還有人想和我切磋嗎?」周遠揚站在擂台上問道。

他連最厲害的鐘二的贏了,還有誰敢上台跟他比賽哦,這不是直接找虐嗎?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最新章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小丸子、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全文閱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txt下載、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免費閱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小丸子

小丸子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婚後相愛,老公萌萌噠、虐愛深深:幸好遇見你、撿個王爺去種田、一念成婚:大少寵翻天、錦繡田園:農家小醫女、涼婚似水,愛已成灰、機智小農女,拐個王爺去耕田、總裁,別撩我、盜墓:我被胡巴一挖了出來、被替代的愛情、我家老公超寵我、最強農女:撿個王爺去種田、白蓮花系統:總裁偏偏要寵我、丑妃逆襲開掛、最強農女撿個王爺去種田、瘦身系統:丑妃逆襲開掛、盛世醫妃、日久成婚、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

。 這話一出,大武的王公貴族們,也都無比羨慕的看著蘇御。

他們都想攀上王室。

可惜,王室不是他們想要結親,就能做到的。

但是蘇御,此刻卻成為了他們大武的准駙馬。

可以說,是一步登天。

當然,蘇御能一步登天,那也是因為蘇御在武道上的潛力足夠強大。

蘇御與大武公主成親,那也是互助互利。

現在大武幫助蘇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