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other

葉浮生聳肩。

「你給我等著!」

刀疤轉身就跑。

看似就像是刀疤把握住了機會逃離成功了一樣。

但其實,純屬就是這葉浮生不想搭理對方。

如果葉浮生真的是一門心思要追擊的話,那麼,這刀疤就沒有逃離可能,對方的逃離成功是因為沒有被葉浮生當做是威脅,更甚至於那是沒有被他當做是一個人來看待,也就是他不稀罕追,所以才能逃離成功。

這不,刀疤回到了總部!

回到了總部以後,他這是將自己遭遇到的失敗,添油加醋的說了一聲!

刀疤能夠是公然的出去收取物資,那就說明,他的背後有靠山。

他的靠山就是金德勝!

金德勝的雙眸盯着這刀疤看着。

刀疤低頭。這是為了自己的無能為低頭謝罪!

「你也不用太過於的自責了,敵人很強大,以至於你這是沒有抗爭的這麼一種可能,我知道了!」

「我,我真的是太無能了,我就是個廢物!」

刀疤說道。

「欸,不要這麼的來說話,怎麼可以如此一般的就否認了自己呢?這樣子不好!」

金德勝說道。

本來,金德勝是不想出動的,所有的事情都交給刀疤來處理,他也是相當的放心。

但是現在竟然是出現了這麼的一個人是刀疤處理不了的,那就得是他親自的來處理了。

真的是沒有辦法,只好是將行動搞起來了。

金德勝要給葉浮生這麼一個教訓,讓葉浮生知道知道,有些人,那可不是你這麼的隨手得罪了就完事的。

想要找到這麼幾個新來的,不是很困難。

軍方的分配都是有跡可循的。

這新來的肯定是在空置的帳篷之中,空置的帳篷貼著這有人的帳篷那是優先分配的。

而,哪裏控制,哪裏有人,哪些帳篷是即將要分配的,那是一打探就能知道,平時要是用點心多走動一下,平時就知道了。

此刻,金德勝已經是來到了葉浮生的帳篷前方。

在這帳篷之中,娜塔莎坐在了葉浮生的身邊,這眼神,簡直就是眉來眼去,勾勾搭搭的。這兩位編導處在了一邊,真的是十分之尷尬,拍攝也不是,不拍攝,也不是!

不拍攝的話那沒有素材,拍攝的話,這不是給人家的家庭整的不和睦了么?

從一開始到現在他們就看出來了這純屬是人家娜塔莎的一廂情願,其實呀,這葉浮生真的是一點興趣都沒有,嗯,男人比較了解男人。

在這麼的一個時候,這不,門簾就這麼的被扒拉開了!

一道身形豎立在了門口,對方給人的感覺,五大三粗,氣場十足!

一看就是這麼的不好招惹不好應對的這麼一種樣子。

對方的雙眸,那可是這麼的直不楞登,直勾勾的盯着葉浮生看着。

要想將始作俑者被辨認出來,不困難,帥,很帥!這就是下屬的回答。

東方人的面孔,長得很帥很有氣質,這一看就是讓人有點羨慕嫉妒的這麼一種感覺,嗯,就是你了。

所以,第一時間這金德勝就鎖定了誰是葉浮生。

葉浮生這麼的就被一個人給盯着,那心情自然是不可能好了,這個神經病是上門來盯着他看的,是么?他不需要對方盯着他看,完全不需要。

葉浮生已經是站起身來了,這不,他的雙眸可真的是虎視眈眈的盯着這金德勝看着。

誰怕金德勝是誰的事情,嗯,葉浮生是肯定不怕對方不將對方當做是一回事的。

「少年,我你之間,那是肯定有誤會的,我給你長相面子,此刻,下跪磕頭道歉吧!」

「我也認可了你給我長相面子,那就給你一個機會,此刻此時直接就是從我的視覺之中滾蛋,我也不想跟你計較了!」

葉浮生擺手說道。

「少年,你這是想的可清楚了,一定是要招惹我,是吧?」

「我不是要你滾蛋了么?你是不是聽不懂人類的語言?你跟我裝呢,是吧?」

「少年,我不會是給一個人太多的機會,我也不會是給你太多的機會,此刻,你要是還這麼的跟我瞎鬧下去的話,你就沒有了機會。」

「哦哦,我也不要機會啊!」

葉浮生說道。

金德勝的右手已經是抬起了,手指頭,那更是攥緊之下就變成了拳的狀態。

這一刻,這是做好了擊打的準備,但是,他想再一次的給你一個機會,只要是你這麼的好好地跟他來對話,他是可以不打你的,而,你要是這麼的一直的是作死下去的話,他的攻擊,不會是留餘地的,絕對不會。

然後,這葉浮生是正眼多看對方一眼,將對方當做是敵人來看待,是么?

不可能!

絕對不可能。 薛曉寧之事就算他說清了,但王氏滅門案他並沒有完全洗清嫌疑,當然了,當初韓少卿也並沒有確鑿證據將他治罪,只是懷疑,王傳霖在他們對他下手前先聞風而逃,便坐實了畏罪潛逃,如今他主動回來辯駁,那畏罪潛逃便不成立了,回到最開始的問題上來,韓少卿只是因他是王家前任家主之子,與王家現任家主有奪家業之仇,又多次夜探王家,才懷疑他是兇手,別的證據也沒有。

皇帝讓人先將王傳霖收監,關在哪兒也有爭議,陸煥之想把他關在刑部大牢,大理寺卿覺得刑部應該避嫌,應該關在大理寺天牢才是,陸煥之說王傳霖回京途中被截殺,若是在別的牢里,他不放心。

「陸尚書這話何意!難道懷疑是我派人截殺他不成?」

陸煥之說他沒這個意思,只是案情查清之前,王傳霖還是他的手下,他有責任保護他的安危。

兩個刑獄長官在朝堂上吵吵嚷嚷,皇帝讓他們都閉嘴,把王傳霖關到宮裡,讓禁軍看守,也讓太醫給他治傷。

陸煥之看了眼蕭錦麟,陳欽南在禁衛軍之中當差,希望蕭錦麟能知會一聲,讓禁衛軍保護好他。

蕭錦麟本就因前事對薛曉寧不滿,陸家父女如此護著這人,他心裡憋屈,但也知道薛曉寧出事陸煥之討不了好,陸煥之若是丟官,阿離身份就差了,出孝后還怎麼和他定親,也只能應下了。

禁衛軍押著薛曉寧往雨花閣去,他是外男,不能進後宮,前廷又實在沒有關押之處,只能關在前朝後宮交匯處的雨花閣。

沈書玉帶著宮人在逛御花園,看到禁衛軍押著一個衣衫襤褸的人走過,禁衛軍看到她停下來行禮,沈書玉說免禮,仔細看了眼這人的面容,這一眼就呆住了,是他!

「這是做什麼,此人是誰,你們帶去哪裡?」

薛曉寧原是低著頭行禮,後宮女眷外男不能直視,但聽到這個太子妃熟悉的音色,他忍不住抬頭,是她!

禁衛軍簡要提了兩句:「此人是一樁殺人案的嫌犯,陛下將他關押到雨花閣。」

殺人嫌犯?他是那樣光風霽月的俠士,怎麼可能是殺人犯呢?

沈書玉還想問什麼,先忍住了,讓他們走,他們走後她讓宮人去打聽,前頭髮生了什麼,殺人嫌犯不關到牢里,為何要關到宮裡呢?

這件事情在京城鬧得沸沸揚揚,宮裡自然也知道,沈書玉聽了宮人彙報才知道,原來他是陸煥之手底下的探子,常住陸家,難怪他說他對京城各家的情況都很清楚,難怪他猜她的身份時,把京里幾個郡主篩了個遍,唯獨沒有猜陸離,他和陸離很熟吧。

清茹姑姑道:「這個人的罪名如果坐實了,陸尚書也難逃罪責,陸尚書若是落馬了,慧陽郡主自然嫁不了六皇子了。」

這對沈書玉是好事,可是那個人,她怎麼能不救呢。

沈書玉去皇後宮里請辭,說她想回娘家一趟,皇后問她不年不節又回娘家幹嘛,沈書玉在腦子裡轉了一圈,說很快就是祖母的生辰了,不是整生辰,不會大辦,生辰那日她回去又怕人多排場大,給家裡添麻煩,她想著提前幾日回去向祖母祝壽。

皇后早習慣了沈書玉各種理由回娘家,同意她去,但不許在外頭過夜,畢竟是東宮的女主人呢。

沈書玉得到懿旨就火速出宮了,頭一回出宮不去公主府而是直奔國公府,沈家沒有準備她突然來了,開了大門迎接。

白日里英國公和沈書君都在上職,沈書玉讓人去把他們叫回來,她有要事相商。

沈家女眷看她如此急迫,還以為是太子出了什麼事情,英國公祖孫兩也是如此想法,急吼吼趕回來,結果沈書玉只是讓他們幫著救人?

「你昏了頭了!那薛曉寧是否冤枉,與你何干,你湊什麼熱鬧!」

沈書玉說當然有關係,「他是我的救命恩人!」

她把那日出去遊玩被毒蛇咬傷的事情說了,當時因為怕壞了名節,就沒有說起此事,如今看到恩人落難,她如何能不管。

「他俠義心腸,怎麼可能睚眥必報滅人滿門,退一萬步來說,就算是他乾的,他救了我一命,我也定然要救他的。」

英國公看了眼沈書君,讓他說,沈書君無奈,向妹妹陳述利害,「這是搬倒陸煥之的好機會,陸煥之上任刑部尚書以來,沒少和咱們家對著干,如果陸離嫁給六皇子,他們夫妻倆勢必要和你和太子分庭抗禮,陸煥之也要和咱們家公然對立,大局當前,那些個人恩怨就先放放吧。」

沈書玉說這不行,「想搬倒陸煥之還有別的法子,就是不能冤枉他!」

英國公沉聲道:「太子妃!你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為了一個外男奔走,是你該做的事情么?」

沈書玉瞳孔縮了一下,心裡一瞬發虛,好像什麼事情都逃不過祖父的眼睛啊,但無論如何,那個人他是要救的。

「祖父也知道我是太子妃,你們若還當我是家中一份子,若還愛重我幾分,就該聽聽我的想法,於公於私,我難道還不能和你們平等對話?」

英國公道:「外頭的事情你懂什麼,官場之事牽一髮而動全身,我們又豈能說救就救。」

「你們救不了我去救,我這就去找父皇陳情,求他放過薛曉寧。」

沈書玉說著抬腿就走,英國公叫住她:「回來!你瘋了!」

沈書玉哼了一聲,滿臉不服氣,還是以前那個驕傲的郡主,但沈家人知道,她是真幹得出這種事的,她不知道什麼大局,只知道隨心所欲做事。

她若還是郡主,他們把她關起來不讓她出門犯事也就罷了,可她已經是太子妃了,他們哪裡管得住她的腳步,她不怕死,沈家人怕,也只能答應她了。

沈書玉心想事成,謝過祖父和兄長,便回宮去了,英國公看著她的背影深感家門不幸,同時也考慮起東宮另一個孫女來,這個嫡長孫女實在是靠不住啊,遲早把家裡害了。

。 「不,我是哥哥,要聽妹妹的話才對。」

慕等等十分堅定地搖頭。

妹妹那麼可愛,當然說什麼都是對的,都要聽的。

「慕等等,你可是我們慕家的嫡重孫,你怎麼能這麼沒出息呢。」

慕斯衍被慕等等的話給氣笑了,他一點都不喜歡宋可人。

雖然宋可人和慕等等長得幾乎一模一樣,不過一說話,就是宋九月的翻版,伶牙俐齒,還特別諂媚,哄得慕老夫人現在對她可是如珠如寶,讓慕斯衍心裏極度不平衡。

本來一個慕等等就已經夠讓他頭疼,現在多了一個宋可人,慕斯衍覺得再這麼下去,兩個小傢伙就是要慕家繼承人的位置,說不定慕老夫人腦子一糊塗,還真敢給。

「小叔叔,你別凶哥哥啊,你說這麼多,不就是想知道,太奶奶叫爹地去書房幹什麼嗎?」

看着宋可人古靈精怪的樣子,慕斯衍一陣牙疼,這個死丫頭,心眼就是多!

「對啊,我就是想知道,那你願意告訴我嗎?」

烟花迷离伊人醉 慕斯衍忍住心裏的煩躁,露出一個自認『和顏悅色』的笑容出來。

「願意啊,只要小叔叔叫我仙女,我就告訴小叔叔。」

宋可人滿臉期待地看着慕斯衍。

呵呵,小屁孩就是小屁孩,居然叫聲仙女,就這麼高興?

「這個還不簡單,可人本來就是我們家的小仙女啊。」

「那哥哥呢,我哥哥是不是小王子?」

宋可人拉着慕等等的手追問。

「當然了,你們是我們慕家最可愛的小仙女和小王子。」

慕斯爵面帶微笑地說着肉麻兮兮的話,反正平時他在外面哄女人的時候,更肉麻的話都說過。

誰知道宋可人聽完,拉着慕等等的手,就朝廚房的方向走去。

「不是,可人,外面不是說好了……」

「你叫我什麼?」

宋可人眼神一暗,打斷了慕斯衍的話。

別看她年紀小,生氣的模樣,倒是和慕斯爵有幾分相似,頗有氣場,看得慕斯衍一下子都愣住了。

「對,小仙女,那你能告訴我了嗎?」

慕斯衍忍住心裏的憤怒,露出一絲油膩的笑容。

「不好意思,我們仙女是不能隨便泄露天機的,你要是想知道,自己去問太奶奶好了。」

宋可人說完這話,朝慕斯衍翻了一個嫌棄的白眼,就帶着慕等等,大搖大擺地消失在慕斯衍的視線之中。

「宋可人,你特么……」

慕斯衍氣得想要發火揍人,可是看到老夫人身邊的彭媽,一直在暗中觀察自己,只能咽下想要罵人的話,一腳踹在了旁邊的茶几上。

結果茶几堅硬無比,慕斯衍沒踢碎茶几,倒是把腳指頭給踢腫了。

「怎麼回事,這茶几怎麼這麼結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