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other

雖然之前在地下室訓練過很多次,但終究不是實戰。

對戰這「憎惡戰士」給了他很多啟發。

他也發現了,詭偶師職業是很強,但強的點,不僅僅是在各種神奇功效的詭偶上。更是強在這個職業的可操作性上。

各種效用不同的詭偶搭配要是運用好了,戰鬥力幾乎能成倍增長,一人能打出一隊人的效果!

這一戰,讓蘇倫也漸漸明白了自己這個職業的未來規劃。

坦克、輸出、治癒、控制、輔助…這些能力都完全可以通過各種功效的詭偶來替代。

他不需要何人組隊,自己就是一支隊伍!

…….

蘇倫收起了殖裝,緩緩平復了了呼吸。

而這時候,卡伊也快步走了過來,像是看怪物一樣打量著蘇倫,興奮地問道:「兄弟,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厲害?你那殖裝是怎麼回事兒,那冷焰是什麼法術,還有那傀儡…」

蘇倫也覺得這些又什麼好隱瞞的,但卻不是解釋的時候,笑著搖搖頭道:「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搬東西吧,時間不多了。」

卡伊癟了癟嘴,這才止住了八卦之心,「也對。」

兩人再沒有耽擱,快步走到了卡車后。

他們看著車廂里密密麻麻的合金箱子,眼裡滿是期待。

「哈哈…讓我看看,能用這個怪物壓箱守護的貨物,會是些什麼好寶貝!」

卡伊說著,隨便打開了一個機械箱子。

霎時間,一股寒氣撲面而來。

兩人目光一怔,因為他們看到箱子里,居然是一套科技感十足的全新戰甲。

「這…」

卡伊看著戰甲,又看了看蘇倫。

不是說好的二手機械裝備么,這不像啊…

輕輕撫摸,手掌上會傳來一股冰冰涼涼的霜凍感。

頭盔、護甲、機械手套、冰霜火炮、動力鍋爐…每個部件上都有很高級的符文和附魔鍍層。

貧民窟出生的卡伊哪裡見過這東西?

看著戰甲,他驚喜中又帶著疑惑。

戰利品太高級,以至於讓他反而覺得有些不真實了。那種感覺就像是明明只是來搶幾塊廢鐵的,結果到手的全是亮燦燦的金條。

他轉頭看向蘇倫,聲線帶著一絲顫動,不確定道:「蘇倫兄弟,這是什麼戰甲?翻…翻新的?」

蘇倫雙眼微微一眯,還真認出了這戰甲的來歷。

他目露一抹沉思,緩緩吐出幾個字:「內城城衛隊的最新機械裝備——霜巨人戰鬥裝甲。」

「…」

聞言,卡伊腦子一片空白。

再一看,這車廂里還有幾十個大大小小機械箱子,還不知道裡面裝有什麼寶貝。

兩人立刻就意識到,這批貨物…和他們得到的情報根本不一樣!

這下,好像玩大發了。

PS.有人質疑,就多解釋一句。其實大家別覺得這種低配押運隊伍不靠譜,劇情牽強。越是貴重的物品,押送越低調越安全。有興趣可以搜索『1931黃金失竊案』。現實中類似的案子不勝枚舉。很多非常珍貴的東西,往往是用最簡單樸素的方式在運送,丟失過程也是非常巧合。而且,這段劇情還涉及到了一個隱藏劇情,在外城,黑塔也不是沒對手。

。 「我搬家了,你說巧不巧,和你住在一棟公寓樓里。事先說明了,我可不是覺得你住在這裡才搬過來的,而是為了我姐姐。」

白小希倉皇解釋,不想要這個男人誤會了,可是怎麼感覺越解釋越迷亂呢,還不如不解釋的好。

「你搬家了?」逐莫一雙眉頭緊蹙。

「怎麼不早點告訴我,需要我幫忙嗎?」逐莫繼續問道。

他要是早知道了,還可以幫她一下的。

「不用了不用了,我們基本都弄好了。」白小希搖了搖手。

「你們?」

要說論仔細認真摳字眼的能力,逐莫身為一位律師無疑是最擅長的。

從白小希的話里聽到了很關鍵的兩個字。

「呃……」

既然搬家的事情都已經跟這個男人說了,那麼也就不介意再把和簡茹合租的事情告訴他。

就在白小希張嘴要回答的時候,貨架的不遠處傳來了簡茹的聲音。

「小希,你在這裡啊!讓我們好找!」

簡茹在看到白小希的身影后衝到了她跟前,笑著道,突然地感覺到了周圍的空氣有些不對勁,抬起頭來,就撞進了一雙幽冷如冰的眸子里。

松林沙间 「逐,逐逐律師,你怎麼也在這裡?」

簡茹被逐莫高大的身影嚇了一跳。

逐莫看著簡茹,目光在她的身上轉動了幾下,隨後朝著走近他們的男人探過去。

簡博然是見過逐莫的,上次在包廂里見過一次,兩個人沒有說一句話,卻不想到今天居然居然又會見到。

逐莫眸子微微一眯,看向了白小希。

自然對其也有印象。

那一雙漆黑的眸子里,似乎是在向她詢問。

她剛才說的他們不會就是他們吧。

白小希一陣不好意思。

簡博然此刻已經走到了他們跟前,站定后微微一笑伸出了手,「逐律師,沒有想到我們又見面了,你好,認識一下,我是簡氏集團的總經理,簡博然。」

逐莫眸子低垂,看了一眼男人伸過來的手,遲疑了一刻,伸出了手。

「你好,逐莫。」簡單冰冷的四個字,沒有任何情感。

白小希看著他們握在一起的手,不知道怎麼的,居然看到空氣在他們相握的時候波折了一下。

下一秒還沒有反應過來,她整個人就被逐莫伸出來的手給強行的了摟進了懷裡。

男人將她強勢的緊箍在他的懷裡,又強調了一句,「白小希的男朋友。」

隨著逐莫這一句話說出來后,白小希看到簡博然臉色一僵,簡茹則是震驚的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不可思議的看著逐莫。

白小希回過神后臉一紅,想要推開逐莫,男人倒是很聽話的被她輕輕一推推開了,但是下一秒,那一大掌又當著簡茹和她哥哥的面拉住了白小希軟如無骨的小手。

直接忽視了他們兩個人,低頭對著白小希寵溺的說道,「既然要買東西,還有什麼要買的,告訴我,我給你找。」

白小希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聽到男人這溫柔的一句話后,聽話的掏出了姐姐寫的清單,將清單遞給了他。

「就這些嗎?好,我帶你去買。」

王者时刻 話畢,不再理會身後已經被完全忽略的男人和女人,摟著白小希朝著要買的地方走去。

白小希回過神來想要停下腳步,卻被男人無奈的拉著手,只回頭看了一眼簡茹和簡博然,對著他們流露出了一抹充滿著歉意的笑意。

簡茹看著白小希就這樣被逐莫拉走,而他們兩個站在後面,說不尷尬都是假的。

怎麼她剛剛覺得,逐莫對他們有些敵意呢。

「小茹,你給小希說一下,我突然有些事情,所以回去了。」

「哎,等等!」簡博然說完就想要走,被簡茹給伸手拉住了。

「你什麼意思?你不是說今天沒有事兒嗎?這會兒你走了的話,我怎麼和小希解釋啊!」

簡茹看著自家哥哥那一張彆扭的臉,突然之間就明白了,笑著道,「哥,你不會是畏懼了吧?」

這還沒有開始競爭呢,難不成就要當逃兵了?!

松林沙间 「我沒有!」簡博然立刻反駁道。

「你有!」簡茹堅定地道,看著前面已經離開的兩個人,簡茹嘆了口氣,對著他語重心長的道,「哥,你要知道小希和逐莫只是契約關係,一年後他們彼此就沒有關係了,你如果這會兒放棄了,你就不怕後悔!還是你不敢和逐莫公平競爭?」

「沒有!我只是受不了他剛才的態度!」

他主動地伸出手,男人只是禮貌性的回握了一下,然後就全程的無視他們帶著小希離開。

簡博然承認逐莫有驕傲的資本,但是他好歹也是簡氏集團的總經理,未來的繼承人,在外人跟前可是從來沒有收到過這麼冷淡的對待。

一時間有些忍受不了。

「得了吧!你就承認,你覺得自己比不上逐莫?!」簡茹翻了一個白眼。

「哎!」簡博然被氣炸了,看著自己的妹妹一直胳膊肘往外拐,不知道的還以為她是逐莫的妹妹呢。

「你怎麼回事?不要忘記了我才是你哥哥?!!」

「我沒有忘記!我只是不明白,你到底是因為喜歡小希所以才讓我去幫你撮合小希,還是只是圖著一時新鮮所以才去接近小希?如果是第二點兒的話,那麼對不起,我是不會答應幫助你的!」

小希是她的好姐妹,她可不會讓她收到任何的傷害,即使是自己大哥也不可以!

「驕傲和自尊可以有,但是如果你覺得驕傲和自尊可以讓你得到愛情的話,那你現在就離開吧,我去找小希給她說明白。」

話畢,簡茹也不再規勸他,轉身去找小希了。

簡博然一怔,看著已經走遠的妹妹,無奈的嘆了口氣。

愛情、自尊,驕傲、

這三者,難道就不可以同時兼得嗎?

白小希和逐莫此刻挨著貨物架將需要的東西一一取下來放到了小推車裡,白小希看著正在認真挑選食材的逐莫,突然從他的身上找到了一種歲月靜好的感覺。

「醬油這種的挺好的,你看可以嗎?」

逐莫拿起一瓶醬油遞給了白小希,讓她看一下是否可以,白小希回過神來點了點頭,叮囑他看一下生產日期什麼的,不要買下過期的回去就好。

「好了,要買的東西基本都已經買下來了。」

白小希拿起清單看了一下,想不到這麼一會兒就買好了。

如果沒有碰見他的話,自己此刻還可能在四處的尋找食材都在什麼地方。

「謝謝你,逐莫。」他這話一出,阮星晚又鬧了個紅臉。

阮星晚頗為不好意思地橫了他一眼,低聲嘀咕道:「你才每天要吃一頭豬呢!」

顧長州輕輕一笑,湊近了阮星晚的耳邊,低聲說了一句話。

這話落在阮星晚的耳裏頭,簡直如同平地驚雷,直接震得她七葷八素的。

她本來就紅起來的臉此時此刻更是如同個煮熟的大蝦子一般。

她跟顧長州的互動一點不落地落在了阮念心那一桌子人的眼中。

阮念心尖銳的指甲深深陷入了她的手心之中。

旁邊的黃雅惠也忍不住酸溜溜地說道……

《恭喜夫人虐渣滿級》第八十三章黃家的家賊 周敏敏不是家中獨女,她還有一個親哥哥和一個親姐姐。

周家算是最早富起來的那一批人,而周敏敏以前也是一名天之驕女,在學校里有幾位好姐妹一起玩耍。

班裏的同學也因為她經常請客吃東西,很願意給她幾分面子。

畢竟在1999年,那時候的學生還都沒什麼零花錢。

那時候住校的學生一周的生活費也不過才二、三十塊,一周生活費能上四十的那都已經算是很富裕了。

像周敏敏這樣,能豪氣到經常請全班吃東西的,除了她之外班裏也找不出第二個人了。

照理來說,以周敏敏的家世背景,她將來就算讀不了大學前途也會一遍光明。

可在高考結束之後,周敏敏就因為精神病被送進了療養院。

而周敏敏之所以生病的原因,她家裏人也只以為是精神壓力過大。

哪怕周敏敏在發病時說了什麼可疑的話,周家人也沒有放在心上,只以為是周敏敏瘋得厲害說胡話。

從18歲開始,周敏敏已經在療養院裏渡過了二十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