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other

高文「」

你同伴都不演了,你還在這兒跳啊跳。

不會尷尬的么?

似乎是受不了高文看猴戲一樣的目光,阿奇皺眉道

「我覺得我演的應該很好才對,無論是動機、行為、面部肌肉表情、還有讓你心動的靈藥都準備好了。

為了這一幕,我特意跑糞堆里滾了兩圈,還讓狼人在我胳膊上抓了一把,為了就是讓你覺得更可信。

你能告訴我,我是哪裏露出破綻了么?」

怎麼說呢。

高文這會兒看向他目光,就像是在看一個智障。

「你知道狼人的奔跑速度是多少么?」

「什麼?」

「是什麼讓你產生了,兩條腿能跑得過四條腿的錯覺?」

阿奇「」

「就因為這個?你要知道,我們可是生存」

「我知道啊,生存者,跑的快嘛」

高文打着哈氣沖着他點了點頭「可你知道么,韓麟這個三序中游的武道家,都不敢說能跑得過狼人。

既然連他都不能,你們倆個又憑什麼能從狼口脫險,還能拉開這麼長一段距離跑到我家門口?」

阿奇「」

「當然,這些都不是重點,實際上打第一次見到你,我就覺得你不是個好人,也沒打算把你放進家門。」

說話間,高文看到外面走過來的狼人領隊。

居然是鮑爾

「嗨,鮑爾,你是又來送禮了嗎?」

高文笑着打了個招呼。

對這位晝夜狼人的首領,他實在沒什麼厭惡感。

哪怕對方這會兒想要他的命。

绮依 牆外。

已經走過來的鮑爾。

黑著臉。

一巴掌抽在阿奇的臉上。

『啪!』

清脆悅耳!

一聽就很疼!

被打倒的阿奇捂著臉從地上爬起來。

他居然還有心情笑。

「狼王大人,這次誘門計劃失敗,你可不能全怪我啊你也看到了,我把你的吩咐都做了,可上面這位根本就不上當。」

「東西交出來!」

鮑爾沒跟阿奇廢話,直接從他懷裏搶走那個裝有靈藥的捲軸。

隨後。

就見鮑爾走到門前,眼含怒火的看着牆頭的高文

「這裏裝有四株靈藥,東西可以給你,把黑耳朵還回來!」

「呃」

「人類我警告你!不要太過貪婪!」

「那個」

居然碰到這種被女方家長拿錢砸,也要他離開的狗血戲碼?

高文都尷尬的說不出話了!

講真的。

要不咱們放一下倒帶,還是讓他面對雌雄大盜吧?

「那什麼,鮑爾,你這是成為狼王了?」

感覺自己理虧的高文想轉移話題。

鮑爾沒回答,只是拋動手裏的捲軸。

「那,韓麟你們抓到了么?」

「沒有,那是一名非常傑出的狼王,如果他願意留下,我想,我會很樂意臣服與他。」

「咳咳咳」

韓麟?

傑出?

算了,對狼人不能要求太高!

想道老韓這會兒還不知在哪兒逃命,放下心的高文臉上重新掛起了笑容。

「鮑爾,看在咱倆的關係上,我可提醒你一句啊,之前朵朵說,這個被你打的那小子身上,有着死亡君主的味道。」

「朵朵?烏哈撒?」

鮑爾聞言,回頭看向阿奇。

看到鮑爾的動作。

四周的狼人們,直接把阿奇給圍了起來。

「啊?不是,你們等一等」

看着瞬間逆轉的局勢,不知道發生什麼了的阿奇連忙開口

「你們要做什麼,這是很明顯的挑撥,這人就是想讓我們內訌好吧等等,你」

噗嗤。

鮑爾的狼爪自阿奇胸前穿過。

乾脆!

果斷!

「啊!!!」

受驚的張琳發出尖叫。

奇怪的一幕出現了。

就見被鮑爾破胸后,阿奇居然還沒死。

嘴裏吐著血,一隻手抓住鮑爾的胳膊。

阿奇不甘心的看着鮑爾

「告訴我,你為什麼會去相信敵人的話」

噗嗤。

鮑爾直接把他的心臟給掏了出來 多特蒙德在2012年再次迎來了一個不錯的賽季。

當然,從戰績上來看,他們比以前差的太遠了,畢竟去年一整年拿到了六座冠軍,而這個賽季「僅僅」只拿到了德甲,目前德國杯也闖入了決賽。

聯賽中再次將拜仁慕尼黑壓在了身下,這賽季,拜仁強化的可不是一星半點,海因克斯也被認為是這支拜仁最好的掌舵者,事實上他們也和多特蒙德爭奪到了最後一刻。

這個賽季的冠軍爭奪倒是沒有齊策和克洛普在多特蒙德第一個賽季那麼扣人心弦,但也不差多少,下半程開始的時候,多特蒙德的狀態其實是不如拜仁慕尼黑的,加上上半程尾聲階段多特蒙德陷入一段連平,下半程開始之初,拜仁慕尼黑在積分榜上的位置和多特蒙德換過了。

下半程的時候,多特蒙德扮演的一直是一個追趕者的角色,直到拜仁慕尼黑和多特蒙德的德國國家德比。

在這場舉世矚目的德國國家德比之中,多特蒙德以4:2的比分擊敗了拜仁慕尼黑,看上去是一場大勝,但實際上遠遠沒有那麼輕鬆。

直到比賽的第七十七分鐘,雙方的比分還是2:2,最後時刻齊策爆發完成了帽子戲法,才讓多特蒙德在這場天王山之戰中笑到最後,在那場比賽之後,多特蒙德正式反超拜仁慕尼黑重回榜首。

而整個下半賽季,齊策的狀態非常爆炸。

上半賽季,齊策在十六場聯賽中打進十五粒進球,表現中規中矩——好吧,這個數據在任何一個前鋒身上都是超神表現,但對齊策來說不過是平常發揮而已。

但下半個賽季,齊策的超神表現才姍姍來遲,下半賽季加上補賽一共目前已經進行了十七場場比賽,齊策打了十六場,進球數為二十四粒進球。

在上半賽季,此前的挑戰者亨特拉爾曾經一度看到了打破齊策對射手榜壟斷的希望。

荷蘭獵手在半賽季的時候出場十五次,打進十四球,和齊策只差一個,他在接受採訪的時候繼續表示將要對齊策發起挑戰。

荷蘭人也是一台進球機器,下半賽季的效率依舊無敵,保持著場均一球的效率,整個賽季到目前為止轟入了三十三粒進球,齊策記得,貌似比前世的他進的還要多。

亨特拉爾的進球效率已經足夠偉大了,確實足夠偉大了——如果排除齊策,三十三粒進球足夠追溯到三十多年前的1976-77賽季,科隆傳奇前鋒迪特爾·穆勒當年獲得金靴的時候才比他多,當時是三十四粒進球。

亨特拉爾也是迄今為止除了齊策之外非德國籍球員在單賽季進球最多的外援,但讓亨特拉爾非常惱火的是,這一切都要加上一個前綴——除了齊策之外。

但所有的球迷都已經不在意亨特拉爾如何了,因為現在齊策要去做一件更偉大的事情,比那個「除了齊策之外」做到過的事情更加偉大,德甲聯賽的單賽季進球記錄。

依然,是蓋德·穆勒。

這位真正的傳奇擁有無數有關進球的記錄,德甲聯賽進球記錄就是其中之一,1971-72賽季,那是拜仁慕尼黑稱霸開始階段,蓋德·穆勒在德甲聯賽中轟入了四十粒進球,整整四十粒!

而現在,齊策在上半賽季打進十五球,下半賽季轟入二十四球,現在是三十九粒,但還沒有結束。

這個懸念留到了最後一輪對陣奧格斯堡的比賽。

也就是這一場比賽。

上一輪,多特蒙德在弗里茨·瓦爾特球場,也就是凱澤斯勞滕的主場以4:1的比分擊敗對手之後,在最後一輪已經確保了四分的領先優勢奪得了德國足球甲級聯賽的冠軍,完成了三連冠的壯舉。

在這輪比賽之前,齊策在德國國內倒是罕見的遇到了比較大規模的抵制。

原因讓人哭笑不得,因為蓋德·穆勒的進球記錄即將被打破,最後一輪,奧格斯堡的球員們看上去不可能抵擋齊策的進攻。

於是,很多自恃清高的德國人就站出來了。

不能再讓齊策進球,德國人的聯賽,記錄必須要屬於德國人!

類似的言論在德國並不罕見,甚至,除了多特蒙德的球迷,竟然大部分都是這麼認為的,這段時間恐怕也是齊策在德國「最不受歡迎」的一段時間了。

在對陣奧格斯堡的比賽之前,有關於齊策「不應該進球」的言論上了德國社媒的熱門話題。

這還不僅僅是德國普通球迷之間的言論,有一些名嘴名宿都表示,出於對蓋德·穆勒的尊重,齊策也不應該打破他的記錄。

德國是一個很排外的國家,只是現代社會已經成為國際化社會,在歐盟更是如此,國籍很多情況下只能代表一個人的出生地,僅此而已,但在這種時候,很多人內心的真實想法還是難免暴露出來。

或許這也是德甲50+1政策一直能夠實行的原因吧,在德甲聯盟高層,包括多特蒙德,拜仁慕尼黑這些強隊的高層一直有取消50+1的想法,畢竟這才能讓球隊利益更大化,但球迷的壓力如同一座大山,短期內是沒希望的。

之所以50+1的政策存在,除了德國球迷希望俱樂部保持純粹,排外也是潛在的因素之一,所以齊策現在面臨這些非議,也就不難想象了。

但是齊策豈會被這些言論嚇住?

在社交媒體上,齊策的言論依舊非常自信。

他只寫了幾個字。

超越,就是最好的尊重。

對此,老穆勒其實已經有過表態,在2010年齊策率領多特蒙德神奇奪冠的那個夏天,蓋德·穆勒就作為頒獎嘉賓告訴齊策他很希望看到齊策打破他記錄的那一天。

也許是場面話,客套話,但德國人非常直率——至少大部分如此,在隨後接受採訪的時候,蓋德·穆勒也提到過這件事。

但是有些人就是不解風情,認為齊策打破記錄是對老穆勒的不尊重,但有意思的是,他們的擔心都有一個大前提,幾乎所有人都認為齊策完全有能力打破這個記錄。

兩粒進球,齊策在下半程十七場聯賽中有八場比賽打入了兩粒進球以上,超過50%的概率,最後一輪面對實力不強的奧格斯堡,又是主場作戰,齊策能進兩球以上似乎不成問題。

對於多特蒙德球迷而言,支持齊策當然是他們要做的事情,畢竟對他們來說,齊策不可能是排外的對象,因為齊策是多特蒙德人,是自己人。

但這場比賽也讓多特蒙德球迷們很揪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