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other

衣着把整個人的活潑可愛,朝氣蓬勃展現的淋漓盡致。再加上不輸諸葛茜雪的容貌,讓很多男生都放掉手中的食物,觀賞著女孩子。

女孩子皺了一下眉頭,有些厭惡的捂住鼻子,看都不看李子孝一眼,轉身看向了正憂心忡忡的諸葛茜雪。

「親愛的,我好想你!」女孩子看見諸葛茜雪立馬露出微笑,伸出雙臂就要抱她。

「親愛的?」李子孝捂著肚子,感覺剛才的話好像在哪裏聽過。

諸葛茜雪見女孩子「來勢洶洶」,立馬站起身跑到了李子孝身後。

突然間一種不詳的預感在李子孝心裏冒了出來,幾乎就是下一秒的時間李子孝只感覺自己的胳膊疼痛難忍,身體在空中轉了一圈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瞿妃你幹什麼?」諸葛茜雪心疼的攙扶起李子孝,她實在是對自己這個特殊的閨蜜一點辦法都沒有。

都說兩人同行小的受罪,在李子孝看來應該是與美女同行,時時刻刻都在受罪。話都沒說上一句,自己這就渾身疼的要命。

「親愛的,這話應該是我問你才對!你的手機為什麼會在這個臭男人手裏?」

聽到這話李子孝恍然大悟,原來這個叫瞿妃的女孩子就是讓他與諸葛茜雪產生誤會的罪魁禍首。

知道這個后,李子孝可謂是怒火中燒,就是是因為她害得諸葛茜雪差點跳了樓,「你就是昨晚發來視頻邀請的人?」

聞言瞿妃立馬將手放在鼻子上,露出一臉討厭的神色,「臭男人離我遠點!」

「你早晨是不是忘記刷牙了?怎麼說話這……」

「子孝你別說……」

諸葛茜雪還沒來的及阻止,瞿妃已經一個完美的過肩摔將李子孝摔在了地上,拍了拍手又捂住了鼻子,「你們這些臭男人身上的氣味真是深深的噁心到我了,真是臭死了!」

李子孝在地上翻滾著,身上的疼痛不算什麼讓他在意的還是瞿妃的格鬥技,在肯德基這麼狹窄的行走空間里,竟能輕輕鬆鬆把一個人摔在地上,這個瞿妃看來是練過一些東西,李子孝在心裏下着定論,同時慢慢從地上爬了起來。

「比起你這不分青紅皂白就打人的好!」

諸葛茜雪學乖了,一下擋在李子孝面前,非常生氣的看着瞿妃,「我都說了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你怎麼就是聽不明白呢?」

「親愛的,我只想知道你的手機為什麼會在他的手裏!」

「在他手裏就不行了嗎?」諸葛茜雪一點也沒有害怕瞿妃的意思,反倒是李子孝和梁嫣,聽的是雲里霧裏的一點也沒明白。

「親愛的,臭男人有什麼好的?」瞿妃來到諸葛茜雪身前,一把挽住了她的手臂,「咱們不要理他了,跟我走吧。」

李子孝心裏這個鬱悶勁,心想我也沒有偷你也沒有搶你更加沒有猥褻你,你一口一個臭男人好像你多恨男人似的。

瞿妃不管三七二十一拉着諸葛茜雪就往外面走,諸葛茜雪當然是一萬個不願意,無奈她又沒有瞿妃力氣大,只能露出可憐巴巴的神情一步三回頭的看向李子孝。

不用諸葛茜雪說話李子孝也不能忍受了,瞿妃的目中無人以及嬌慣蠻橫的性格都讓人無法忍受,李子孝當然也不例外,二話沒說忍住全身的疼痛硬生生擋在了瞿妃面前。

瞿妃皺了一下美眉,抬起腿就往李子孝下面踢去。多虧李子孝眼睛好使,往後一跳躲過了致命要害,一擦額頭的汗珠,「我不管你是男是女是人妖,雪兒我是不會讓你帶走的!」

聞言瞿妃冷哼一聲,一副高傲的姿態看着李子孝,「小白臉,別以為你拿着我親愛的手機我就會俯首稱臣,我和你的恩怨不會就此罷休!今天我先放你一馬,不要擋着我和親愛的渡過這甜美的時光!」

李子孝心裏這個氣啊,窩火勁都無法言語了。在他看來自己在瞿妃眼裏就是個靠着女人吃軟飯的小白臉,而且瞿妃的語氣里充滿了濃濃的醋意。要說李子孝拿了諸葛茜雪的手機她瞿妃就生氣,這管的似乎太寬了點吧?!

瞿妃對諸葛茜雪是句句親愛的,說的別提多甜蜜了。諸葛茜雪呢則是拚命的想要掙脫瞿妃鐵鉗一樣的手,手腕都微微發紅了,瞿妃的手卻紋絲未動。

「瞿妃你放開我!」諸葛茜雪大喊一聲繼續做着掙脫,李子孝在前面也是一臉的着急,他不知道諸葛茜雪和瞿妃之間發生過什麼,但瞿妃的眼神總讓李子孝非常的不安。

梁嫣也坐不住了,KFC里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她們這裏,就算梁嫣再怎麼視而不見也不可能真的就看不見,再加上小聲的議論聲更加的讓梁嫣沒了吃飯的心思,站起身來到了瞿妃面前。

梁嫣還沒來的及說話,瞿妃率先伸出手一臉的熱情,「美女你好啊!」

「你,你好。」梁嫣被瞿妃一臉的真誠弄得有些不知所措,下意識的伸出了手。

瞿妃握住梁嫣的手用小拇指輕輕搔著梁嫣的手心兒,「美女你的手好白啊!」

梁嫣嚇了一跳急忙抽回手,一臉害怕的躲到了李子孝身後。瞿妃見梁嫣抽出手,有些失望更讓她生氣的是梁嫣竟然躲到了男人的身後!

李子孝正納悶一向大膽的梁嫣怎麼和人家握個手就怕成這個樣子,突然眼前一黑身子本能的往後彎了過去。

李子孝只看見一個黑影兒梁嫣卻清清楚楚看的真切,剛才那個黑色的影子其實就是瞿妃快速踢去出的腿,要是李子孝閃躲不及時估計現在已經滿嘴鮮血的趴在地上數掉落的牙齒了。

「瞿妃你鬧夠了沒有?我不是告訴你事情的經過了嗎!你為什麼還要過來一探究竟?不相信我說的話?」

「我只相信我的眼睛!」

「你!」諸葛茜雪指著瞿妃,半天沒說出話來。

瞿妃知道自己說的話惹諸葛茜雪生氣了連忙道歉,「親愛的,對不起是我不好你打我罵我都可以,只要你不生氣!」

「瞿妃咱們都長大了,有些事情不得不考慮清楚,我只是把你當姐妹!」

李子孝在一旁是一句話沒聽懂,梁嫣則是有些后怕的往後又退了一步,如果可以的話她真想衝出去。

「我也把你當姐妹啊!」

「你再說一遍?你什麼時候把我當姐妹了?」

「無時無刻都把你當姐妹!」

李子孝越來越糊塗了,這好好的怎麼又跑姐妹上了,一會兒是不是連祖奶奶都要出來?

「我說你們兩個是在講相聲嗎?」

「你給老娘閉嘴!」說着瞿妃一踢腿將躲閃不及的李子孝踹倒在地。

「雪兒解鈴還需系鈴人,這個死人頭再呆下去我怕真的就成死人頭了,我還是帶他走好了。」梁嫣根本不等諸葛茜雪的回答,像拖着死屍一樣將李子孝帶走了。

諸葛茜雪還想說什麼,可梁嫣已經打開門走出去了,她只能無奈的搖了搖頭看向了瞿妃……

走出KFC後梁嫣如釋重負,看了一眼玻璃門的後面,一把拽過李子孝躲到了一個樓角里。

「喂喂!」李子孝有些害怕的掙脫掉梁嫣的手,「你帶我來這裏幹什麼?」

梁嫣沒有說話,低着頭檢查起他的手臂,「又開始往外滲血了,你就是這樣的死人頭!你看不出來那個瞿妃練過跆拳道和空手道嗎?怎麼樣?她打的你疼嗎?」

一股暖流順着李子孝的心間流遍全身,被梁嫣擔心還真是少見。或許在他眼裏只看見梁嫣這一次的溫柔,又或許他們認識的時間太久了,李子孝感覺不到特別明顯的溫柔。

搖了搖頭,「不疼,其實也沒怎麼打到我。比起我,為什麼要把雪兒自己單獨扔在裏面和瞿妃談話?」

「因為那個瞿妃是同―性―戀!」

「啥?」李子孝似乎沒有聽清,又問了一邊,「你剛才說的什麼?」

茗娴 「我剛才說,瞿妃是個les!les你知道是什麼意思嗎?」

李子孝點了點頭,有些不相信的問道,「你是怎麼知道的?」

梁嫣將剛才與瞿妃握手的事情說了出來,到現在她一說起剛才發生的事情身體都在發抖,可見她是有多麼的害怕。

「也不能僅一次握手就斷定人家是les啊!」

。葉風還要說什麼,不過蘇禹擺了擺手,讓他稍安勿躁。

隨後葉風便放心了,畢竟在這裏,所有人加起來都沒有蘇禹大哥的境界高,想來自己也是做了沒必要的擔心。

最後這個異獸姑娘就帶着蘇禹向眼前的瀑布走去。

直到他們順利地穿過瀑布,留在原地的三人才漸漸的回過神來。

……

《丹道至聖》第七百九十一章小境界 眾人聞聲看去,但見衛延扶著秦楓走來。

秦楓腳步有些不穩,但是眼神中帶著一股君臨天下的霸氣,目光所過之處,無人敢與之對視。

「拜見王上!」

「拜見王上!」

一眾文官武將齊齊拜倒,呼喝聲如山呼海嘯般傳來。

秦楓微微頜首,示意眾人免禮。

「王上,您怎麼來了?」青靈公主急忙走過來,扶住他。

秦楓微微一笑,說道:「公主放心,只是一些小傷,無傷大雅。」

說話間,他看向韋熊剛和柳易等人,不疾不徐道,「聽說有人已經鬧到本王的王宮了。若是本王再不出現,那整個王宮豈不是要被人鬧個底朝天?」

「請王上恕罪!」

潘江鳳躬身抱拳。

「無妨!」秦楓抬起手,說道,「你做得已經很好了。」

畢竟以大梁如今的實力跟如影宮、楚國都有不小的差距。

而潘江鳳雖然有兵家實力,但是奈何麾下將士數量有限,難以發揮出最強實力,所以擋不住韋熊剛也是情有可原。

「你就是小梁王?」

沒等秦楓問話,柳易主動站出來了。

從秦楓一出來,他就在打量著秦楓,心裡越看越心驚:小小的梁國剛剛崛起不過數年時間,但是梁王身上卻有股凝聚天地大勢的帝王氣息。

這讓柳易很費解,莫非這小梁王修鍊過帝王之術?

可是,小小梁國根基不過三百年,怎麼可能擁有帝王之術呢?

所以,柳易決定主動出擊,先發制人。

秦楓看了他一眼,根本沒有理會,而是直接問向韋熊剛:「你是如影宮的人?柳遜為禍我通南郡城,已經被本王殺了。你有什麼意見,可以跟本王提!」

韋熊剛睥睨著秦楓,冷哼道:「哼,本長老一直都在找你,就怕你像個縮頭烏龜一樣不敢出來呢!」

秦楓笑了。

「你可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他問道。

韋熊剛皮笑肉不笑地回道:「你該不會又拿出剛才那一套說辭吧?不好意思,上一個說這話的人,已經被本長老打趴下了!」

說罷,他掃了韓燁一眼。

秦楓沒有理會,指著腳下的大地,一字一頓道:「這裡是大梁王宮,是本王的地盤,所有的事情都由本王說了算!」

「縮頭烏龜?呵呵,你未免太高看自己了吧?」

說話間,他猛然抬起頭,目光直逼韋熊剛。

什麼?

韋熊剛心神一曳:又是一位金丹境修士?

小小梁國之地竟然有兩位金丹強者,難怪行事如此張揚!

不過,韋熊剛也是有備而來,冷笑道:「你雖然有金丹實力,但是已經身負重傷,不知道還能發揮出幾成實力呢?」

「呵呵。」

秦楓笑了,示意青靈公主等人退後。

他走到韋熊剛面前:「用實力來權衡王者,是不是太過兒戲了?」

說話間,他目光直逼韋熊剛,破妄之瞳施展開來,目光直指韋熊剛的靈魂深處。

韋熊剛臉色一變,蹬蹬地後退了幾步,感覺自己要被秦楓看穿了。

好犀利的眼神!

他心裡泛起驚濤駭浪。

「韋長老,您沒事吧?」柳易作勢要扶住他。

「讓開!」

韋熊剛臉色變化數次,想不到自己堂堂如影宮長老竟然被一個弱冠少年給嚇到了,臉色自然不好看。

他一把推開柳易,目光死死地盯著秦楓,厲聲道:「哼,沒有實力,你又有什麼資格在本長老面前大放厥詞?」

話音未落,他凌空一抓,直取秦楓的喉嚨。

秦楓嘴角微掀,隨手一翻,祭出了燧皇山河印。

交織的山河之力在面前涌動,倏爾化作一條澎湃的大河,橫亘在他和韋熊剛之間。

韋熊剛登時覺得自己離秦楓有數百里遠,任憑他如何催動靈氣,卻也碰不到秦楓的衣角。

「這怎麼可能?」

韋熊剛心裡震驚不已。

「看劍!」

他臉色一變,口中劍光乍現,直指秦楓而去。

「王上小心!」青靈公主當即提醒道,「這枚劍胎被韋熊剛孕育了幾十年,早已經心意相通,威力不可小覷。」

「公主放心,在本王的地盤上,所有的事情都由本王做主。他,也不例外!」秦楓朗聲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