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other

解決的辦法也簡單餐,要麼鄭重其事的帶好足夠有誠意的禮物親自去拜碼頭,要不然就乾脆將行事攤在明面上,囂張一些也無妨。

在道上混,又是踩到同一個地界,會有摩擦是很合理的事情。同時,摩擦的也是一個相互試探對方實力和行事方式的過程,所謂知己知彼也並非只是為了百戰百勝。很多的是通過認定雙方的勢力,在各自順勢不大的情況下,以一種雙方都能接受的方式劃分對各自有力的利益和地盤,從而達到雙贏的效果。 「我不但要殺了小隊長,還要殺了你!」

何尚話音剛落,突然暴起,額頭位置突然張開一隻眼睛,白光瞬間照射到三當家身上。

天眼!定神!

打的就是三當家的出其不意。

何尚禪杖直接揚起,直取對方首級。

三當家眼睜睜的看着何尚手中禪杖的月牙刀刃逐漸放大,想動彈卻動彈不得。

刀刃斬斷首級,在青州叱吒風雲的二龍山三當家就這麼沒了性命。

至於周圍的土匪嘍啰都還未反應過來,就看到三當家沒了腦袋。

「妖怪呀!」

「快跑,去找大聖去幫忙!」

也是何尚的天眼手段太過怪異,一眾土匪嘍啰竟然一擁而散,連滾帶爬的繼續向上走去。

大聖?

何尚聽着一眾嘍啰的嘀咕聲,有些疑惑。

難道是這二龍山寨那位新來的妖物?

「任務進度已更新,當前任務進度+6%(二龍山三當家6%),當前任務總進度135%。」

目的已經達到。

至於那向著寶塔寺逃跑的一眾土匪,何尚可沒興趣追趕,頭也不迴向著山下走去。

剛走沒幾步何尚就感覺山上一道目光傳來,盯着何尚。

何尚狐疑的回過頭,沒有發現任何異常,徑直的走了下去。

……

次日。

曹正酒家。

曹正一老早就閉門謝客,準備了兩壇好酒,一條繩索和板車。

何尚、楊志、曹正和孔家兄弟五人,拉着板車和兩壇酒向著二龍山走去。

听他回来了 幾人事先說好了身份,以防說漏了嘴。

楊志是曹正的廚師,孔家兄弟是曹正的兩個小舅子。

臨近二龍山的林子裏,何尚脫去了衣物,曹正將何尚用活結的繩子綁在十字木上。

將何尚放在板車上,禪杖由曹正拿着。

楊志手拿着一直攜帶的寶刀藏在板車地下,頭戴草帽遮住自己的青印跡。

至於孔家兄弟點鋼槍太過顯眼沒有帶着,反倒是放了幾個棍棒。

孔家兄弟拖拽著捆綁何尚的馬車,楊志和曹正兩人一前一後,五人一車簇擁著向著二龍山走去。

剛剛接近關卡就看到了一眾土匪,面色不善。

拒馬上鋼索和鐵鏈捆綁加固了好幾層,每個土匪小嘍啰手裏都拿着鐵器,有人手裏還拉拽著強弩硬弓,顯然有了何尚的闖關之後,這二龍山的關卡更牢固了些。

一眾土匪小嘍啰不凡昨天守關的人,自然是認得板車之上強行闖關的何尚。

板車和四人臨近,被土匪們叫住,兩個小嘍啰飛速的跑到山上報信。

不多時,只見一人身披鎖子甲,被一種土匪簇擁著走進,聽着嘍啰們的稱呼,知曉這人正是二龍山的二當家:

鄭西。

鄭西掃了一眼板車上的何尚,看了一下眼曹正,帶着草帽的楊志和孔家兄弟開口道:

「曹老闆,你來我這二龍山作甚,我們一向是井水不犯河水,還有這大和尚是怎麼回事?」

這鄭西自然是認識曹正的,曹正的酒家就在二龍山附近,而且是林沖的徒弟,也是一把功夫好手。

「鄭二當家的,你認得我啊。」

曹正配笑着回應,指著板車上不斷掙扎,演技拙劣的何尚說道:

「這大和尚這幾天一直在我酒家裏喝酒吃菜,昨天不知道怎麼的,喝醉了不說,還不給錢,嘴裏嚷嚷着說是要去梁山找他的好兄弟,踏平你們二龍山,說是昨天中午就打殺了二龍山的三當家。」

「等這大和尚醉了,我就把這大和尚捆了起來,獻給二龍山的當家的,表示一下這些年來二龍山對我們的照拂之恩。」

鄭西聽了曹正的講述,心裏信了幾分,一巴掌拍在了何尚赤裸的胳膊上,隨後對着曹征說道:

「你倒是做了一件不錯的是,這大和尚昨天偷襲殺了我們二龍山的三當家,正愁怎麼找他呢,說罷,有什麼要求!」

曹正猶豫了片刻,緊接着說出準備多時的台詞:

「二當家的哪裏話,這大和尚就是我們孝敬你的,你要是賞臉就讓我們入了你這二龍山,你看如何?」

鄭西此時感覺到有些不對,但是看着綁在板車上的何尚又不好懷疑。

一時拿不定注意的他,讓曹正幾人稍等了片刻,獨自回山稟告。

不多時,鄭西自己帶着喜意回來,剛剛靠近幾人時,笑容收回,指了指楊志和孔家兄弟開口問道:

「這三人是什麼來歷?」

楊志約定好的沒有開口,至於孔家兄弟只是低着頭扶著板車的扶手。

曹正急忙一一解釋:

「這戴草帽的是我們酒家的伙夫,這兩個哥兄弟,是我的小舅子,三人都是仰慕二龍山許久,想和我一起加入二龍山。」

一番說辭毫不破綻。

況且鄭西回山之時也得到了大當家鄧龍的肯定,說這曹正要是入伙,完全沒有問題。

隨即帶着喜意對着曹正說道:

「曹老闆,快快進來,將這大和尚帶到寺里,大當家的說了,他要親自料理了他!」

話語間小嘍啰們得到的了命令,雖然對這個綁在板車上的何尚十分害怕,還是推開關隘,將幾人放了進來。

鄭西在前面領頭,孔家兄弟拉着板車居中,曹正和楊志一前一後,向著裏面走去。

經過昨天三當家殞命的第二道關卡,有了鄭西的領路,一行人毫無阻礙的走進。

又走了片刻,再次過了一道關卡,眾人終於看到了這二龍山的全貌、

山峰陡峭,中間只有一條路,關卡兩次都擺着滾木巨石,強弓硬弩,倒刺的竹子陣密密麻麻的擺着。

當真是易守難攻之地。

來到這寶塔寺前。

寶塔寺擁有三道殿門,最大的殿門內側中間一道鏡面似的平地,空地兩側都是木製的城牆。

武裝的像是一座堡壘。

寶塔寺殿門前,七八個小嘍啰在那站崗,看着被捆綁在板車上的何尚竟皆開口:

「你這大和尚禿驢,竟然剛偷襲殺了三當家,看看大當家的怎麼收拾你。」

板車上的何尚此時也不掙扎做聲。

一行五人一車,在鄭西的帶領下,進了殿門,走進了寶塔寺佛殿。 宇宙神系的神主說完之後,又是說道:「在天賦檢驗之前,你們可以先來一場友誼比賽。」

宇宙神系神主說完之後,就是有著一位至高神境界的神明站起來,在虛空中開闢出來了一方競技場。

「比賽已經可以開始了,你們可以按照這裡的排名挑戰,還有我身後跟著的這幾位神明也會參加挑戰。」

這一位至高神說完之後,一個榜單便是出現,上面記錄了那第一到第一百名的名字,還有其身後那幾個神明的名字。

當這個至高神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后,對著宇宙神系的神主點了點頭。

宇宙神系的神主看著如此,也是說道:「比試有四個小時,四個小時后將會開始檢測天賦。」

宇宙神系的神主說完之後,就是象徵著比試開始。

李傑看到那些排名在一百名內的神明,都是有些蠢蠢欲動,想要挑戰,但是都沒有選擇第一個出戰。

而那些跟在九名至高神後面的神明,著是一臉不屑的樣子看著那份榜單。

李傑也是發現了,這些神明在進來后,對他們這一百名神明的態度都是一副不屑一顧,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

彷彿他們就本應該俯視眾人,好像他們才是真的天才,其他的人都只不過是陪襯。

這就好像是,鮮花要用無數綠葉來襯托出他們的美麗。

這些神明一個個的都是一副高高在上傲氣十足的樣子,互相看著。

他們都是互相看不對眼,一副勢如水火的樣子。

然後其中一位長相溫文爾雅風度翩翩的少年神明站起來,說道:「讓我看看這些選拔出來的天才到底是什麼樣子的傢伙吧,是不是一群廢物。」

在這個少年神明說完之後,排名一百名的神明,除了個別幾個神明外,其餘的神明臉上的表情都是不怎麼好看了起來。

畢竟這個神明的意思就是在說,他們都是廢物。

這些能夠殺出重圍的神明,自然是自認為是天才,被如此說,臉上的表情怎麼能好看。

甚至於,都有幾個神明想要站出來與他另一場生死較量,告訴這個傢伙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不過當感受到這個少年神明那中位神的境界,瞬間就是忍住了,畢竟他們才下位神,沒有特殊手段,上去就是找虐待。

這個少年神明看著那些神明的臉色,著是十分的不屑,然後說道:「我就挑戰一下第一名吧,讓我看看這些神明是不是那麼的垃圾。」

這個神明說完之後,就是想要看看到底是那個傢伙贏得了第一名。

不過他的目光,著是緊緊的盯著那些修為達到了下位神境界的神明,想要看看是誰會站起來和自己決鬥。

李傑聽到后,也是嘆了一口氣,然後就是一臉無奈的站了起來。

當所有人看到李傑站起來后,臉上的表情都是變得怪異了起來。

哪怕是那個少年神明看到李傑站起來后,也是皺了皺眉頭,說道:「我要挑戰的事那個第一名,你站起來幹嘛,給我老老實實的坐下。」

凱麗莎還有何玲聽到了這道聲音后,都是心照不宣的笑了一下,然後便是準備看好戲了。

李傑聽到了這個少年神明的話,搖了搖頭,就是說道:「我就是第一名,你不是想要打嗎。」

不過李傑內心裏面,已經是在想如何讓這個傢伙嘗嘗生不如死的感覺了。

「一個準神巔峰,沒想到居然會拿到第一名,剩下來的那些傢伙真的是垃圾。」

這個少年神明說完之後,那些神明一個個臉色都是變得通紅,畢竟他們也沒有想到,第一名居然是個准神巔峰的神明。

不過他們內心深處也是在好奇,李傑是如何獲得第一名的,並且如何在那鋪天蓋地的恐怖攻擊下搶到第一名的。

還有發動那種攻擊的傢伙,到底是誰?畢竟他們這些天,一些人也是在討論這一件事情。

本來他們以為你鋪天蓋地的恐怖攻擊,應該是第一名的屬神發出來的,但是現在他們直接排除了。

畢竟現在第一名的境界只有準神境界巔峰,如何發起如此恐怖的攻擊。

「你到底是打還是不打。」李傑看著這個少年神明說道。

「你居然想要如此找打,我自然是會滿足你的,不過如果你要是現在投降我也可以放過你一馬。」

這個少年神明看著李傑的眼神裡面充滿了高傲,連看待李傑都是用著下巴看待的。

那九名至高神看到這一幕,也並沒有說什麼,反而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樣子。

李傑也是明白了,這個傢伙就是個裝逼犯,自己和他說話就是浪費時間。

一步踏出,就是來到了那個被開闢出來的戰場中。

這個少年神明還想要說什麼,但是看到了李傑進入戰場上后,也是一副嘲笑的樣子。

「真是不知死活,給了你投降的機會,居然你不珍惜,那我就拿你當個沙包,正好好幾天沒有動手了。」

說完之後,這個少年神明也是進入了戰場上。

當兩人都進入了戰場上后,那些神明都是開始竊竊私語了起來。

少年神明看著李傑,一副天老大地老二我老三的樣子。

「我可以讓你把自己的屬神召喚出來,省的那幾個傢伙說我仗著修為欺負你。」

李傑聽了之後,完全就沒有搭理他的意思,下一刻就是出現在了這個少年神明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