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other

這一刻,眾人紛紛站起身來,神色肅然,道:「赳赳老秦,共赴國難——!」

……

咸陽宮。

剛剛睡醒的嬴政,梳洗了一番,走出了寢室,來到了書房之中。

此刻已經是下午時分,太陽光溫暖,穿透窗柩,落在地面上,由於距離足夠遠,陽光很溫和。

「陛下,各大官署已經開始丈量,今早王相送來了國府的奏章……」趙高跟在身後,連忙朝著嬴政,道。

「朕一會兒再看!」

站在窗柩前很久,嬴政方才轉頭:「去太醫署,看一看相夫雲!」

「諾。」

黑衣衛折翼會稽,相夫雲重傷,一直以來,他都沒有來得及看望相夫雲,他也想知曉擊傷相夫雲的人是誰。

畢竟項氏一族,不是劉季能比的。

……

「臣等見過陛下!」

一路上,眾臣行禮,嬴政直入太醫署。

「臣太醫令扁一指見過陛下!」

「平身!」

一揮手,嬴政看向了扁一指:「太醫令,相夫雲傷勢如何?」

「稟陛下,相夫雲傷勢基本上已經穩住,只是暫時不能動武,至少需要休養一年半載以上!」

「嗯。」

點了點頭,嬴政:「太醫署不必在意藥材,對於相夫雲全力救治!」

「諾。」

「太醫令,相夫雲此刻在何處?」沒有看到相夫雲,趙高察覺到始皇帝的心思,連忙朝著扁一指,道。

「相夫雲在後院,陛下請!」說話之間,扁一指做了一個請的動作。

「帶路!」

……

穿過一條青石鋪地的小道,是一道石門,石門之後,便是後院。

「臣相夫雲拜見陛下!」

相夫雲先是朝著嬴政行了一禮,隨及低著頭:「臣率黑衣衛南下,卻折戟於會稽郡,有愧於陛下看重……」

……

。 不過心裏還是忍不住鬱悶,怎麼偏偏導演不在的時候,褚少就來了,還出了這種事兒……

只是導演和陸熙都很看好那個叫余染的,這讓他怎麼辦?

副導演正糾結著,卻聽王藝琳開口說道:「臨沉,我們只是照着劇本演戲,我想她也不是故意的。」

褚臨沉複雜地看了她一眼,沉聲說道:「你還替她說話?算了,我先送你去休息室。」

話音剛落,助理蔡蔡立即上前,「藝琳姐,來,我扶着你。」

王藝琳無語地遞了個眼神給她,這沒眼力見的助理,看不出來她想讓褚少扶嗎?

有助理搭手,褚臨沉自然而然把手收了回去。

休息室里,王藝琳坐在沙發上。

褚臨沉站在一旁看着她,說道:「你電話里說的話,我贊同。看你現在弄成這樣,我也認為你沒必要繼續為了演戲,讓自己這麼辛苦。」

「不,我喜歡演戲,為了夢想再苦再累我也覺得值得,只要能演自己喜歡的角色,我都可以。」王藝琳接過助理遞來的水,抬起頭,目光堅定地看着他。

褚臨沉眉頭微皺,突然覺得不解。

記住網址et

「那你電話里的意思……」

「我……」王藝琳垂下眼眸,一幅黯然失落的模樣,「我只是突然發現,並不是付出足夠的努力,就能演自己想演的戲,扮演喜歡的角色。當演員,其實更多時候需要的是妥協。」

「妥協?」褚臨沉眸子微眯。

助理蔡蔡心直口快說道:「這次《白衣人》女二號是藝琳姐一直想要的角色,大家都覺得她很合適,可偏偏被人搶了,讓藝琳姐只能演女三號。」

說完,還特意補充了一句:「那個女二號就是剛才推藝琳姐的余染。」

「蔡蔡!」王藝琳佯怒地呵斥了一聲,趕緊去看褚臨沉的反應。

「余染。」褚臨沉低吟這個名字。

他吩咐道:「你叫蔡蔡是么?你待會兒送藝琳回去休息。」

再见薄雪草少年 說完,又對她叮囑道:「回去好好養傷,我不會讓那女人留在劇組。」

王藝琳心頭一喜,卻沒有表現出來,而是假意說道:「余染畢竟也是星游的藝人,我相信她今後不會再做這種事了,希望你能再給她一次機會。」

褚臨沉看着她,好一會兒才說道:「好。」

說完,離開。

沒過多久,王藝琳這邊就收到了好消息。

「聽說褚少今天去星游召開會議,直接敲定了藝琳姐你是《白衣人》的女二號,態度非常堅決,副總經理想反對都說不出話來。」蔡蔡興奮地說道。

王藝琳彎了彎唇角,捧著包紮紗布的手掌。

今天受的這些傷總算沒白費。

蔡蔡高興之餘,又不禁疑惑地問道:「藝琳姐,你和余染不是素來不合么?為什麼不趁機讓褚少把她趕走啊,聽說她最後拿到了女三號的角色呢。」

「這樣不是很好嗎?以後大家在一個組裏,我有的是機會好好關照她。」王藝琳笑容中帶着一絲冷意。

她這出苦肉計,不僅讓褚臨沉幫她順利拿下女二號,更可喜的是,褚雲希也因此重新回歸星游總經理之位。

因為副總經理江帆對王藝琳並不滿意,這種不滿雖然沒有明說出來,卻逃不過褚臨沉的眼睛。

所以才需要褚雲希回來,關照王藝琳。

只是他沒想到,他的決定,卻激起了陸熙那邊的強烈反應。

「《白衣人》的女二號如果是王藝琳,那我棄演。」然而這次卻不同,之前他們的攻擊能夠得手完全是因為蘇禹那一擊,給金龍巨蟒帶來了巨大的疼痛,並且也讓這靈獸瞬間分了神。

所以金龍巨蟒沒有在意,這幾個「小蟲子」到底在幹嘛,這才讓他們有機會直接朝金龍巨蟒的腹部下手。

而這是金龍巨蟒不在輕敵之……

《丹道至聖》第六百四十三章神農針之威 與記憶中相似的體型,相似的動作,就連那嘴角的尖牙也一模一樣。

西里爾記得很清楚,豺狼人莫哈瑟叢林的尤格,他有一顆牙斷了一半,這是他與寒息蟒戰鬥的結果,也是其引以為傲,視為功勛的存在。

但有一點不同。

這次的豺狼人雖然站在那裡一樣的兇狠,但臉上卻是蔫蔫的,像是吃了特辣火鍋在廁所蹲了三個小時后出來的神情,就連目光之中都透露著一種,與豺狼人這種生物絕對不掛鉤的「滄桑」。

或者說,疲倦。

西里爾盯著這頭豺狼人看了半天,他們此刻已經擺好了粗糙的防禦陣型,此時矮人的站位要更加靠後一些,而相應的,作為團隊支柱,正牌騎士的西里爾的向前站了一些,揚起了手中的盾牌。

此刻的西里爾就算承擔豺狼人火力的支點,而之前衝殺在最前方的矮人則和艾莉娜一樣,負責從側翼牽制boss,造成殺傷。

然而他空擺好了架勢,尤格卻絲毫沒有攻過來的跡象,這讓他很是傷腦筋。

「喂!」西里爾只能主動叫道,暗中發動了騎士的技能「挑釁」,「看著自己的同胞被人隨便殺死,這就是你們自詡英勇的豺狼人該做的事嗎!」

尤格總算做出了回應,它咧開了嘴,吐出了猩紅的長長的舌頭,向著西里爾等人邁出了第一步,巨大的身體居然還搖晃了一下——

不對勁,非常不對勁。

西里爾心裡盤算著豺狼人與遊戲中表現完全不同的原因——不單單隻是尤格,還有那先錢向他們發起進攻的豺狼人,一個個也是失魂落魄的樣子,松垮的讓人以為是南部一些好吃懶做的貴族手底下的私軍。

「米婭,停一下水盾,節省一點法力。」西里爾看著一道新的水環浮現在自己的身邊,將此前快要消散的水環續上,回頭對米婭說道。

自戰鬥打響后,法師小姐就似乎忘了要給克蘭加盾。法術基本都是套給了西里爾,一路都不帶斷的,甚至西里爾在完全沒受傷的情況下,還享受了兩次水愈術,讓人不禁懷疑法師小姐到底是在認真戰鬥,還是在提升法術熟練度。

緊接著西里爾舉起手中的劍,劍尖指向豺狼人的鼻尖:「豺狼人,吾,拉羅謝爾銀刃騎士團之騎士,西里爾·亞德里恩,不殺無名之輩,報上你的名字!」

「騎士?」豺狼人重複了一遍這個詞,龐大的身軀莫名地畏縮了一下,隨後喉中發出了低沉嘶啞的呵呵笑聲:

「我是莫哈瑟叢林的豺狼人之王,尤格。」

「莫哈瑟叢林?哈哈,你弄錯了吧,這裡可是息野叢林!」西里爾乾脆按著激怒豺狼人的彩蛋開口,試圖挑起豺狼人的鬥志。

可回答他的卻是一陣苦笑:

「息野叢林,息野叢林,是啊,我回不去了,莫哈瑟叢林……」

此時西里爾團隊里的人等的都有些不耐煩了,此前那不盡興的戰鬥就讓幾人很是無趣,被西里爾宣傳的那麼兇險的boss戰卻也遲遲不開始。克蘭煩躁地拿著斧子敲著盾牌的牛皮面,抱怨道:

「小子,這豺狼人是要打還是不打,???鑼擄胩歟

而一邊的樹叢里,金髮的少女探出頭,向西里爾投來疑惑的目光:到底是上,還是不上?

「再等一等。」西里爾做著口型,還在努力思索著這一切不按常理的原因,猛然間他腦中靈光一閃!

時間,被他忽視的,是時間!

玩家在1440年3月中的時候才大規模離開新手村,3月末的時候才開始向著德里克行省靠近,真正接觸到這個任務的時候,至少也得在4月中。

可現在才3月中旬!

他腦補了一下,大概猜到了原因:現在的豺狼人剛剛被那支叛軍從莫哈瑟叢林趕跑,估計是那場戰鬥給豺狼人們留下了很深的心理陰影,甚至讓他們都無法再次提起鬥志。

這個奇妙的時間差,讓他們撞上了這群莫哈瑟叢林的豺狼人最廢物的時間段——

找到了「病因」,西里爾自然有了一些別的想法,他清了清嗓子,朗聲開口道:「聽著,豺狼人尤格,我們要到莫哈瑟叢林去。」

尤格的那雙眸子肉眼可見地收縮了一下,他緊了一緊手中的彎刀,沉悶地問道:「那又如何。」

而後西里爾笑眯眯地道:「我們打算去那裡收拾一群拉羅謝爾的叛軍,你有頭緒嗎?」

剩餘的幾頭豺狼人同時發出嗚咽的悲鳴,而尤格一下子抬起了頭,他瘋狂地搖著腦袋,嘶吼道:「不,不,他們,他們是一群魔鬼!是魔鬼!」

「魔鬼?」西里爾微微皺眉,「他們和地獄來的生物簽訂了契約?」

和地獄扯上關係的都不是好事,雖然遊戲里的叛軍非常正常,但難免在這一個世界里出現些西里爾不知道的變故。

而下一秒,有一頭豺狼人哭嚎似的回答便讓西里爾放下了心:

「他們,他們把我們埋在地里,在頭上劃開洞,灌入奇怪的東西,我的弟弟的皮就這麼被他們剝了出來,它,它還能在地上跑!沒有皮的在那跑!」

豺狼人的這番描述讓幾位女士都不由得皺起了眉,連遠遠站著的、看著卡羅琳的海洛伊絲亦是如此。豺狼人本身就以凶暴聞名,而能讓他們都畏懼的場面,那自然不用多說。

但對西里爾而言,只要不和地獄的魔鬼掛鉤,便是一件好事。

他深深吸一口氣,朗聲道:「聽著,尤格,我不管你們碰到了什麼,那群人是我等必然要擊敗的對象。此刻,舉起你的武器!我保證你的靈魂將會看到那些人的終結——」

他看著尤格那雙充滿了迷茫的雙眼,在聽聞他這句話后,目光忽然凝聚在他的身上:「你說的,都是真的?」

「自然。我輩騎士,言出必行。」西里爾說道,此刻他終於知道他們面對的是一個什麼境況了:

放遊戲里,這叫做「隱藏任務」,劇情會脫離既定的路線,換來的自然是更多的好處。

這倒是西里爾沒有想到的。

豺狼人似乎陷入了沉思,片刻之後,他繼續沙啞地說道:「騎士,我接受你的挑戰。」

「如果你能夠擊敗我,我就認可你能替我復仇,我願意告訴你我私人的寶庫所在。但反之……」

他的目光之中,逐漸重新浮現出凶厲,那股充滿血腥的,讓人恐懼的氣息慢慢彌散在這片空間之中。

緊接著,他咧開嘴,用那猩紅的長舌舔舐了一圈嘴角:

「我會吃掉你。」 翌日,清晨。

床榻上,姜瀾悠悠醒來,渾身上下都有一種無力感。

在一旁,彩兒跪在地上,低着頭。似乎是注意到姜瀾醒來,連忙看向姜瀾。

「大人。」彩兒小聲說道,低着頭臉都埋進了胸前。

姜瀾看着彩兒有些心虛的神色,嘆了一口氣。

「我本天外人,此來求長生。這世間的一切,對於我而言,都不過是一場大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