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other

葉臨天剛回到東州,就得到了這則消息。

。 任岩很快就把喬千靈叫了進來,看喬千靈那樣子,似乎瘦了一圈。

楊晨軒問道:「這些日子不好過吧?」

喬千靈終究還是一個女孩,聽到楊晨軒這話雙眼就有些濕潤,她終究只是一個剛出來工作沒兩年的女孩,還沒有在這個社會上鍛鍊出一顆強大的內心。

不過,喬千靈還是倔強地說道:「老闆,我還能接受,我覺得我自己沒有做錯什麼。」

楊晨軒微微一笑,說道:「你能接受就好,你今天所受的委屈,以後你就會覺得,這些其實都不算什麼。」

「這些日子也算對你的一個考驗,等一下你就去做一下工作交接,我另外給你安排一個工作。」

喬千靈愣了一下,問道:「老闆,那……那我去哪個崗位?」

「去速達物流園,做人事部經理。」楊晨軒看着喬千靈說道:「你的表現很不錯,但有一些方面,還需要磨鍊,你過去以後多學多看。」

喬千靈有些不敢置信,楊晨軒居然會提拔自己做經理,要說不想升職那是騙人的,喬千靈原本想着,自己把事情做好了,楊晨軒最多就是給自己一些事情管,沒想到直接讓自己負責一個部門。

喬千靈反應過來后,趕緊道謝:「謝謝老闆,我一定會努力工作,不會辜負您對我的期望。」

楊晨軒說道:「那就好,不過有些話我也要跟你說,我對人事部經理的要求,你目前的水平是達不到的。」

「我破例讓你去做,主要有三個原因,首先,就是缺人,物流園那邊馬上就要開始營業,所有的事情都必須要運轉起來,人事部沒有一個人管不行。」

「其次就是任總給你說了好話,他對你的能力是一再肯定。」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就是這次你沒有鬧情緒,就算你覺得自己委屈,也一直堅持完成好自己的工作。」

「按照正常的情況,我至少要繼續觀察你半年才會把你提上來,但現在因為第一和第二點原因,我提前把你提上來了。」

喬千靈點頭:「我明白的,我參加工作的時間還不長,很多事情還沒有經驗,但我以後一定會努力學習,讓自己達到老闆的要求。」

雖然這些話有一些形式主義,但楊晨軒對喬千靈的態度還是非常滿意的,而且估摸著,以喬千靈的性格也確實會努力的去適應、學習。

楊晨軒說道:「好!任總,你去和柴經理說一下,安排一下喬千靈手裏工作的交接,等一下喬千靈就跟我走。」

「好的!」任岩心裏也替喬千靈高興,立刻帶着喬千靈去找柴宏闊。

工作交接的事情,說簡單其實也簡單,畢竟喬千靈的工作,以前是有人做過的,有人上手就能做。

不過,所有的工作交接完,還是用了兩三個小時,一直到中午吃飯的時候才交接完。

楊晨軒也沒有在工廠吃飯,開車帶着喬千靈去外面吃了一個便餐。

不在工廠吃飯,那是楊晨軒懶得和工廠那些領導客氣,雖然風氣的問題整改的效果還不錯,但很多人說話就習慣了,說起話來,總感覺有些刻意。

楊晨軒不太喜歡這樣,所以帶着喬千靈去外面吃。

下午兩點,楊晨軒帶着喬千靈直奔速達物流園,這時候的速達物流園一期工程已經完成,物流園在做最後的清理。

物流園第一期就包含了一棟三層的辦公樓,所以辦公還是有的,但一起沒有宿舍、食堂,物流園是包吃包住的,所以這些都在外面租的房子。

楊晨軒直接去了辦公樓,在這裏楊晨軒也有一間辦公室,但很小,只有十幾個平方,反正他也不經常來,這個辦公室也只是一個擺設。

張玉琴已經開始正式接手管理,劉洪玉也已經過來。

現在物流園的架構基本就是張玉琴掌管全局,蔣和生跟在她身後學習,拿了一個副總的職位。

下面財務部經理王永道;運輸部經理呂康裕;倉庫管理部經理牛田發;採購部經理劉洪玉;人事部經理喬千靈;行政部經理龔志華;業務部經理,暫時由蔣和生兼任。

牛田發和龔志華是從劉彪哪裏挖來,就這些日子的表現,張玉琴對他們兩個人評價還是很高的。

但楊晨軒最中意的其實還是呂康裕,上次出亂子,呂康裕表現出來的能力,讓楊晨軒非常讚賞。

楊晨軒敲了敲張玉琴的辦公室門。

挽子青丝 「請進!」張玉琴的聲音傳來。

楊晨軒推門而入:「張姐,上次答應你的人事部經理給你帶來了。」

張玉琴抬頭,看了看喬千靈,有些驚訝,畢竟喬千靈看起來年齡不大,尤其是喬千靈的長相就是比較甜美的類型,幸好她個子比較高,應該在一米七左右,看起來還有氣勢一點,要是她身高只是一米六左右話,那就是典型的蘿莉型了。

喬千靈壓抑著內心的激動,穩重的打招呼:「張總,我叫喬千靈,您叫我小喬就好!」

張玉琴點頭:「小喬,以後這邊的人事就交給你了。」

「張總,我會盡量把工作做到最好,配合物流園運作的。」喬千靈說道。

這次張玉琴反而愣了一下,他接觸的人,大多都是學歷不高的人,其中很多人都是能力很強的,比如呂康裕,就能力特彆強,就連楊晨軒都很看好,加上如今的社會環境,大家說話不管說話是直接一點,還是婉約一點,都比較「樸素」,不會像喬千靈這樣說,至於『配合工作』這樣的詞,張玉琴還是很少聽到的。

張玉琴忍不住輕輕一笑:「我看出來了,小喬你是一個高材生。」

喬千靈謙虛的說道:「我還要跟張總以及公司的前輩多學學,讀書其實並不能讓我的管理能力有提升,公司很多前輩都是參與管理多年,有豐富經驗的,有了這些經驗,我們才能更好的應對各種狀況。」

張玉琴連連點頭:「這話說的在理,我也接觸過一些大學生,說實話,有一部分我很佩服,說話井井有條,有理有據,工作能力也很強。」

「但有一部分人,有個大學文憑就膨脹了,本事沒多少,還看不起人。」

「小喬你是我看到的第三類,也是我最喜歡的。」

現在的大學生很稀有,不管你能力怎麼樣,畢業以後總能拿到一份不錯的工作,讓很多人羨慕,但大學生大部分都在體制內。

而體制外,高學歷的人比較少,大多都是低學歷人群,這一群人都是在社會上摸爬滾打,真刀真槍拼出來,他們沒有學校的知識。

但這一群人中,混出來的人都很厲害,能用最樸素,甚至滿嘴罵人的話,說出最內核的東西,這一群人可能看着粗鄙,但他們解決事情的能力、管理能力卻超強。

不過這些人的能力來的也不容易,一個成功的人後面,是無數普通人的失敗。

張玉琴就是這群人之一,她懂人情世故,知道人外有人,管理能力很強。

說一句不客氣的話,就張玉琴的管理能力,絕對能秒掉大部分高學歷人群,沒有這個能力,她也不能有現在的成就。

就好像柳思明、周友路、陳正東、廖同軍、柳樹村、王自健甚至是周全這些人,都是學歷不高,但隨便拉一個人出來,能力絕對是超群的。

楊晨軒說道:「你們兩個就別說客套話了,張姐,你給她安排一下,然後儘快進入工作狀態,過幾天就要正式開業了。」

。 喻晉文神情淡淡,「不知道。」

便從洗手間走了出去。

傅彧火速地洗漱完,從洗手間追出來,手不停地刷著新聞,不由咋舌。

「這麼大的陣仗,一夜之間就讓秦氏集團覆滅了,除了南頌親自出手,誰還有這麼大的能力跟魄力?」

傅彧嘟囔著,「媒體到的很快啊,連北城的幾家媒體都趕到了……」

他驀地抬頭,看向坐在病床上喝水的喻晉文,眯了眯眸,「這事,不會你也跟著參與了吧?」

喻晉文喝了口水,音色清淡,「加快了一下進程而已。」

「……」

傅彧默默在心裡「靠」了一聲。

南頌和喻晉文這倆人同時出手,加在一起比黑無常和白無常還厲害,難怪秦文軍會受不住,一命嗚呼。

*

南氏集團董事長辦公室。

顧衡站在辦公桌前,對半躺在老闆椅上的南頌低聲稟告著目前的近況。

「我派人去醫院問過了,秦董事長確實是心梗猝死,搶救無效,人就這麼去了。」

他將秦文軍的死亡診斷報告放在南頌的辦公桌上,南頌沒接,閉著眼睛躺在那裡,又問:「樓體塌方是怎麼回事?」

顧衡聽出她聲音喑啞低沉,心頭一緊,知道boss肯定要問,也早就打好了腹稿。

「樓體塌方純屬意外。其實南嶺那個工程,咱們之前勘測過,地基非常不穩,那一片地都不適合建居民區,所以競標的時候咱們就沒搶。」

顧衡道:「秦文軍還當他撿了個大便宜,中標后就急急忙忙地找工程隊蓋樓,想趕緊收回一波錢來,之前就出現過倒塌的情況,可他沒當回事……」

沒當回事的結果,就是現在出現了大面積的倒塌,有關部門現場勘探過後,說是地基不穩,建築材料嚴重不合格導致的樓體塌方。

五傷兩死,這麼嚴重的後果,就算秦文軍沒有暴斃,也要承擔刑事責任。

南頌聽了半天,淡淡擺手,制止了顧衡的解釋。

「行了,不用解釋這麼多,我知道你不是急功近利的人,也不會拿人命去開玩笑。」

她親自帶的人,人品如何,她心裡清楚。

顧衡日前部署的一切,都足以讓秦氏集團破產,不差這一樁,只能說是他們多行不義必自斃。

聽到南頌這麼說,顧衡心裡才略鬆了一口氣。

讓秦氏集團破產是小事,但人命關天是大事,他跟了南頌那麼久,南頌能接受什麼,不能接受什麼,他心裡門兒清。

商戰可以不擇手段,但一切原則和底線的東西,南頌不允許,他也不會去碰。

南頌又問,「秦夫人那邊,又是怎麼回事?」

「哦,這是我安排的。」

顧衡老實交代,去北城的時候他跟南頌說過,秦夫人默許弟弟在外面放高利貸,結果背上了人命官司的事。

「之前她弟弟王軍把所有的事情都攬在了自己身上,把秦夫人擇的乾乾淨淨,她才沒有進局子,可經警方進一步調查,王軍在外面註冊了兩家公司,背後控股的都是他姐姐,也就是秦夫人王晴,王軍知道自己背上命案可能要槍斃,這才嚇尿了,為了減刑,突然改口,說這一切都是王晴指使他乾的。」

顧衡道:「兩家控股公司的事是我讓人查出來,舉報給警方的;王軍這邊的律師,也是我們的人。」

南頌這才睜開眼睛,朝顧衡看了一眼,緋色的唇,微微開啟。

「顧衡,你現在,不簡單啊。」

顧衡:「……」

這是誇,是罵啊?

*

「這些事居然都是顧衡去做的?」

傅彧收到最新情報,整個人都不好了,掛掉手機,他對喻晉文道:「南頌的助理,不簡單吶。」

「米國頂尖大學的金融高材生,能單純到哪去?你以為他只是個小助理?」

喻晉文從來沒低估過顧衡。

準確地說,他從來沒有低估南頌身邊的任何人。

「我知道能留在南頌身邊多年,還被她選為妹婿的肯定不是一般人,但沒想到他手腕真是挺厲害,這快准狠還真是南頌帶出來的。」

傅彧嘖嘖稱讚,「南頌也是厲害,敢這麼放權給底下人,看來這是要把他往管理層培養了。」

南氏集團高層會議。

與會人員,都是南氏集團的骨幹和股東,所有的高層都在這裡,目光炯炯地看著南頌。

他們幾乎都是一夜沒睡,一大清早被通知開會,卻是精神抖擻。

時隔三年,又有種要打仗的感覺了。

令人心潮澎湃。

「昨晚的新聞,大家都看到了吧?」

南頌坐在首位上,面前擺著一杯不加糖的黑咖啡,冒著熱氣,苦得很,卻令人清醒。

眾人紛紛點頭,「看到了。」

秦氏集團囂張了三年,終於宣告破產,真是眼見它高樓起,眼見它高樓塌,一個時代結束了,另一個時代,馬上就要開啟。

「廢話我不多說了,大家心裡都有數。」

南頌聲音還是透著啞,又緩又慢,但坐在這裡,就是有如定海神針般的存在,令人心安。

蔣凡坐在她左手邊的位置,看著這樣子的南頌,滿眼都是光,都是崇拜。

他覺得,她越來越有已故南董的姿態和沉然了。

「秦氏倒了,留下了一個爛攤子,都說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想分一塊駱駝肉的公司多得很,而我,只有一個要求。」

南頌威嚴的目光淡淡環視下方,「爛了的駱駝肉喂到嘴裡我都不吃,可好的駱駝肉就算吃到別人嘴裡,我也要搶過來。明白嗎?」

眾人心神一凜,不由支棱起身子,面露喜色,齊齊應道:「明白!」

市場部總監摩拳擦掌,「受了秦氏三年氣,這『落井下石』的機會我可不會放過。終於能撒開膀子大幹一場了啊!」

眾人正要跟著起鬨,顧衡用拳抵唇輕輕咳嗽了一聲,會上頓時鴉雀無聲。

「過去三年我不在,讓大家受了不少委屈。」

南頌喝了一口咖啡,繼續道:「接下來,我要去海外考察一段時間,在此期間,集團內的大小事務,都交由蔣總和顧副總代理。」

眾人紛紛鼓掌,向升了職的蔣凡和顧衡道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