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other

顧兮兮這個時候徹底心慌意亂了。

她甚至從手機裏面翻出來了沈子豫他們的電話,可是電話打過去,得到的答案還是一樣的不知情。

墨錦城這個人彷彿就突然之間從這個世界上蒸發了。

要不是看着家裏那幾個孩子,顧兮兮甚至以為這個人都不曾存在過。

文學網 謝昭昭奇道:「師父,怎麼說?」

劉陰陽道:「骨相。她的骨相與王驥驁很像。那年先皇帝誕辰,王驥驁進京祝壽,到安國公世子府上拜訪,老夫見過他,他的骨相奇特,面有輔角插天骨,在額角之邊城部,其骨下由眉尾之三棱骨起,由福堂,過邊城,上山林入鬢曲之上,又名山林骨是也。又有上插入大腦海之百會穴止,此為清貴仙品。」

謝昭昭眼珠子瞪得老大,回過頭去仔細去瞧那位端坐著的四姑娘,可無論她怎麼看,也沒看出那小姑娘有什麼與眾不同之處。

看完又轉過頭去看趙棠棣:「你看出來我師父說的了么?我怎麼什麼也看不出來呢?就是個面相周正很耐看的美少女啊。」

趙棠棣目光依舊盯在那四姑娘臉上,彷彿在想什麼想不明白的事情。聽聞謝昭昭的問話,他搖頭,表示他也看不出來。

劉陰陽又接著道:「此骨之中又分上中下三等,長聳為上等,次則入發曲而中等,又次則近發為常品,也就是下等。上等輔角骨,為神仙,次聖賢。中等輔角骨為外藩之督撫,一省執政之文武要職。下等輔角骨,為邊將鎮守之例,其人天性勤慎任勞,精明而專,外勇敢而內忠誠,先預謀而後進行。見嫌不避,臨危如常。親者可惑其心志,因情義之包圍,智者可為其慫恿,因權利之負責,持其正義,而不計成敗,守其範圍,而不計安危,不移不屈也。」

劉陰陽這一頓之乎者也,謝昭昭聽了個稀里糊塗,問道:「師父,您老人家能不能好好說話,徒兒我沒文化,聽不懂好么?」

劉陰陽看了他一眼:「王驥驁是中等輔角骨所以貴為西北道總督,手握重權,堪比藩王。這個小姑娘則是常品輔角骨,日後必是領兵鎮守邊塞的女將軍。」

謝昭昭撇了撇嘴,十九不信:「師父,您老還沒看相哪?那您老看看我,我日後能不能成為一代女皇?」

劉陰陽看了一眼旁邊的人,眼色大變,喝斥道:「你這瘋丫頭,如此口沒遮攔!這話若是傳了出去,傳到皇帝耳中,治你個意圖謀朝篡位之罪,掉腦袋都是輕的,抄家滅門之罪這是。」

謝昭昭撇了撇嘴,道:「抄家滅門之罪?我倒是巴不得呢,就陳府那些人,哪個拿我當人看了?」

說話間,馬車停下,外面有小廝道:「四姑娘請下車吧。奴才將這馬車趕到後院馬廄去,給馬喂些草料。」

謝昭昭聽聲音很熟悉,便有些激動起來:「唉,真是巧哎,這不是四喜的聲音嗎?一會兒咱們就可以出去啦。」

到了馬廄,謝昭昭幾人還未從小秘境中出來,便看到了幾個自己人。

灼華先生帶著數名護衛以及四喜、五常都在。

待到眾人見到靖王爺一行七人時,一時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瞧這幾人的打扮,身上的衣服破破爛爛的,有火燒的一個洞一個洞的痕迹,還有灰塵和煙熏過的痕迹,跟一群乞丐似的。

趙棠棣幾人逃出來時,房子已經化為灰燼,到哪裡去找乾淨的衣物換?

灼華先生先反應過來,打了個揖手,道:「殿下,您這是?」眼神中詢問的意思很明顯,意思是您這幾位跟乞丐似的,是怎麼混進跑馬場來的?居然還能安然無恙的躲過巡視的家丁,鑽入只有王夫人和那位四姑娘能住進的院子來?

灼華先生之所以選擇這裡棲身,完全是因為他熟悉跑馬場里的地形。他帶領幾個護衛等在跑馬場外圍,昨夜裡劫了運送物資的二十幾輛馬車,將押運馬車的家丁身上的腰牌給取了,處理了那些家丁的屍首。這才押運了物資,出示腰牌,順利的讓守衛的家丁放下門口的弔橋放他們入內。

趁著王驥驁和各位貴客的馬車陸陸續續的到來,主子奴僕人數眾多,巡視的家丁們根本無法分辨誰是哪家下人之際。灼華先生又將帶進來的數名護衛召集起來,派了一人找到四喜和五常,來到他指定的地點,也就是王夫人專屬的這所院子后的馬廄里。

可誰也沒想到的是,靖王爺幾人居然也在這裡。原計劃可不是這樣的,原計劃是靖王爺帶著其他幾人放火燒了王驥驁的總督府之後先逃出景陽城,在城外三十里的一座寺廟裡匯合,然後再繞路去太後娘娘鳳駕所在地。

結果,靖王爺怎麼就突兀的出現在這兒了呢?還如此的狼狽不堪?眾人實在是想不明白。

趙棠棣嘆了一口氣,道:「此中緣由說來話長,一言難盡,等出去再說。還是看看接下來怎麼辦吧?現實情況是我們低估了王驥驁的實力,此次行動后怕是有去無回。」

灼華先生卻道:「未必!沒想到這次四姑娘也跟來了。這可是老天有眼,只要咱們能控制住她,定然能讓王驥驁忌憚三分。」

謝昭昭對這位四姑娘越來越是好奇:「灼華先生也知道這位四姑娘?她是誰?為什麼如此得王驥驁的喜愛呢?」

灼華先生道:「這位四姑娘是王大人最小的女兒。相士說在王大人的五子四女之中,只有這個小女兒繼承了他的天生好骨相,只有這個小女兒能讓王家的顯赫門楣得以傳承。所以,王大人對這個女兒非常看重,視若掌上明珠。

當然,這丫頭獨得父親寵愛,也讓她和幾個兄弟姐妹十分惱火,更加忌妒她。私下裡都認為這個丫頭因為是王驥驁最喜愛的外室所生,打小便養在外面,十幾歲了才回府的。那外室也死了,誰知道這丫頭到底是誰的孩子?王大人其他的子女都很是懷疑這位四姑娘的身世,無奈無論誰懷疑都沒有用。王大人是認準了這個十幾歲才回府的丫頭就是他親生的女兒。」

趙棠棣臉色都綠了。他一下子想到,如果他這位小表姐真的不是姑丈的女兒,而是王驥驁所生,那麼,毫無疑問的是,姑母與王驥驁的關係是什麼?他有點不敢往深處想了。

。 東遊記:「西少,你是總榜第一你來。」

西瓜太郎:「女神更喜歡你,你來。」

……

兩人相互推搡,青青草原又發話了,「這是女神啊,你們還推來推去。」

西瓜太郎:「青青草原,你怎麼不送,看你到現在才0級。」

剛註冊的玩家是0級,但也有的0級玩家,玩了一年多,還是0級。

意味着這些人光白嫖,從來不給主播刷禮物。

這也就導致,在主播和土豪眼裏,0級的玩家就等於屌絲。

咏晗 青青草原不說話。

看樣子是傷到自尊了。

美羊羊:「大家能經常來看我,已經很開心了,千萬不要亂花錢刷禮物,等級什麼的都不重要。」

話音未落,

東遊記出手了,十架飛機飄過,

西瓜太郎也毫不示弱,一個火箭,

兩人很快刷了五千塊錢,

看樣子,現實中都是土豪,

直播間氣氛頓時熱烈起來,

除了兩個土豪以外,沈昆還注意到其他玩家出手,慢慢的把主播的經驗值升了上去。

看到這裏,沈昆有一些感慨,

如果沒有得到外掛,他的命運大概和很多陸家嘴高檔寫字樓里的白領一樣:

十二載寒窗苦讀,

千軍萬馬過獨木橋,

好不容易能被上海的名牌大學錄取,

之後又是四年辛苦奮鬥的大學生活,

憑藉優異的成績留在上海,

僥倖進入一家著名公司,

有一份可以養活自己的工作,

找一個不醜的老婆,

背着房貸車貸繼續奮鬥,

……

然而,看看這些顏值主播,大部分都是靠着臉蛋生活,

唱唱歌、跳跳舞甚至聊聊天,就可以有和他們一樣,甚至超過許多的收入,

心態崩了啊,

看到自己之前輟學的女同學,三流大專的肄業生,轉眼間比自己過得還好,

那自己這麼辛苦又是為了什麼?

然而,世界就是這樣,

沒什麼公平與否。

想到這裏,沈昆註冊了一個賬號,銘羊羊,

第一次發言:「主播,今天準備升級嗎?」

美羊羊看到0級小號,也沒忽略過去,開着玩笑,「對啊,你要不要幫我接生。」

沈昆雖然不懂,大概也知道接生的意思,大家輪流刷禮物,最後一下就是接生,

見銘羊羊沒說話。美羊羊笑了下,「你別介意,我是開玩笑的,給我刷點魚丸就可以了。」

話音未落,麥克風裏突然傳來了飛機轟鳴的聲音,

電腦屏幕上,一排排的飛機在天空中飄過,擺出一個戰鬥機群的造型,

「銘羊羊送給美羊羊100架飛機。」

直播間頓時炸開了鍋。

100架飛機就是一萬塊,

如果是土豪這麼做,還能理解,

0級小號刷出來,就顯得激動人心了,

她畢竟不是什麼大主播,

一次一萬的打賞,印象中只有一次。

美羊羊聲音都有點顫抖了,「感謝銘羊羊送的禮物……」

沈昆看着自己的0級小號,一下子升了好幾級,也不再說話,離開了直播間。

美羊羊說了一大堆感謝話,才發現土豪已經不見了。

西瓜太郎和東遊記見狀,可能覺得沒面子,打了個招呼也下線了,

無數玩家在聊天室討論的不亦樂乎,

有人突然注意到銘羊羊的名字,

「銘羊羊不是美羊羊的父親嗎?」

「主播,土豪占你便宜。」

「爸爸給女兒刷的禮物,倒也說得過去。」

「快叫土豪爸爸。」

「叫爸爸不好聽,還是叫乾爹吧。」

……

美羊羊看着直播間越來越污,「你們呀,太壞了,今天早點下播,我還有點事。」

「別呀,女神,再播一會」,青青草原發言。

美羊羊:「我閨蜜被車撞了住院,我得去看看她。」

馬上有粉絲安慰:「女神別擔心,趕快去吧。」

「女神不用管我們。」

……

PT區一住宅樓里,美羊羊關掉直播設備,

閨蜜從旁邊跳出來,「誰住院了,誰住院了。」

美羊羊笑嘻嘻道,「借口嘛,誰讓你最後胡攪蠻纏的。」

原來閨蜜就是直播間的卧底青青草原,

兩人鬧了一會,青青問道:「那個乾爹是誰?你朋友。」

美羊羊推了她一下,「什麼乾爹,太難聽了。」

青青嘻嘻笑,

美羊羊:「看樣子是個新號,我不認識,給他聊天也沒回。」

青青:「是不是玩欲擒故縱?」

美羊羊:「欲擒故縱也不會連微信都不要,土豪的怪癖。」

青青羨慕:「哎,這半天隨便說說話就掙了七八千,真是躺着賺錢。」

美羊羊:「哪有那麼簡單,今天是運氣好,升級又遇到土豪,平時忙一天,也掙不了一千塊。」

青青:「那也很好了,月入過萬。」

美羊羊摸了一把:「讓你也來,你不來。憑這36e,不說話都行。」

青青打了她一下,「我不行,在鏡頭面前說不出話來。」

美羊羊嘆氣,「其實沒什麼,習慣了就好。」

青青往後一躺,「算了,我先休息幾天,正好給你當托。」

美羊羊:「哪有那麼簡單,他們又不傻,說不定現在已經反應過來了。」

青青笑:「有乾爹兜底,他們不會懷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