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other

血染碧空,死傷無數。

廝殺之激烈,讓人望而生畏。

這是一場奠定戰爭大陸格局的戰役,勝敗至關重要,沙場上每一位兵將都全力以赴,捨生忘死的拼殺。

楚帝更是以一敵三,立於不敗之地,一柄戰戟揮舞的行雲流水,每一道攻擊都讓李玄霸,扶蘇,李承乾肝膽欲裂,不敢相信天下還有如此妖孽。

距離靈霄城之戰結束,楚帝已有半年時間不曾出手,今日一戰,為了楚國,為了自己,也為了數千萬子民。

楚帝在所不惜,一戰定生死,但在他心中這場戰役,只能勝,不可敗。

「扶蘇,往昔玄天城內,朕饒你一命不死,前些時日你入城刺探軍情,朕以禮相待,你可知為何?」

「哈哈,那是因為你每一次出現,都會給朕帶來好運,要不是因為你入城刺探軍情,朕不會先到神龍神會晤只是幌子。」

「正是因為如此,風沙灘爾等才會遭受楚軍的伏擊,是你一步步將四國大軍帶入朕的圈套中,今日四國大軍必敗,這一切都是拜你所賜。」

「你說,朕該如何感謝你?」

楚帝之言意在誅心,雄渾聲傳開,李承乾,李玄霸臉色陰沉至極,目露殺意的注視著扶蘇。

「楚帝信休要口雌黃,此戰四國大軍必勝,孤今日誓要將你斬殺!」

扶蘇在這一瞬間有些恍惚,楚帝的聲音一直回蕩在他腦海中,好似揮之不去的夢魘一般,好像四國大軍的戰敗都是他一人所為。

「不!」

「孤,不可能讓四國大軍戰敗,楚帝必須死!」

扶蘇目眥欲裂,怒不可遏的瘋狂咆哮,一柄青銅劍快似游龍,密不透風的劍海向楚帝身上籠罩過去,同時他周身上泛起縷縷火焰之芒。 山林裏面的獸吼聲此起彼伏。

住在離山林不遠處的村民們開始人心惶惶。

直至現在,危機迫在眉睫之時,才有那麼幾家農戶試圖離開。

然而又猶豫不決,想要詢問其他鄰居的意見。

一時之間,卻只在猶豫中,繼續等待着即將到來的命運。

而起碼有半數的人,為了保衛家鄉,或是跟在白季身後、或是自己對於自家的田地、房屋做出了一定程度上的保護措施。

對於大部分人來說,田地就是他們的命。

莊稼一年一熟,今年的莊稼被毀了,今年他們就得喝西北風。

田地沒了,他們的命也就沒了。

可是,山林中那似乎逐漸開始連成一片的獸吼之聲,讓不少人徘徊在老石家的附近。

白季是最先告訴所有人這個消息的人。

白季也是在王朝和十三幫的人走後,唯一一個有力量且願意留下幫助他們的人。

從他這裏,他們期待能聽到一些可以慰藉他們心靈的安慰。

不過白季沒有給他們這種期許。

保持緊張就挺好。

對於來襲的獸群,他也沒有太大的把握。

之所以願意讓庄內武者來此,也是出於盡人事的想法。

能救多少救多少,哪怕是最後不敵,也可以護得一些百姓撤離。

而且山莊內的武者也需要一場血戰來激發他們的心氣。

大到戰爭,小到個人比斗,都需要一場場的勝利,來印證自己的成色與想法。

領軍者如此,單體也如此。

上次由江湖人士組成的戰陣,面對平西王大軍一擊而潰,或多或少地對他們造成了一定的打擊。

即便後面的霧海人再次打出了山莊以及白季個人的威風,然而畢竟不是他們自己親手打敗的敵人,難免會對自己有些懷疑。

有時候,背叛一個人,未必是因為不信任頭領,更可能是因為自知自己的能力配不上他們的頭領。

白季需要讓山莊的武者打出自信。

獸群就是一個極好的歷練對手。

其次,山莊的大規模行動,可能讓自己的四方梟雄的成就或多或少的有些進展,這在白季一開始的意料之中,如今也算是印證了想法。

以及自己成就商店裏面多出的「戰爭指令」以及「戰爭之靈」的兌換,也讓山莊武者的出擊不至於空手而回。

戰鬥經驗、獸性精魄等的獎勵,對白季、對山莊武者來說,都是好事。

最後,若非是王朝和十三幫共同撤離,他這個「外人」即便有心幫忙,恐怕也難以讓山莊的武者順利的來到這裏。

即便來到這裏,只是作為幫忙身份的話,無論是心氣、還是榮譽,都要大打折扣。

白季自己或許有很多個理由做出這個決定,但是對於那些混跡在江湖上的武者來說——

「利」他們暫時看不到,而「名」卻是他們可以預料得到的。

事實上,對於此刻的白季來說,還有更吸引他注意的事情。

成就商店裏面,因為「四方梟雄」的解鎖,又多出了兩個新的兌換商品——

星位(當前不可兌換):兌換后,可御使群星之力。(需掌握特定知識後方可兌換。)

符位(當前不可兌換):擁有對應星位后提供兌換,兌換后,可御使符位進行攻擊。

這是啥?

縱觀整個《武俠》,白季都沒聽過這玩意。

總不至於無中生有吧?

不過……

看名字,似乎和那神神叨叨的星守觀的人有關係。

難不成,還得自己被選中為他們的星子,獲得他們星守觀的知識,才能夠解鎖這一能力?

白季一時之間,感覺到十分的惆悵。

到目前為止,自己和星守觀的接觸,就在於曾經和劍心去過一次朱雀井宿的星守觀,並且還許了三個願望……

對了,願望!

白季回憶了一下自己許下的願望,覺得也沒完全達成啊。

……

西風郡下屬海谷縣縣城星守觀。

額頭上有一枚「鬼」字穿着一身星袍的男人對着突然出現在面前,一身白衣的少女沒有感覺到絲毫詫異,只是恭敬行禮道。

「星主大人!」

戴着一面純白面紗的少女微點皓首,目光對着鬼宿面前的如同水波般還在微微蕩漾的鏡面一瞥而過,輕聲說道。

「情況怎麼樣了?」

「紫海蘇醒了,正在擴張,我們什麼時候出手鎮壓?」

少女輕輕搖了搖頭。

「不急,苦難才會催生出更為純粹的意志。」

「可是……」

鬼宿微一猶豫,還是如實說道。

「似乎有人插手了。」

「順勢而為,由得他去。」

少女的聲音中沒有絲毫情緒。

鬼宿摸不準星主的打算,於是平靜地回道。

「是。」

……

院子外,隨着人心浮動,圍在外面的人數越加多了起來。

人一多,就更顯得浮躁。

漸漸的,白季甚至能夠聽到一個聲音漸漸統一了所有人的意見——

「讓他出來給個說法!」

游定邦從門外進來,轉身抵著門,艱難地關上。

一轉身,看着正看着自己的白季,游定邦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他們似乎想要見你。」

白季點點頭。

「我聽到了。」

看着白季沒有任何錶情的面色,游定邦感同身受地嘆了口氣。

「要不咱們就不管他們了吧?他們死活和我們有什麼關係?」

白季無奈搖頭失笑。

「你都這麼說了,我還能說什麼……走吧,出去看看。」

游定邦看着似乎沒有什麼情緒波動的白季,還是儘可能地勸了一句。

「他們也沒什麼惡意,就是對未知的恐懼而已……」

「放心吧,我還不至於跟他們生氣。」

白季笑着說道。

說罷,主動推開了大門。

最開始兩天,白季在村莊里多有出面,老石家所在的村莊中大部分人都認識他,他也見過了大部分這個村莊中的人。

而此刻,白季一出門,見到了不少的生面孔。

圍繞着古藺叢林而居的村莊城鎮不止老石家所在的這個村莊。

此刻,就有不少來自於其他城鎮和村莊的人,都圍在了老石家的院牆外。

一看到白季這個陌生的面孔,在得到本村莊之人的確認后,那些外來的人便頓時開始大聲嚷嚷了起來。

「這幾天山裏面都發生什麼了?你第一個讓大家小心從山林裏面出來的野獸,是不是你引起了山神的怒火了?」

难懂又有深意的网名 「我在這活了幾十年,都沒見到山林裏面的野獸暴動,你一來就變成了這個樣子,是不是你從山裏面偷了什麼寶物?」

「就是!要不是你乾的,你怎麼會這麼好心留在這裏?」

一時之間,白季甚至有自己正在面對採訪的感覺。

只是沒有「咔嚓」「咔嚓」的聲音以及長槍短炮,多少差點意思。

白季砸了咂嘴,決定給他們吃一顆定心丸。

「傻*逼*滾!」

7017k 第八十九章億萬富翁

新京,一汽集團!

徐總面露嚴肅之色,看着擺在眼前臺嶄新的18臺發動機,總共三款,每款6臺樣機。

徐總不由響起自己參加工作以後在一汽經歷的一幕幕,心中愈加的堅定,要強化一汽改革,一汽不改革,那麼只有死路一條。

當年他參加工作的時候,一汽的驕傲‘紅旗轎車’被下馬了,這一直都是老一汽人心中永遠的疼。

到底爲何紅旗轎車被叫下馬,有兩種比較權威的原因:

一是由於紅旗轎車可靠性不高,經常發生故障,讓幹部不愛坐。迎接外賓時,還發生過半路拋錨、剎車失靈的狀況,國際影響不好。

二是因爲當時紅旗已經遠遠落後於時代,跟國外動力強勁外觀新潮的進口車比起來,紅旗顯得老邁不堪。而且當時紅旗只允許幹部乘坐,反而地方幹部早早坐上了進口車。於是因某些因素不平衡,紅旗等不到升級改進,便因某些幹部想乘高級車的觀念而下馬。

總之,紅旗下馬官方的報道原因是”因油耗較高”,在紅旗停產後,豐田皇冠爲代表的進口車瘋狂涌入華夏,成爲幹部的座駕。

1982年至1986年共進口轎車17.34萬輛,是前32年進口的兩倍多(1950年至1981年共進口轎車7.38萬輛),其中1985年正規渠道進口轎車10.6萬輛,共花29.5億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