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other

這樣也好!

雖然讓悉尼做了統帥很不爽,但如果趙信真的戰勝了這種狀態下的悉尼,他們還真不覺得自己能是趙信的敵手。

此時,所有魔族都在等待著趙信被悉尼戲耍到咽氣。

嗖!

破空之音襲來,又是悉尼招牌的音爆突襲,有了之前的記憶,眾魔族都認為趙信又要重重的挨上一拳或者是鞭腿。

沒有任何魔族抱有其他的期待,卻不想……

砰!

一直做著皮球的趙信這回穩穩的抓住了悉尼的鞭腿,那個足足持續了近半個時辰都沒有在魔族眼前出現的悉尼,重新出現在了眾魔族的眼前。

「夥計,你輸了!」

臉上好似有些淤青的趙信,舌頭舔了一下嘴角的血絲。

「你的秘技,已經被我看穿了!」 「父皇,既然所有的事情都是因為我而起,那就由我出面解決掉,不過這些事情我解決的手段可能比較超乎尋常。」

李恪說着直接從懷裏拿出一小包的東西,然後打開放在手掌心的位置。

「這是什麼?李恪你可不要想不開啊!雖然他們的做法確實有些刁鑽,但是你這樣做,無非就是沒有任何意義啊!」

李世民看着李恪手中的白色粉粒,一臉無奈的解釋道,激動的都從椅子上做了起來。

李恪沒有理會李世民的話,直接從上面沾了一點,然後送到了自己的口中。

李世民看到眼前的情況,急忙朝着門口的位置喊道:「哎呀,快傳太醫。」

「不用了,父皇,這個並不是毒藥,這是鹽,而且是細鹽,是你們從來都沒有品嘗過的細鹽。」

李恪看着面前的李世民,語氣堅定的解釋道。

「細鹽?」

李世民恍然聽見這兩個字,一臉的迷茫。

「對,細鹽,就是你們現在食用的鹽,經過特殊的加工,之後變成的細鹽。」

李恪看着面前一臉疑惑的李世民,提高了自己的嗓門解釋道。

「我這裏還有許多,在場的人都可以嘗嘗看,我這細鹽是不是比你們吃的鹽還要細。」

李恪說着,急忙從懷裏拿出另外幾包細鹽,遞給了一旁的太監繼續說道:「麻煩你分配給大家。」

「這……」

太監聽見李恪的話,一臉無奈的看了一眼李世民,然後有些無奈的詢問道:「皇上,這……」

「既然李恪說的,那就讓他們每個人都品嘗一下吧。」

李世民自然相信李恪的話,就沖剛才李恪直接朝着自己的嘴裏放置了一點來說,這應該就不是毒藥。

一個人就算是承受在大的壓力,也不能做到自殺了事的後果,畢竟現在所有的事情,李恪就佔了上風,要是選擇自殺的話,那未免有點太小孩子氣了。

如果李恪真的小孩子氣,也肯定不會做到這麼大的將軍,所以李世民斷定,這一定是什麼稀有的物件,只不過李世民現在並不知道這東西到底屬於哪一類。

所以也不能立刻給下面的朝堂眾臣做出解釋,只能讓他們親自嘗嘗,當然李世民是皇上,肯定不能輕易的去品嘗一些莫須有的東西,這是規矩。

萬一要是毒藥,直接把皇上給毒死了,那大唐不就徹底的亂了套了,所以李恪明白這一點,就讓太監把細鹽分給了朝堂眾臣。

等到每一個朝堂眾臣手中都分置了一些細鹽之後,相互凝望了一眼,眉頭緊皺,一時間有些膽怯。

「你們倒是嘗嘗,看看李恪帶來的,到底是什麼稀有的物件。」

李世民看着面前的眾人,沒有一個人敢嘗試,一臉無奈的喊道。

聽見李世民的話,眾臣依然站在原地開始猶豫起來,一時間左右為難,一邊是李世民的龍威,一邊是穿腸毒藥,這到底是吃還是不吃呢。

吃的話穿腸毒藥必死無疑,不吃的話,那李世民一發火,拉出去砍了,也是必死無疑,這種時候,所有人都開始為難起來。

「算了,李恪,又讓你嘲笑了,他們都是一些膽小怕事的人,不如父皇親自嘗嘗吧。」

李世民看懂了這些臣子的意思,所以只能無奈的走下龍台,朝着李恪的位置走了過來。

看到李世民捏了一點細鹽準備朝着自己的嘴裏放,所有的臣子全部集體跪下,然後高聲的阻止。

「皇上,老臣一把老骨頭了,不如就讓老臣代替你嘗嘗吧。」

就在此刻,一個老頭站起來,走到李世民的面前,說着當着李世民的面,直接一口吞掉了手掌心的細鹽。

看到這個老臣的舉動,在場的人所有人都不由的嘩然。

「怎麼樣?什麼味道?」

李世民看着老頭把細鹽放在嘴裏咀嚼,一臉疑惑的詢問道。

「皇上,大喜啊!這真是大喜啊!」

老臣品嘗完畢之後,看着面前的李世民,深深地鞠了一躬,然後高聲的喊道。

「大喜?什麼大喜?寡人是問你這個東西到底怎麼樣!哪裏來的大喜。」

李世民聽見老頭的話,一臉無奈的反問道。

「皇上,這個東西是鹽,而且能直接食用的鹽。」

老頭擦了擦額頭的汗水說道,之後又扭過頭看着一旁的李恪詢問道:「敢問李恪將軍,這種細鹽,到底是哪裏的產物?為什麼能做到比官家的鹽還要細?」

「哦,這個啊!我自己研究的,在幽州,一個人閑的沒有事情,所以就喜歡研究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這個就是其中一種。」

李恪看着面前一臉震驚的老頭,語氣平靜的回答道。

「細鹽?」

李世民看到老頭這麼激動,說着也把手中的細鹽往嘴裏一送,然後開始慢慢的品嘗起來。

李恪看着李世民的表情,從一開始的疑惑,到後來的平靜,再到後來的震驚,所有的表情一氣呵成,完全不像是表演出來的,心裏就明白,自己的細鹽肯定要成功了。

下面的所有眾臣,看到眼前的情況,也照着李世民的動作,把手中的細鹽紛紛朝着嘴裏送去,然後都露出了驚恐的表情,紛紛舉起大拇指,開始誇讚。

「李恪,這細鹽果真是你製造出來的?」

李世民有些不相信,大唐這麼多能人異士都沒有完成的事情,他李恪到底是怎麼做到的,所以詢問道語氣也有些疑惑。

「哈哈哈……父皇,這細鹽只要有原材料,你想要多少,我就能給你製造多少,不單單是細鹽,就連一些白糖我也能製造,還有一些現在大唐沒有的萬物物件,我都能摸索出來。」

李恪看着李世民一臉的疑惑,表情堅定自若的解釋道。

「製作這些細鹽需要多久?」

李世民現在雖然還是有一點不相信,但是畢竟李恪頻頻屢戰屢勝,而且九歲就成了將軍,這都已經很出乎意料了,所以相信的成分也佔據了一大半之多。 「言景祗,我的話已經說清楚了,我不希望以後還發生這樣的事情。小寶是阿笙的孩子,如果小寶真的出了什麼意外該怎麼辦?」

「你雖然是好意,但對我來說卻是驚嚇。」盛夏盯着言景祗說,也不管言景祗是什麼樣的情緒,她覺得有些事情必要說清楚。

「言景祗,我不管你是用什麼方法進來的,我不希望有下一次了。早上用完早餐之後,你早點離開吧。」

盛夏不客氣的趕人離開,言景祗也沒有拒絕,低着頭沒有說話,只是在盛夏看不到的地方表情有些受傷。

言景祗偷偷地看了一眼小寶,小寶會意的點頭,然後看向了在煮豆漿的盛夏說。

「盛姨,你為什麼不讓言叔叔跟我一起玩啊。小寶很喜歡言叔叔呢。」

盛夏的手微微有些顫抖,不用回頭都能想得到,這種話是言景祗讓小寶說的。

盛夏冷著臉回答:「小寶乖,言叔叔有很多將事情需要處理,言叔叔太忙了。過兩天媽媽就回來了,小寶耐心等兩天。」

「好。」小寶表示自己無能為力了,奈何盛姨就是不想讓言叔叔留下。

言景祗忽然嘆了一口氣,像是帶着滿滿的埋怨和委屈一樣。

盛夏根本沒看他,全程幾乎和言景祗沒有任何眼神交流和語言交流。

吃完早餐,言景祗不等盛夏趕人已經主動離開了,這一點倒是讓盛夏覺得他還挺識趣的,也懶得去搭理。

洛生在下面等著,看見自家老闆一個人下來,有些詫異的往言景祗身後看去,十分沒有眼力見的問:「言總,盛小姐沒有來嗎?」

言景祗輕描淡寫地掃了他一眼,這洛生這麼不上道的嗎?沒看見自己是一個人出來的?

洛生被言景祗看了這一眼,頓時不敢說話了,整個人像個無助的孩子似的,訕訕的閉上嘴巴上車了。

言景祗走後,屋子裏頓時安靜了不少。

看時間還早,盛夏覺得自己有必要要和小寶說說。

「小寶,我問你,今天早上,言叔叔是怎麼進來的?」盛夏不想這樣的事情發生第二次,她覺得自己應該去換個門。

小寶搖搖頭表示自己也不知道,他仔細想了想,眉頭緊皺在一起,模樣有幾分老成很是好玩。

「言叔叔進來的時候我已經醒了,我還以為是壞人,言叔叔說要帶我去吃好吃的,還說讓你好好休息。」

小寶也覺得自己挺委屈的,他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只知道盛夏一點都不高興。

小寶抱住了盛夏的脖子說:「盛姨,你能不能不要生氣了?小寶以後會乖的,小寶不會跟着別人亂跑,就算是言叔叔也不可以喔。」

小寶人小鬼大的主動安慰自己,盛夏覺得還挺有意思的。

她摸了摸小寶的腦袋說:「小寶別擔心,盛姨不是生小寶的氣。我只是擔心如果你真的被壞人給帶走了,我該怎麼辦!」

「盛姨不怕,小寶很厲害的,小寶會打跑壞人保護盛姨的。」

。 李初晨找到佐佐木田希之後,迅速將她摟住,使勁蹬水衝出水面。

又用最快的速度把佐佐木田希拖到岸上。

李初晨看到佐佐木田希的嘴唇已經有些變色,知道她缺氧特別嚴重。

李初晨急忙俯下身子,為她做起人工呼吸。

同時,李初晨又使勁按壓着佐佐木田希的胸口,做起心臟復甦的搶救。

李初晨按了幾下,佐佐木田希忽然「哇」的一聲,吐出一大口水來。

冷了谁的笑 緊接着,佐佐木田希又是一陣劇烈咳嗽。

看到佐佐木田希清醒過來,李初晨不禁鬆了一口氣。

而劇烈咳嗽的佐佐木田希。

她很快就坐起來,鑽進李初晨懷裏,緊緊摟着李初晨。

哭哭啼啼地說道:「獄神大人,剛才,我以為我要死了!」

「沒事了,你還活着呢!」

李初晨輕輕拍著佐佐木田希的肩膀,安慰了一句。

「砰!砰!砰!」

李初晨的話音剛落,就聽到山崖上方傳來幾聲槍響,還伴隨着幾聲吼叫。

大猩猩可不會使用槍械!有槍聲,就肯定是有人類進入這座大山。

並且,他們還對大猩猩下毒手了。

難怪大猩猩見到人類就像是見到仇敵,看樣子,確實是人類犯錯在先。

想起山崖上的大猩猩都被他打傷,沒有多少戰鬥力。

李初晨的心就沉了下去。

如果持槍的人想要殺光所有的大猩猩,只怕今天,那些大猩猩就要全體滅絕了。

而李初晨就是兇手的幫凶,因為是他打傷所有的大猩猩。

導致它們失去戰鬥力的。

李初晨內心有些自責,急忙對佐佐木田希說道:「佐佐木田希,你到山崖的岩石下方躲著,我回去看看那些大猩猩。」

李初晨說完,拽著佐佐木田希,就把她拉到山崖下方的一塊巨大岩石下。

佐佐木田希待在這裏,不會被山崖上的人發現。

她應該是安全的。

安置好佐佐木田希,李初晨就迅速沿着山崖向上攀爬。

這期間,又有幾聲槍響傳來。

李初晨內心有些焦急,攀爬的速度不斷加快。

終於,他回到山崖上方。

然後李初晨就看到,有十幾個持槍的人,正在圍捕受傷的大猩猩。

值得慶幸的是,那十幾個人,似乎也不想殺死大猩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