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other

這戰力之強弱,一比便知。

「丁君侯準備怎麼處置他們?」李通指著被包圍的賊寇道。

「當然是斬盡殺絕!」丁辰沖著陳到高順擺了擺手,下達了最後的進攻命令。

——————————————————————————

感謝書友思默凡特打賞,另外又到了求月票的時間,求月票了

7017k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轉眼就是晚上八點四十五,

《愛情公寓》第一集結束。

而這個時候,不但津門電視台的實時收視率達到了5.6,創下了新的情景喜劇收視率記錄之外,喜劇吧和虎眼論壇也是徹底爆開。

各種好評一條接著一條。

此時,他們對秦川的評價只有一句話,「真正的情景喜劇之王!無人能比!」

尤其是年輕人,

好多那些不怎麼追星的都開始在自己的朋友圈裡發了一條,「秦導,當之無愧的喜劇之神!」

無它,

以以往的經驗,秦川的劇基本上就沒有在後期崩潰的,甚至後勁會越來越足。

事實也是如此,

在接下來的幾天里津門電視台直接開啟了橫掃一切的模式,最巔峰的時候收視率直接破了六。

這還不算,

《愛情公寓》里的各種經典語錄也開始在網上傳播,其中最著名的那句當屬,「我就是好男人,好男人就是我,我是曾小賢…..歡迎大家收聽你的月亮我的心…..」

隨之,

曾小賢原名出演的事情也被網友扒開,直接成了文化團第三個出圈的明星。

還有一些經典也被摘錄,很多還被年輕人發到了朋友圈當做了自己的動態,因為有些除了搞笑之外,仔細一琢磨還很有道理,

甚至蘊含了另一種人生哲學,能夠引起思考。

類似的有,

「左眼跳,桃花開,右眼跳,菊花開」

「你今天晚上必須給我上線,否則,我就把你名字寫到碑上去。

「人生如戲,愛的是一個,結婚生子的又是另一個。很正常。」

「人生自古誰無死,早死晚死都得死。死不可怕,坐著等死才可怕。」

「」現在生米都已經煮成稀飯了。」

「意見一致,我說了算。意見不一致,她說了算。」

「相聚和離別,彷彿一個轉身,一圈接著一圈,連成生命的舞蹈,有的人還會回來,有的人知道再見太難。」

「彪悍的人生是不需要解釋的!」

「你怎麼能說他腦子進水了呢?前提是,也要有腦子啊。」

」說的好,說了一大堆,我沒怎麼聽懂。」

「機會如雨點般的向我打來。但我卻一一躲過。」

「面對現實吧,生活往往比那些偶像劇的口味要重的多。」

「幫我把胡蘿蔔切成肉丁。」

「你有什麼身份你就有個身份證。」

「唾沫是用來數鈔票的不是用來講理的」

「我真想在你腦子裡裝個抽水馬桶把你腦子裡那些噁心的東西都衝掉……那他整個腦子都要被衝掉了。」

「生活就是生出來活下去,剩下的都是浮雲。」

「你丫是綿羊音呀,一開始跑偏了,再也跑不回來了是不是?」

「數羊是外國人弄的因為羊sheep和睡覺sleep諧音應該數水餃…」

「如果我的感情失敗的話,趴在地上的一定是對方。」

「常言道,不怕驢一樣的領導,就怕豬一樣的下屬。」

「現在演戲的都去唱歌了,唱不了歌的都去寫書了,寫不了書的都去演戲了,演不了戲的就又去唱歌了。演藝圈是個圈嘛。」

「戀這個字很神奇,上面取自變態的變,下面取自變態的態。」

此處省略三萬字!

如果說秦川前面的幾部輕喜劇是全民都愛看的話,這部感覺就是專門為年輕人準備的,而現在的時代就是由這群年輕人在主宰。

於是…….《愛情公寓》被推上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

更令這些年輕觀眾激動的是,文化團這邊已經明確表示,這部輕喜劇不止一部,後面還會擇機推出後續系列。

這般宣布相當於是直接將青年觀眾這個層級的觀眾綁在了《愛情公寓》的戰車上面,期待感直接被拉滿。

後續的收視率想要撲街都不可能。

汉末天朝 魔都,番茄電視台,台長辦公室,台長田良偉看著電腦屏幕久久沒有說話,

直到對面的總編提醒,他才猛然回神。

「強!真是太強了…..我們必須要想盡一切辦法和秦團長合作一次。」

田良偉深呼了一口氣,異常堅定的說到。

話說上次的金劇盛典后,番茄電視台和文化團也算是有了交集,而且關係還相處的不錯,就不信以這樣的關係還合作不了?

文化團這塊肉必須大家一起吃,不能讓津門電視台獨享。

再這麼下去,津門電視台極有可能會登頂地方電視台,現有的格局也會徹底打破。

「台長,這個我們已經不知道和文化團那邊溝通了多少次,但那邊好像就獨獨認準了津門電視台,據悉如果《愛情公寓2》繼續上星的話還會津門電視台上,合同都簽了!」

聞言,總編忍不住苦笑。

他們何嘗不想合作!

超高的收視率嫉妒到令人發狂,可根本沒有機會。

總編群里別看每天都是吐槽「攪屎棍秦川」的,可實際上大家都暗暗憋了一股勁,想要和文化團合作一次。

還是無論什麼項目都行的那種。

「我們可以另找項目,不一定非要盯著這個!」

田良偉摸了摸了下巴。

「另找項目?台長,眼下秦團長還在忙海台影視城的事情,除了這個,聽說他現在周末都會去魔都那邊,應該是在忙《流浪地球》,恐怕根本沒有時間。」

總編再說。

論情報工作,台里做的很好。

「流浪地球?秦團長已經開始了?」

田良偉一頓。

「開始了!秦團長個人已經和輝揚簽了合同,演員都已經選好…….而且我一個朋友說,聽到這個消息后,國際上不少大的影視院線已經打算派人來和輝揚談上映的事情的了。」

提到這件事,總編一臉感慨。

能讓那些大國際院線主動來龍國談項目的,真的是破天荒第一次。

「啊?國際院線來文化團?」

田良偉直接愣住。

這件事他還真不知道。

「嗯,反正上次鬧事搞輿情的那些觀眾臉肯定會被扇腫,還說文化團花兩億拿下版權是揮霍國資…..準確的說,這次從文化團層面來說,損失太大了!」

總編再說。

這些大院線主動上門談和國內的項目主動去找他們談完全是兩個概念,只要談成,國際院線那邊的排片肯定不會少。

再加上秦川在國內的影響力,票房的高度已經不敢去想。

7017k 郊區小院里。

大哥在悶頭劈柴。

嫂子坐在一旁生悶氣。

顯然嫂子剛剛又罵了大哥一頓。

面對著突如其來的變故,陳名也是很無奈,自己好不容易靠著涼皮掙了一波小錢,讓家裡的生活提升了一個檔次,可這王掌柜一而再再而三的找他麻煩。

上回自己巧妙化解了,這回更過分直接拿大哥的善良開刀。

陳名雖然沒有說過一句怪大哥的話。

可是以大哥的心性一時半會肯定不會原諒自己。

不過陳名回頭想了想人總是要成長的,大哥被騙一回也好。

往後若做了大生意,多少也有些經驗了。

嫂子的心境陳名自是理解的,全家好不容易能過得上吃的飽飯的日子,才一天就被丈夫給敗光了!

換做誰也不能接受!

陳名知道再怎麼勸說也無濟於事,索性回房間里去了。

在房間里思索著接下來該做些什麼,這擺攤的生意是很難做了,得換個門路。

不過至於換什麼現在還沒想好。

在陳記涼皮,相繼撤攤后,永寧城裡還發生著另一件事情。

臨江仙已經掛出了停止營業的牌子!

美食節的消息早在前兩天就已經傳的沸沸揚揚!

只是陳明回老家去了還不太清楚。

皇帝親派的品鑒官早早到了永寧城。

品鑒官至!

縣令親自招待,不敢有半點怠慢,向他們這種地方官,一輩子也見不到皇帝幾次。

不像這些品鑒官,日日都能在皇帝身邊說上話。

這皇帝是個十足的吃貨。

在吃盡了皇宮裡的山珍海味后!制訂了這個美食節。

品鑒官是皇帝欽賜,雖然沒有明面上的官職。

畢竟是上司看重的事,手下打工的那個不看臉色。

久而久之品這鑒官就比省長的權利還大了,類似於欽差大臣。

若是某地出上一道菜被品鑒官選入宮中,那就是這地方的榮耀,地方官也會隨之得到好處,由皇帝心情而定,這有點類似武則天時期的天降異象。

不過前者是為了自己的政治手段,而後者是為了自己的享樂。

正當陳明在思索著往後的發展的時候。

徐姚堯激動地跑來說:「你聽說了嗎?昨天臨江仙已經停止營業了?」

「停止營業?是要轉讓了嗎?現在我可沒錢盤他。」

陳名也是大吃一驚好好的生意怎麼就停止營業了?前世停止營業的八成是倒閉了,要往出盤店面了。

「什麼轉讓?」

「是美食節要開始了!」

「京城派下來的品鑒官已經到了!」

「我把這事都忘了,參加比賽應該有獎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