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other

還有成捆成捆的精美綢緞,一件件精雕細琢的玉器……

有些心急的楚風,上前打開箱蓋,裡面都是成錠的黃金,成色十足,每錠足有百兩之重。

每箱裝有百錠之多,一百多箱相當於百萬兩的黃金,還沒算上這些其它珍貴之物,價值核算下來簡直就是富可敵國。

「奶奶的,這是都把誰給搶了,就是一個國家每年下來也難有這樣的收入,這白袍會建立有五年了,這些年下來得禍害了多少人啊?」

看著閃閃發光的金元寶,楚風有些語無倫次的說道。

實際上他有些冤枉公孫贊了,公孫越前幾年來,雖然掠奪了不少錢財,但近四年多,換算下來總共不過數百萬兩白銀。

這次之所以能得到這麼一大筆財富,實在是因為無意中,搶奪了大漢附屬國不遠千里前來採購和納供的官商。

雖然東漢末年,大漢的國力日漸衰微,但是一些附近的高句麗等附屬國,依然保持著納貢的習慣,順便還能採購一批國內沒有的特產。

只有一些強大起來的國家,自侍兵精馬壯,才會將納貢的事情公然拒絕。

雖然這件事情令朝廷上下震怒,大損漢朝的威儀,但是卻找不到是何人所做的證據,最後只能不了了之。

本來公孫贊的意思是,等這幾件事風聲小了的時候,在秘密押運出去,誰知道卻便宜了楚風等人。

有了這藏寶之地,楚風相信不久的洛陽之行,將會如願以償。

不過這些錢財,他不可能全部據為已有,前世之中不有那麼一句話嗎?

錢散人聚,錢聚人散!

他絕定將一半的錢財送給關羽等三人,可是他將此意告之大家時,卻沒有看到對方欣喜若狂的神情。

顯然這幾人對這些金銀並沒有看上眼,楚風實在想不到,世上真有這種視錢財如糞土之人。

在他們略顯平靜的目光中,楚風似乎讀懂了一些。

「如果各位兄弟不嫌棄我的話,我願意與各位結拜,並將這些金銀用在百姓的身上,努力還他們一個朗朗乾坤,太平盛世。」

話語剛落,關羽等三人頓時眼圈紅了起來,他們彷彿就在等這句話。

在他們心中錢財乃身外之物,能有一個好大哥,帶著他們創下不世偉業,才是心中的真正所圖。

他們圍在楚風的左右,紛紛將手重重地握在一起,激動的心情久久不能平息。

(書友若覺得還入法眼,請別忘記收藏本書) 「你想幹什麼?」

她緊張發問。

「也沒什麼,我知道你在打什麼心思,你以為封晏看的上你嗎?真是自作聰明!」

喬椒氣得渾身顫抖,她已經慘遭封晏的羞辱了,現在還要被洛霄無情嘲笑。

她憤怒吼道:「這和你有關係嗎?你以為封晏會放過你嗎?現在你躲在暗處的樣子也不好看吧!」

「你就這麼甘心認輸嗎?就不想讓封晏為今日的拒絕,付出代價?」

洛霄的聲音鬼魅。

彷彿會勾人,能夠輕而易舉抓住人心深處最貪婪的東西。

他從一開始就知道喬椒在打封晏的主意。

他不會相信任何被愛情沖昏頭腦的人了。

所以一開始就留一手,他很早就知道封晏沒死,提前布置好了逃跑的後路。

不良小子 所以才能在封晏眼皮子底下全身而退。

他上次來帝都,心裡很清楚,一次性根本不可能連根剷除了封晏。

所以他主要目的是在帝都安插自己的眼線。

無數雙眼睛盯著封家別墅。

所以,喬椒一過來,他就得到了準確的消息,冷眼旁觀。

看到喬椒氣急敗壞的出來,他心裡就確定了。

不讓喬椒自己受點屈辱,怎麼能拉她和自己站在一個陣營呢?

「你……你想幹什麼?」

喬椒吞吐地說道。

「我對封家志在必得,我很不喜歡唐柒柒,她將我的兄長玩弄於鼓掌之間。我要封家財產,要我兄長明白,權勢和我才是他最好的選擇,永遠不可能背叛他。」

「我要封家財產,還要唐柒柒的命。」

「封晏歸你,如何?」

「歸我?」

她狠狠蹙眉,有些猶豫。

她不得不承認,這句話實在是太誘人了。

只是……

沙丘已經散夥了,大家都拿到了足夠的錢,金盆洗手。

「你來晚了,組織已經解散了。「

「你是他們的首領,要想恢復還不是你一句話的事情?他們在海上掠奪慣了,早年又多是殺人放火的亡命之徒,你覺得他們適合過本分日子嗎?不如,加入我,這樣我的勝算就大了很多。」

「你們有幾成勝算?」

喬椒還是比較嚴謹的,如果洛霄勝算不大,自己也沒必要跟著他做這麼危險的事情。

畢竟得罪封晏,也不是什麼明智的選擇。

「加上你,八成。」

喬椒咬牙。

想到了剛剛被封晏羞辱的一幕,怒火中燒。

她死死攥著拳頭,最終狠了狠心,道:「那好,我加入你們。我要封晏成為我的裙下臣!」

她甚至已經想好,以後要如何玩弄封晏的身體,將今天的惡氣千倍萬倍的發泄在封晏的身上。

「好說!」

「我還要唐柒柒,留著給我,讓他舉得我比不上她。我要當著他的面,將這個女人千刀萬剮!」

「哈哈哈,喬小姐是性情中人,我喜歡!好,成交!」

兩人一拍即合。

喬椒立刻回去,重新組織了隊伍。

她一定要讓封晏後悔今天的話,讓他以後終生難忘。

還有唐柒柒……

她也配和自己比?既然如此,都下地獄去吧!

喬椒面色狠辣,決定……都不放過!

。當然,這話蘇白是聽不到的,即便是聽到了,也根本不會理解其中的意思。

訓練空間內,二人相對而立。

老k顯然不是一個願意說話的人,只是蘇白落入空間站穩一瞬間,他便動了,整個身形瞬間被黑霧包裹,蘇白消失在原地。

「隱身?」蘇白一愣,這種能力他倒是很少見到,趕緊用精神力掃視

《全球競技場:勝者為王》第二百七十二章切磋 小白狐渾身毛髮倒豎而起,整個嬌小玲瓏的身子也在簌簌發抖。瞳孔看向洛塵時,充滿了恐懼!

兩名強大的君主,在洛塵面前毫無反抗力,如同螻蟻般被其任意碾壓。

不良小子 血霧都瀰漫不出來,所有的血肉都聚集在那小小的空間,這頭敢打洛塵主意的雌狼毫無疑惑的死了,而且死的很凄慘!

小白狐不禁想到自己之前好像也打過洛塵的主意,他會不會小白狐連忙搖頭,它不敢往下想了。

靈靈和莎迦第一次看到這樣的洛塵,面無表情,隨意的手段卻如此殘忍,即便那是一頭妖魔

「繼續走吧。」

洛塵淡淡的話語傳來,兩女一狐這才發現洛塵在不知不覺中離開了這裡,相互對視一眼后連忙跟上。

即便是君主,在洛塵面前也只是俎上之肉。所以在這遍地都是君主的龍潭中心處,靈靈和莎迦依舊安然無恙。

在這裡,洛塵殺伐非常果斷,幾乎是一路殺過來的,因為被妖魔看上的感覺確實不好受。

腳下黃色的香菊一朵朵綻放開來,隨著有形的空氣流動,美麗的花朵兒有規律地搖曳著,異常唯美。

如果不是因為那些怪異的花粉香氣,每個人都會躺在這一片廣闊無垠的花海中,愜意地仰望碧海雲天

「前面有動靜。」莎迦低吟了一聲。

欲戴皇冠 洛塵停下了腳步,目光直視起前方來。

單手一揮,一道道撕裂罡風一瞬間消失在黃霧之中,毫無聲息,就算是命中了,也不會發出什麼碰撞切割的聲音。

只有不斷傳來的痛苦嘶吼聲,宣洩著獵物的痛苦。嘶喊聲似妖魔,又似人類,靈靈和莎迦眼眸一亮,連忙湊前去,絲毫不擔心獵物有任何反撲的機會。

「是山人,而且還有很多」

一堆山人相互交疊在一起,像這樣的一幕靈靈她們已經見了很多了。

但這群山人中,只有一位雄性,七位雌性

洛塵:「」

靈靈:「」

莎迦:「」

雄性山人的實力挺高,達到了中等君主的實力。另外那些雌性山人只有統領實力,它們能來到這裡,很大程度是依靠著雄性山人。

只不過現在,所以山人都缺胳膊斷腿,命不久矣。

「先從實力最強的開始。」

洛塵吩咐道,然後右手作手刀對著其頭顱輕輕一揮,猙獰醜陋的腦袋立刻掉落下來。

莎迦也不浪費時間,不顧噁心地迅速將其腦袋給解刨開來,只用了不十秒鐘的時間。

靈巧的手非常嫻熟,靈靈在一旁早就準備好了特殊的引導血液,然後緩緩朝著那裸露的大腦覆蓋而去。

漸漸地,紅色覆蓋了白色,但在約莫二十秒之後,一道道淺淺白痕出現,它們慢慢連成了一片,組成了一道覆蓋住整個大腦的紋路。

眼睛!

一雙蒼白的眼睛出現在這頭君主山人的大腦上!

它漠視地看著洛塵等人,彷彿有著自己的靈性一樣,然後在眾人的注目下迅速消不見

莎迦等人接下來又對雌性山人做出了相同的實驗,然而卻並沒有在它們的大腦上發現那雙蒼白之眼。

「也許只有君主級別的才有」

現在的實驗次數還是太少,莎迦也不確定。

「那應該是什麼?」靈靈不解問道。

蒼白之眼如眼睛蛇背後的花紋一般,又彷彿有自己的思想。

「或許一切的答案都在神農頂中!」

在洛塵看來,這蒼白之眼更像一種與山人共生的有自己意識的妖魔,它改造山人的身體,提高雙方的存活率

如果真是洛塵這樣想的,那麼他這段時間所遇到的問題都迎刃而解了。

只要他找到這種共生妖魔,再通過合適地方法運用到鎧甲召喚器上,那麼

洛塵目光閃爍著。

可是這一切都是他的臆想而已,真正的答案還是要去神農頂尋找。

洛塵問過小白狐,可是它也不知道神農頂在哪

「接下來我們該往哪裡走?」莎迦洗了洗手,一邊問道。

洛塵閉目,他的意識開始放空,散漫無神。可當他再次凝聚心神之時,以他現在的位置一個脈絡地形圖立刻迅速擴散開來!!

「繼續前進。」

洛塵直接下命令道。

繼續朝著龍潭的中心地帶前進,裡面的妖魔實力越來越強,最高的一個達到了大君主的實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