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other

除了最後一段指節,剩下的全部沒入了那似乎要腐爛的皮肉之下,刺穿了這隻鬼的喉嚨。

以男屍的遲緩動作,是根本來不及反應的。

「成功了嗎?」

看著眼前的這一幕,蘇遠緊張又期待,雖然事情一波三折,並且還消耗了兩根鬼燭,但是能夠成功的拿到柴刀的話,一切都是值得的!

此刻僅剩的一點鬼燭還未徹底燃燒完,但是上面的火苗卻已經在迅速的縮小,不似方才那般以爆裂的姿態燃燒,彷彿已經預示著危險已經過去了。

眼前的高大男屍在手指刺進去之後沒有再動了,可如果還能動的話,就說明行動失敗,不但消耗了兩根完整的鬼燭,還賠掉了一根詭異的手指,那麼這次的行動可以說是虧到姥姥家了!

「靠!這玩意到底是什麼鬼!竟然連我的鬼域都能撕裂!」

楊間看著那具高大男屍站立不動的位置,臉色變化不定。

剛才的襲擊到底是怎麼回事?

如果沒有第二根的鬼燭幫自己抵禦了襲擊,那又會發生什麼事情,難道自己也會像鬼域一樣被撕開嗎?

楊間看了看自己的三層鬼域。

一個巨大的缺口出現了,短時間內也沒有辦法恢復。

鬼眼的視線里似乎出現了一點盲點,那地方看不清楚。

回想起自己方才竟然還試圖用鬼繩綁住那隻鬼,楊間就不禁一陣后怕,若是真的這麼做了,恐怕才剛靠近,自己也就會被砍成兩截了把。

「是那把柴刀的緣故嗎?」

看著高大男屍手中的那柄銹跡斑斑的柴刀,楊間若有所思,然後他發現蘇遠走了過去,於是也果斷的跟了上去。

走進之後,那股屍臭味變得越發的濃郁,男屍身上不停的在散發出濃郁的屍臭味,屍水沿著破舊的衣服滲透下來滴落到腳下,形成了一個個模糊的腳印。

然而它手中卻死死的抓著一把柴刀,柴刀的款式類似於以前舊農村用來砍柴的刀,單從外表來看是隨處可見的農用工具,但是這屍體上的柴刀卻銹的非常嚴重,上面沾著一些泥土,以及一些黑色的污漬,像是血液凝固后形成的。

此刻屍體雖然不動了,但依然讓人感到畏懼。

「我們先把著把柴刀拿下來,然後再把這隻鬼關押了,那玩意放在這隻鬼的手中太危險,至於這件靈異物品的歸屬權,等處理完了這起靈異事件之後我們再來討論如何?」蘇遠道。

楊間目光微動:「可以。」

7017k 「應該沒問題吧,這個墓修實力也不弱,不是照樣沒看出我的身份么!還有那安家老祖,都那樣了還堅稱我是安平,應該是沒問題的!」林天成心裡嘀咕。「不要問,問了我也不知道,王只是讓你過來任職,並沒有說其它!」墓修面無表情的說道。

說罷,帶著林天成一路橫渡虛空朝著王宮內部飛去,沿途的將士看見墓修那死人臉,一個個竟然目露狂熱,恭敬的跪拜下來。「拜見墓修大人!」

這一幕落在林天成的眼中也是覺得十分的有喜感,這些人都是傻子不成,這種沒有半點情商,智商欠佳的人竟然能有這麼多人擁護?

不過,從墓修的話語中,他也知道了這一次自己是見不到焚天王的,只不過是焚天王給自己弄了個一官半職的,似乎有招攬賢士的意思,既然如此,自己就沒什麼好擔心了。

「不行,還是不能大意,萬一哪天他心血來潮接見了我,然後又看出了我的身份……不行不行……還是儘快打聽一下木屬性神魂的下落,然後弄到手就跑路,不能再浪了!」

想到這裡,林天成心中暗下決心,這一次一定要穩住,不能再浪,木屬性神魂到手就走!

「王旭!」突然,走在前面的墓修站在了原地,淡淡開口道出一個人名。

頓時,話音還沒落下,一道身影就急速的奔來,一臉惶恐的看著墓修,然後徑直跪了下去,滿臉激動的跪爬向墓修。

佳坤 「大人……您終於來看我了,我還以為……嗚嗚」

林天成看著眼前的這個猛人落淚渾身忍不住的惡寒,墓修也是眉頭一皺,呵斥道。

「給我站起來,說多少遍了,男兒膝下有黃金,男兒有淚不輕彈,男兒當自強!」

然而,墓修的話說的越多,那王旭就哭的越狠,「大人,您再多說幾句吧,多少年了,您的教誨還宛如昨日一般在我耳邊回蕩,我……我想你啊,想回到你身邊做親兵的日子啊!」

林天成眨了眨眼望著墓修,「大人……要不我先迴避一下,你們敘敘舊?」

墓修乾咳了幾聲,一腳將王旭踹飛出去,「閉嘴,我說,你聽著!」

聞言,王旭一臉正色的又爬了回來,一臉鄭重的點頭,墓修見狀也是恨鐵不成鋼的指著對方,渾身顫抖。

「唉……算了,爛泥扶不上牆的東西,他我就交給你了,以後你給他安排個活,必須在你麾下!」

說罷,墓修就轉身而去,身形一晃就消失不見。

王旭見狀聲嘶力竭的朝前撲去,伸手在虛空中亂抓,似乎是想留下一些墓修的氣息,「大人……」

「內個……以後我是不是就跟著你混了?」林天成眨了眨眼,小心翼翼的問道。

聞言,王旭這才想起來身邊還有人,急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塵,淡然開口道,「沒錯,以後你就是我的兵了,既然你是墓修大人親自囑託的,放心好了。以後跟著我混錯不了!」

「所以……日後我做點什麼?」林天成雙眼放光,在內城混個一官半職那走出去打聽消息也容易啊!

「還能做什麼,當然是獄卒啊!」王旭一臉疑惑的看著林天成,「大人沒和你說,我是主管天牢的?」

一旁的林天成聞言也愣了一下,墓修一路上壓根就沒和他說幾句話,他上哪知道?

而且……獄卒的身份和他想象的官職不一眼啊,這是暗無天日啊,還怎麼出去打聽消息?

天牢,主要就是負責拘押一些凶名赫赫,甚至是背負了大罪的人,由於一些原因沒有斬殺,所以需要天牢收押!

對於天牢,林天成並不陌生,甚至曾經還蹲過,後來由於好兄弟鐵莽想要越獄這才跟著跑了出去。

所以林天成明白,在天牢的日子是怎樣的,所謂,死其實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被收押在天牢之內,讓你生不如死!

「不行,我還要打探木屬性神魂的消息,我不能去當這個狗屁獄卒!」林天成心中暗道,就在他想著要怎麼和王旭解釋一下自己不情願的時候,王旭卻大手一揮抓著他朝著遠方飛去。

王旭一出手,頓時嚇了林天成一條,對方溢散出的魂力,赫然是一位無敵巔峰境的強者無疑,而對方不過才是一個典獄長!

「小子,我知道你在想什麼,是不是看不上獄卒這份差事?」王旭擺出一副不怒自威的模樣,冷冷的打量了林天成一眼。

「沒有,哪能啊!墓修大人既然讓我跟著你,我相信大人您絕對不會給我安排差的差事!」林天成皮笑肉不笑的道。

「哼……想用墓修大人壓我?我知道你,安家的安平,聽說你小子連親爹都敢綁?是個狠人才,我的天牢就需要你這樣六親不認的人才!」王旭語氣冷淡的道。

「我不管你是真的看不上獄卒這個身份還是假的,既然墓修大人讓你在我麾下當差,我就不能不聽,你就老老實實呆著,這樣對你我都好!」

很快,王旭就將林天成帶到了一處天牢之外,一臉冷酷的吼道,「都給我滾出來!」

頓時,一群修為精湛的魂族強者穿著獄卒的服飾紛紛降臨在了王旭的面前。

王旭指了指林天成道,「給大家介紹一下,這是我們的新成員,安平!以後你就在丙字營當差,具體的你去問問你們的隊長!」

那群獄卒原本還一臉淡然,當聽見林天成的名號時,一個個看向林天成時,眼神中都有一樣的神色。

最近這些時日,關於安平叛出安家,並且從老祖手中逃生,而且還綁了自己親身父親的傳言可不少!

這些傢伙沒有一個是不心狠手辣,六親不認的,所以當知道林天成就是那傳言中的傢伙時,一個個竟然生出了惺惺相惜的感覺。

在一番廢話之後,王旭讓林天成自由活動半天,日落時分來報道。

林天成也趁機去了一趟王城最繁華的大街,看著四周人來人往,鼎沸之聲,心中就生出怨氣,自己來王城是想藉機打探消息弄木屬性神魂的,結果被抓來當差了!

「什麼玩意,我還不幹了呢,老子今天就走,大不了木屬性神魂我不要了!」林天成新中如是想到。

王旭身為典獄長,在天牢中待的都瘋瘋癲癲了,可想而知裡面的日子多難熬,鬼才願意干那什麼獄卒!

…… 葉寒早就聽說過有這樣的穿梭儀器,這還是他第一次親眼所見。

在一個巨大的廠房內,有一台左右兩邊豎立著柱子的門。這扇門,中間漂浮著一股氣息。

隨後帶著葉寒前往火神星的人,給了他一份資料並且說道:「你帶著這份資料,從另一個穿梭門出來以後,交給看門的,他就會將你安排到,你想要去的去處。我在上面做了記號,甚至你可以覺得時機成熟,就告訴他,你來的目的就是殺了倪香兒。」

「多謝。」

「不過你還是需要想辦法,如何帶著倪香兒逃跑。那裡只有穿梭門!」

「我先救到人再說。」葉寒無奈的說道。

目前說什麼都是徒勞。

必須要先救到人,這才是最為關鍵的。

「那祝你好運!倪家這樣,我也不想。我只是奉命行事。」

得到他的幫助,葉寒最終能夠去往火神星。

火神星是跟仙界一起,圍繞著烈陽轉動的星體。

像這樣的星體全部加起來一共有七個。

其中最為靠前的兩個,即便是擁有生態系統,也是沒有辦法居住的。

但是作為第三的火神星,其實也不能夠長時間居住,亦或者,只能夠讓犯人居住。

只不過火神星裡面的礦石等資源非常豐富,甚至最底下還有水資源。

第四位置的仙界,以及仙界的仙衛三,才是最適合居住的。

除此之外,第五是氣態球體,第六開始溫度就不夠人生活了。

這也就是為何,只有仙衛三,才是別人爭奪的焦點。

火神星,也不是誰都沒有瞧上,而是各大帝國分別安排犯人開採。

在這一點上,倒是所有人都是統一的。

除此之外,火神星上擁有多少東西,誰也不知道。

他們就是先在仙界瓜分,然後按照瓜分的地盤,進行開採。

葉寒經過一段短暫的失明跟失去知覺以後,出現在了火神星上。

他一陣暈眩,身體因為穿梭產生的不適還存在著。

他緩緩的出來。

看門的人聽到動靜,就進來看看。

「你是犯人?」

葉寒回答道:「我可以是犯人,也可以不是。」

「失明意思?」

葉寒將自己的資料遞給他看,他看到上面的暗號,立刻明白葉寒是當今帝王的人。

「我是來暗殺倪香兒的,所以你將我安排到她那裡。」

「原來如此,幸好你來了。先前對倪香兒這個犯人,還沒有準確的處理意見,因此我們都不敢動她。很多人都對她有想法,硬是讓我們典獄長給摁了下來。我們幾個承受的壓力也非常大,死了好,死了一了百了!」

葉寒強忍住心中的憤怒。

不過有一點是好的,倪香兒還沒有遭受到身體上的折磨。

這已經算是不幸之中的萬幸。

此時葉寒來到露天監獄里。

這裡雖說是監獄,但實際上,都是居住在簡陋的石頭屋子裡的。

每個犯人脖子上,都有一個非常可怕的爆炸系統。

誰要是逃出去一定範圍,那麼這個系統就會爆炸,直接將人給炸死。

因此誰都不敢輕舉妄動。

葉寒因為合理的身份,因此他脖子上的爆炸系統,只有典獄長一人能夠引爆。

等完成任務以後,他們就會在觀察一段時間后,讓葉寒離開。

只不過,葉寒唯一的難度,不是救倪香兒,而是如何將倪香兒帶離火神星。

「等晚上,我會安排你跟倪香兒一起工作,到時候你就可以下手。剩下怎麼宣布倪香兒的死訊,就交給我。」

「上面交代,小王爺非常痛恨她,需要挫骨揚灰!」

「那好!反正被人也不會查看屍體,我直接拿著空棺材對別人宣布就行。」

「嗯。」

葉寒的計劃出奇的順利。

但是他知道,這樣的順利只是暫時的。

畢竟難度在哪,從一開始他就知道。

倪香兒在吃飯的時候,見到葉寒,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但是很快,她就得到了葉寒暗號的提醒。

好在她還能夠記得,並沒有暴露出,她之前就認識葉寒的事實。

原本今晚打算自盡的倪香兒,沒想到在這個時候,再次見到了葉寒。

這就像是她心中點燃的一盞明燈。

晚飯過後,她被告知,給了她勞作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