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other

見謝玉生還是沒展顏,她又玩笑道,「不是還有你嗎?你在我心目中才是最厲害的。」。 白季第一時間就想到了自己身上那本至今只有30%進度的《衝天劍典》。

來自於那些原住民饋贈或者自己憑本事搶來的一些秘籍,一直很讓白季心疼。

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然而讓他自己學……

白季又看了一眼如今29.9%進度的《衝天劍典》,覺得有些黯然神傷。

除非像耿青青或者許方覺那般全力傾心傳授,否則想要他習得什麼武功,那可真是天方夜譚。

而許方覺作為一個近乎名宿的武者,傳授他一個在《武俠》世界里絕對算不上一流的游龍劍術,都花了至少十來天的時間。

這還是有著系統的判定,以及自己付出戰鬥經驗的等價交換才有這種效果。

至於耿青青,作為宗師,傾心傳授。

這種待遇,舉世難尋。

況且那還只是一招,換成成系統的劍秀谷門派武學,別說耿青青有沒有這個許可權傳授……

即便她能傳,白季還不知道需要多久才能習得。

可如今,有了逆令,這些問題,以後可能就都不是問題了。

畢竟親身介入這個真實的世界,白季可不好一言不合,就要人性命。

況且好殺的爆率低,難殺的打不過。

那種有點挑戰性的倒是又有爆率又有擊殺概率。

然而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

如果可以習得那些原住民手上的秘籍,這一切問題就迎刃而解。

想到這裡,白季當即看向了自己手上擁有的兩份秘籍。

《衝天劍典》、《橫練十三太保》殘篇。

逆令和順令的價格並不固定,隨著指定目標的變化,它們的價格也會隨之變化。

將指定目標定為《衝天劍典》時,逆令顯示出需要3點成就點的價格。

而將目標指定為《橫練十三太保》殘篇時,需要1點成就點的價格。

白季微微眯起了眼睛,覺得有些不對。

作為一個不算多麼強悍的煉體功夫的《橫練十三太保》殘篇的習得難度,怎麼也不至於有作為完整武學——《衝天劍典》的三分之一吧?

或者說……

《橫練十三太保》殘篇其實只是最低要求,而成就點沒辦法分割,卻又不能完全免費?

白季思索片刻,覺得這個理由應該說得過去。

當然,也是因為如今手上的樣品不足,難以做出最終猜測。

但無論如何,白季暫時也不會輕易使用來之不易的成就點。

即便當下他可以立馬就以付出1點成就點的代價,習得《橫練十三太保》殘篇。

可一本殘篇,能夠為自己帶來多少戰力提升?

只是眼下不用,不代表成就點不好。

這玩意,是真正的核心資源!

成就點,白季不覺得有多好掙。

刷成就!

這是白季如今的腦中,唯一回蕩著的念頭。

白季又將目光放回了成就系統的四項上——

武道風流、風華物茂、神兵玄奇、四方梟雄。

這四項白季大概知道,只要在遊戲里刷過成就的玩家都知道。

按照過去在遊戲里的理解,武道風流就是到處挑戰高手,生死勝負不論。

然而在如今的白季看來,他直至今天,才解鎖了這個系統,顯然是有著一定觸發條件的。

要麼就是對手的強度,要麼是對手和他之間的差距……亦或者,自己的心態。

前兩者,似乎可以輕易地排除。

白季之前所面對的種種對手,無論是從實力,還是從差距,都要比今天的這些野猿要強。

唯一不同的,就是自己今天戰鬥時與之前截然不同的心態。

徹底放棄了策略,只以技巧應敵。

往後,如果還想要繼續在武道風流上賺取成就點,那麼多半是要秉持著這個心態。

換句話說,走上像《武俠》世界中大部分江湖武者的成名之舉——四處挑戰高手。

至於風華物茂。

其實是那些過去在遊戲里的風景黨的最愛。

世間奇景,人間珍玩。

看遍這個世界上一切的神奇瑰麗,享遍世間一切奇珍異寶。

而神兵玄奇,更容易理解。

就是收集各種神兵利器……

可之前,自己不是擁有過止殺神劍么?

為什麼沒有激活這個系統?

原因在哪裡?

難不成一定要自己親手鍛造出來的神兵才算?

至於最後的四方梟雄,卻是過去遊戲中,一些大佬才能夠完成的成就。

發展勢力,爭霸天下。

隨著領地的擴展,影響力的擴張,就會自然地完成一些成就。

白季砸了咂嘴。

忽然又覺得這個成就系統有點搞。

過去在遊戲里,似乎都只是打卡般的刷成就,放在如今他的身上,就變成了極難完成的任務。

哪一項都不容易。

白季一時間有些出神,在暗自思索著自己接下來有希望獲得的成就點。

「喂!」

一個聲音,打斷了白季的獨自沉思。

是那石家兄妹。

白季知道他們沒有走遠。

甚至在他和那群野猿戰鬥時,白季也並沒有刻意避開他們。

《武俠》世界的原住民不如玩家們玩得花,思路廣。

很難想到去和那群野猿對練,提升自己的技巧。

甚至那群野猿也不知道什麼是江湖道義,把進出山林的獵戶打成重傷,那是常有的事。

有倒霉鬼一不小心被打死了,這些野猿也是不會出來道歉的。

可白季不介意用自己的親身經歷,給這對未來的十三幫大boss提供一些可以借鑒之處。

快快的成長,快快的進步。

白季看著兩人的目光,有些火熱。

無論是出於對兩人本身所能爆出戰利品的渴望,還是企圖從成長起來的他們身上薅到可能的成就點,白季都願意見到兩人儘快成長。

大boss好啊,白季最喜歡大boss了。

無論是之前的應天玄,還是如今的這對兄妹兩。

打起壞人來,白季可以肆無忌憚地出手,而不用背負上半點壓力。

應天玄當時就可以教訓,而這對兄妹兩此刻顯然還沒有黑化,白季不好出手。

白季感到有些可惜……

不能提前給他們心裡種上一枚恐懼的種子。

而看著白季,兄妹兩人的目光同樣火熱。

走到白季面前,兄妹兩「噗通」一聲跪了下去。

「請高人收我們為徒!」

嗯?

白季瞪大了眼睛。

別啊,你們可是未來大boss啊!

你們可是邪惡陣營的頂樑柱,怎麼能拜我為師呢?

南娴 我可需要你們成長到最巔峰的時期,然而自己去割韭菜呢!

你們現在拜了我算是怎麼回事啊?

「不收。」

白季擺了擺手。

「我學藝不精,沒有本事收徒。」

「剛才的戰鬥我們都看到了,你是我們見過最厲害的人!」

石小嬋聲音清脆地說道。

白季只是木著一張臉。

「不收,沒聽到么?教不了。」

說完后,白季拔腿就跑。

可不能被這兩個傢伙纏上了,萬一對他們未來的成長之路造成什麼影響,導致十三幫boss換了人,那可是得不償失。

白季從來沒想過要主動拯救誰,改變誰。

世界這麼大,他所知道的悲慘事情多了去了,哪能上趕著去救。

況且人家願不願意,也還在兩說。

而羊群里總會出現狼。

即便白季儘可能地拉回了那麼一兩個即將踏入迷途的人,也會有新的人取代他們原本該得的一切。

救不過來的……

墮落、堅持,都是個人自己的選擇。

人沒辦法改變世界,改變別人。

可以改變的,始終只有自己。

……

看著白季遠去的身影,兄妹兩人對視一眼,神色複雜。

而在距離三人說話不遠處的地方。

之前因為交手而顯得有些嘈雜聲的火堆旁,在短暫的一片寂靜后,迎來了新的訪客。

因為無人照料,原本旺盛的火堆漸漸縮小。

而此刻,更是被一隻穿著鐵頭皮鞋的腳,一腳踢散。

火星子四濺,在空中盡情釋放著自己生命中最後的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