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other

蘇晨點了點頭,他轉身走了兩步后停了下來:「我可以救你,但你以後需要答應我三個條件明白嗎?」

林瑜然還保持著清醒,聲音清冷道:「可以。」

聽到林瑜然痛快答應,蘇晨滿意一笑。

這個女人不蠢。

十分鐘后,蘇晨再次返回,林瑜然已經暈了過去,身體溫度非常高。

蘇晨蹲在她旁邊,查看她的情況。

手剛觸到她的身體,就感受到滾燙的溫度。

同時,林瑜然身體扭動著,手也摸向蘇晨。

完全的下意識行為。

蘇晨嚇了一跳,緩緩搖頭。

思考了一下,蘇晨將裝著生理鹽水的燒瓶放到地上,然後灌滿針筒,扎在了林瑜然的胳膊上。

「嚶……」

林瑜然嚶嚀一聲,臉色異常紅潤。

幾秒過後,她睫毛微顫,睜開了眼睛。

她臉色羞紅,剛剛她好像發出了什麼不得了的聲音。

琳仪 蘇晨卻面色平常:「好了?」

林瑜然深吸幾口氣,點了點頭:「好了。」 季歆月是腰酸背疼中醒來的。

她萬萬沒想到,這個老男人戰鬥力那麼強悍,不是說女人越老越厲害,男人越老越慫嗎?

而且誰能想到,平日里嚴謹規矩的男人,被她偷親一下都要面紅耳赤一本正經訓斥,可在床上竟然能把自己折騰的夠嗆。

她其實猜得到,陸昭作風很正,這些年一直喜歡唐柒柒,不可能對男女關係亂來。

聽聞娶了凱瑟琳,也是意外一次,這「意外」就讓人有些耐人尋味了。

她不用深究,也猜到發生了什麼。

陸昭三十多歲,誰敢相信他對男女感情的態度十分純情。

純情到什麼地步,簡直就是青春期的少男少女,牽個手私底下說說話,都能面色漲紅跟做賊一樣的那一種。

他的理念就是……

不娶回家,自己就算憋得有問題,那也得死忍著!

更別說去外面孟浪,找女人行床笫之歡。

而季歆月的存在,真的是衝擊陸昭的底線。

畢竟這些年一直都是女追男。

一個字,難啊!

畢竟唐柒柒的心壓根不在自己身上。

四年了,也不算難啃的骨頭,他硬是被自己骨子裡的原則,逼得一口沒吃下。

季歆月想到這,還是挺稀罕陸昭的。

以前是環境壓迫著他,他不得不採取了很多見血的手段。

但如果陸昭有的選,應該不會將自己至於如此狼狽的境地。

他不後悔嗎?

他不煎熬嗎?

但,能有什麼辦法呢,過去就過去了。

季歆月算是反其道而行。

雨伊 就賴著。

你臉皮淺,我就厚一點。

你作風正派,我偏要拉拉小手親親臉蛋,搞一搞突然襲擊。

她也有羞恥心啊。

但男未婚女未嫁,還能看得出大叔對自己有好感,自己也喜歡,還要那麼矜持幹什麼。

兩人的情況多多少少像秀才遇上兵,有理說不清。

陸昭這個人適合細水長流的貢獻,他心裡已經有一個小缺口了,自己在暗地裡默默地鑿呢。

但口子鑿的實在是太慢了,磨得小丫頭的熱情都沒了,季歆月就想開溜了。

這下好了,她一走,就好像哐當一下在河提上砸了個大窟窿,那感情就止不住的泄了出去。

陸昭敢指天對地的發誓。

今晚在清醒的狀態下要了還沒有明確確定關係的季歆月。

他發誓,這種孟浪行為只此一次!

要是再來,他都想揮刀自宮。

下半身一點定力都沒有,太特么丟人了。

畢竟,他之前是育人子弟,思想不古板,但也極其慎重的對待女孩子的清白和婚姻大事。

醒來,季歆月就感覺到自己被一雙結實的臂膀圈著,小小的身體彷彿嵌在他的懷中一般。

她不敢亂動,因為她察覺到他還醒著。

那麼囂張的灼熱,她到現在還懼怕著呢。

他也意識到季歆月醒了。

臉頰漲紅,想到了昨晚的事情。

「我……我……我……」

我娶你三個字,就是說不出來。

因為結巴。

聲帶、牙齒、嘴巴……彷彿都在和他作對。

越急越吐不出完整的話。

三十歲,在感情上就是個愣頭青!

。 玄雷煞仙身受重傷,想要逃離,卻是被死死纏住,更是不斷被攻擊,強盛的生命力在逐漸衰弱,甚至若非有着玄雷金印的守護,早已隕落。

這一次,天靈眾人或者說是秦楓鐵了心要斬殺對方一名高級靈仙。

秦楓暗中摸出吞龍神鷹鵰像,若是需要,他只得祭出此物,拼着再度損傷也要擊殺對手。

所幸,玄雷煞仙沒有其他底牌,只得依靠那方印即玄雷金印,卻抵擋不住乾坤鼎與軒轅劍,被不斷擊殺,漸漸走向末路。

「呃啊!」玄雷煞仙發出不甘的咆哮,最後時刻,他作出艱難抉擇。

玄雷金印發出刺眼的光芒,狂暴的雷霆傾斜而出,下一刻他的血肉、靈魂與靈體轟然破碎,融為一團,化為一道雷光衝破阻礙閃掠而出,落向西方,竟是想要以此涅槃重生。

秦楓眉頭微蹙,旋即釋然。

雖然沒能徹底殺死對手,被其逃脫準備涅槃,但至少當下不再成為威脅,為這場戰爭贏得了時間,等他想要重生並恢復現在的修為,需要漫長的歲月,而且還要避免中途夭折。

秦楓奪下玄雷金印,扔入乾坤鼎中鎮壓,準備收為己用。

天魔冥仙早已開溜,根本不敢再戰。

而其他靈仙也紛紛撤退,皆心驚膽戰。

這一場,天靈佔據優勢,而且可以說戰果斐然,只是想到對方還有兩名高級靈仙在後方隨時可能出現,便沒法輕鬆。

秦楓與段天仇無力追殺,剛才一戰對他們而言並不輕鬆,消耗極大。

此戰落幕,天靈大軍氣勢更盛,向對方發起了陣陣猛攻。

翌日,秦楓恢復了力量,帶着天靈眾仙主動出擊,試圖將天魔冥仙一併擊殺。

卻沒想到瀝梟與鬼虎出現在了那裏,他們竟是趕來了。

瀝梟二人再加上天魔冥仙,足足三大高級靈仙,壓得天靈喘不過氣來。

對上這三人,唯有秦楓出戰,所幸瀝梟與鬼虎皆是幻靈修,而秦楓本身也是幻靈仙,又有玄魂戒相助,足以抵禦對方的幻術,令之效果甚微,使得瀝梟二人的實力大打折扣。

但幻靈仙更可怕的手段是將幻境變為真實,以靈仙之力實現虛實之間的轉換。

二人各自施展幻境,衍化為一道道魔物鬼影、一柄柄神兵利器、一處處窮山惡水,籠罩向秦楓,想要將之碾壓。

秦楓只是低級靈仙,對於虛幻與真實的轉換還未掌握嫻熟,所幸有着諸多強大控獸相助,足以擊潰魔屋鬼影、抵擋神兵利器、破碎窮山惡水。

一旁天魔冥仙乘着冥龍而來,來勢洶洶,展露驚人實力。

秦楓祭出劍靈體與魂煞劍,試圖斬龍,依靠強大的天品仙器抵擋對方攻擊。

雙方初次交鋒便打得熱火朝天,撕碎了天地,破碎了空間,令得雙方大軍都看得目瞪口呆,心悸不已。

秦楓以一敵三,成功擋下對方三大高級靈仙,令得天靈眾人稍稍鬆口氣。

如此一來,對方三人便不敢分開襲擊,不然將被秦楓一一擊破,而只要三人在一塊,便無法對天靈大軍構成威脅。 她往樓下走,準備去吃點飯。

樓下飯桌上只有陸子寧,陸子遠和陸子恆。

「大哥吃好了嗎?」

陸安安下意識的問了一句,目光看向了陸子楚的作為,發現陸子楚碗裡面的米飯似乎沒有動過。

這是吃好了還是沒吃好?

陸子寧搖搖頭,道:「大哥今天好像有點不對勁,只喝了兩口湯就上樓了。」

「大哥是身體不舒服嗎?」

陸安安眉頭緊皺。

「我探過大哥的額頭了,沒有發燒。」

「那大哥怎麼不吃飯呢?」

陸安安有點想不明白,準備晚點去大哥房間里問問。

「對了,有件事情忘記說了,今天在醫院的時候碰到三叔陸天明了。」

陸子寧忽然想到了什麼,不禁提了一句。

陸子遠和陸子恆兄弟兩個對視一眼,陸子遠搖搖頭,道:「不認識。」

雨伊 陸子恆看了眼陸子遠一眼,問道:「他回來了?」

「是的,回來了。」陸子寧緩緩開口。

陸安安滿臉疑惑,她腦子裡就沒有關於陸天明的記憶。

「安安不記得了嗎?」

陸子寧見陸安安一點反應都沒有,不禁問了一句。

陸安安默默無聲的搖頭。

沒有任何的印象。

「當初公司欠債,大伯和三叔為了跟咱們家劃清界線對外宣稱斷絕關係,後來大伯和三叔兩家人一聲不吭的移民R國,沒想到,這一轉眼就十幾年過去了。」

陸子寧頗為感慨。

雖然那時候他還小,但也記得一些事情。

他們陸家也曾經歷過低谷期,負債纍纍,親人都與他們家斷絕關係。

這一晃眼,十幾年過去了。

陸家的日子越來越好,公司也成熟起來,他們家可以說是相當的富餘。

「咱們陸家跟他們早就沒有關係,不會想著要跟咱們分財產吧?」

陸子遠眉頭緊緊皺起來。

他並不是不記得,只是不想記得,雖然對那時候的事情不太清楚,但慢慢長大,他終於懂了到底是怎麼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