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other

黛妃看了看那邊的王攬月,這話說得異常決絕。

一直吃瓜的舒窈不由嘴快:「可別說什麼不嫁人的話,若是真遇到有情郎,嫁人也無妨。」

似乎又怕黛妃不明白,她又補充了一句。「嚴王爺那種就算了。」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被叫做華哥的男人,也就朝着他笑了下。

華哥是江沛然的朋友,四捨五入一下,也就約等於是自己的朋友,所以他也格外平易近人起來,說:「以前老是聽沛然提起你!」

「有空去紐約,一定要給我打電話!」

寧修羽一邊說,一邊把自己的名片遞過去一張,然後又親自倒了兩杯酒,送到他跟前:「今天算是正式認識,我先敬你一杯!」

說完,自己先把那杯酒給喝了。

之後,寧修羽才繼續道:「關於城西的那塊地皮,是我們家的一點私事兒……」

既然是私事,就是不希望別人插手的意思。

華哥自然也是聰明人,卻又忍不住笑:「你們家的私事兒?是你們家和葉家的私事兒嗎?」

誰都知道,寧修羽拿下那塊地皮的最大阻力,不是別人,就是葉崢嶸。聽說這倆人以前是大學同學,似乎關係也還不錯。不過後來也不知道因為什麼就吵翻了,成了現在這個水火不容的局面。

寧修羽卻只是淡淡一笑:「這個,有點一言難盡,往後時間長了你就會知道!」

意思就是不想繼續說這個事兒了!

華哥自然也是個通透的人,很快就把這個話題放到一邊,開始天南地北的胡侃起來。

中途的時候,寧修羽去了趟洗手間。等到回來的時候,就看到之前和自己喝酒的那些人,已經不約而同的朝着不遠處的小舞台上看過去了,他也就抬起頭,跟他們一起往台上看。

台上一群穿着時髦的年輕男女在跳舞,踩着勁爆音樂的節奏,頭頂是光怪陸離的燈光,頗有幾分群魔亂舞的架勢。

寧修羽被這燈光晃得眼睛有些發疼,正準備移開視線的時候,一個熟悉的身影突兀的裝入眼帘:黑皮豹紋小短裙包裹着玲瓏嬌小的身段,一頭波浪捲髮,煙熏妝里都透著風情——

是她!

哪怕她比以前變了汗多,但是寧修羽仍舊一眼就認出來了。

再然後,他的視線就再也沒有挪開過。

葉一寧終於熬過了快一周的生理期,所以第一時間去做了spa和頭髮,然後拉着趙子瑜出來浪。彷彿在夜店混久了,穿着高跟鞋跳熱舞這種事兒,對她而言早就不是什麼難題了。

她上台跳舞,下台喝酒,玩兒得不亦樂乎。

趙子瑜在旁邊起鬨:「你跳得真好,快成這裏的一姐了!」

葉一寧最近習慣了直接用瓶子喝洋酒,整個人都喝得醉醺醺的,朝着趙子瑜的額頭上重重一戳:「你呢?今天怎麼沒見你的男朋友過來一起玩兒?」

趙子瑜笑:「叫她來幹嘛?一起來撒狗糧嗎?」

說着,她伸手拍了拍葉一寧的肩膀:「放心哈,你還是個單身狗呢,我是不可能把男朋友帶出來,讓你當電燈泡的!」

葉一寧笑嘻嘻的道:「你是不是怕你自己的魅力不夠大,男朋友被我勾走了啊?別擔心,我是不會吃窩邊草的」,說着,用力灌了一口紅酒,然後叫過服務生來:「換白蘭地!」

她和趙子瑜是這裏的常客,跟那位眉清目秀的調酒師早就混熟了。調酒師熟稔的給她弄著酒水,順便問:「葉小姐,要嘗嘗最新調製的血腥瑪麗嗎?」

葉一寧怕在枱子上,問:「喝了能醉嗎?」

調酒師抬頭看了她一眼,然後笑道:「為什麼一定要醉呢?在夜店裏,還是保持清醒比較好!」

葉一寧遲遲的笑了:「我來夜店,就是來買醉的!」

說着,結果調酒師遞過來的白蘭地,猛的喝了一口。

洋酒普遍後勁兒大得很,喝得時候不覺得怎麼樣,但是喝過之後,才會一點點上臉,上頭,甚至還有些傷胃。葉一寧今晚也有點喝多了,胃裏不舒服,扔下酒瓶,跌跌撞撞的朝着洗手間的方向走去。

這地方她太過於熟悉,熟悉到閉着眼睛都不會走錯路。

只不過今天……

去洗手間的路上,突然多了條攔路虎!

而且,還是跳熟悉的攔路虎!

她歪著頭看他,隨即晃了晃頭,覺著自己真的是喝多了。然後,旁若無人的朝着女洗手間走去。

大吐特吐了一場,胡亂用洗手間里的水漱了漱口,然後朝着外面走去。不成想,那個攔路虎還在。而且,他不僅僅是在,而是走過來,用力拉住葉一寧的手腕,快步朝外面走去。

葉一寧腳上還穿着細細的高跟鞋,就這麼盲目的跟他一起走着,半晌,她才像是回過神來似的,一下子追到他跟前去攔住了他,甚至用力推了他一把:「你踏馬的誰呀,少跟我拉拉扯扯……呃……」

下巴驟然一痛,狗男人竟然掐她下巴!

寧修羽深深看着她:「別給我裝失憶!」

說着,索性將她攔腰抱了起來,快步朝外面走去。

葉一寧原本就頭重腳輕,突然可以倒下來,被人抱着,整個人就輕鬆了不少。她想,可能自己真的是做夢了,夢得有些神志不清了。

不過現在,她是真的很累,也就沒有再睜眼,就那麼一路睡了過去。

迷迷糊糊的,之後再發生了什麼,她就不知道了。

車子平穩行駛着,寧修羽坐在後排座位上。他看向窗外飛速而過的街景,許久之後,才轉而看向自己懷裏的人。

她仍舊睡在自己懷裏,睡得小嘴巴都無意識的張了起來,呼吸平穩。看來是真的醉死了,一點也沒有被人帶走後的不安。

他俯下頭去,湊近了她的臉,濃烈的酒味撲面而來。

寧修羽不由得蹙眉,他知道這一年多來,她一直生活得很頹廢,一直混跡於酒吧。但是,他沒想到自己回國后的第一天就能夠見到她。

她比以前說了,小下巴很尖,整張臉都退去了嬰兒肥,倒是顯得更加精緻立體了。

美人,無論高矮胖瘦,都是美的!

他終究還是沒等忍住,湊近她的臉,輕輕吻了下。她在睡夢中,似乎也有所察覺,越發往他懷裏縮了縮,口中含混不清的說了兩個字:「別鬧……」

寧修羽聽了,不由得嘴角上揚,他想起了從前,兩人在梅蘇島上的美好時光!

那是他這半生中,過得最輕鬆愜意的一段時光,跟島上的漁民一樣,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守着自己心愛的人……

要是那時候,能守住她就好了!

。 這個時候也到了用午膳的時刻,皇帝便讓人膳。

每當這個時候,姜柔就會格外的羨慕,皇宮裏的飯菜還是很不錯的。

也不知道有多少好吃的菜品以及調味料。

慕言作為皇帝的兒子,還是失而復得的兒子,對於帝後來說,都是寶貝啊。

所以什麼好吃的都要給慕言夾一塊。

雖然用的是公筷,但慕言還是很不習慣。

他都沒有怎麼動筷,只吃了一點點就放下筷子了。

「我吃好了。」

皇帝跟皇后都愣住了,顯然是不懂慕言為何只吃這麼一點點。

不過就算慕言不吃了,也沒有離開。

他也知道,自己這樣做可能會讓帝后心裏不舒服,為了不讓他們找自己的麻煩,慕言給帝后夾了些菜。

超羲 帝後果然是十分好哄的,當然大概也就是現在這個時候吧。

姜柔默默地坐在角落吃着飯,看着這些人,她覺得今天的飯菜都已經不能吸引她了。

現在的姜柔,只想快點把飯吃完然後走人。

這個時候的皇帝跟皇后注意力都在慕言的身上,並沒有怎麼關注姜柔。

吃過飯,慕言就跟皇帝皇后告辭了。

皇帝沒想讓慕言離開。

「皇兒,這就是你的家,你還要去哪呀。」

「這件事我需要回去想想。」

說完慕言就拉着姜柔走了。

皇帝還想說些什麼的時候,皇后拉住了他。

「陛下給他點時間吧,今天的事情太突然了,他肯定是需要冷靜一下的。」

皇帝一想也是,而且,他這邊也要做些準備。

「父皇,母后。」

太子是來拿自己的玉佩的,他回去的時候發現自己的玉佩不見了,一問才知道是皇帝派人拿走了的。

「父皇,您拿兒臣的玉佩做什麼啊?」

皇帝這才想起來還沒有跟太子說呢。

「正好你來了,你弟弟找到了。」

太子愣了愣,「什麼?」

「威遠將軍的女婿……」

說到這裏,皇帝才發覺自己剛才一直有件事忘了,這才想起來。

他剛才一直想着終於找到小兒子,沒有想到其他的事情。

「父皇?」

太子聽着皇帝的這話,難道小弟是威遠將軍的女婿。

果然,皇帝這會已經回神了,「威遠將軍的女婿就是你小弟。」

想到慕言已經成親的事情,皇帝覺得有點心塞。

不過還好,現在姜柔的身份也不算是太差。

他到時候給皇兒挑選一個身份跟他匹配的人。

太子拿回玉佩就走了,他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呢。

皇帝等太子走後,就開始跟皇后商量著還有那些未嫁的人家合適慕言。

「陛下,不可。」

皇帝不解的看着皇后,「為何?」

皇后就嘆了口氣,雖然一開始她沒有反應過來,但這會,她已經想明白了。

「皇兒跟那姜柔,感情應該是很好的。你要做這些事情,應該先知會他一聲。」

畢竟現在他可沒有跟他們相認的,身份也還沒有公佈。

皇帝雖然不甘,但也覺得皇后說的有理。

於是再次把慕言招進宮的時候,皇帝就問了慕言,慕言當時就變了臉色。

他就知道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這也是為何,他一直沒有做出決定的原因。

。 只要把黑無白無引開了,對付她和君御琰真的是一件極其簡單的事。

白無與黑無玄術高強,如果與其對戰未必會贏,一個搞不好還會失敗。

這怪物也不打算對付他們,所以用分身拖住他們,他本體來對付沒有靈力君御琰,便是最好的省時省力又高效的計劃。

這怪物,果然聰明啊!

慕星染又問道,「你說感應不到這怪物的邪氣是怎麼回事?連你都感應不到嗎?」

她和君御琰失去了靈力,此時的他們和凡人無異,對於鬼魂的氣息,的確是感覺不到的。

但黑無白無不一樣,他們都感覺不到,那南天門那邊會不會也感覺不到?

思及此,慕星染打算等會去問個清楚!

「是的。」白無道,「它很擅於偽裝。」

本來以為有南天門的結界,這些東西是進不來的,所以他們一開始也沒往那方面想,畢竟平時上門找死的人也很多,他們就放鬆警惕了。

真相已出,再討論下去也無意義。

「回去吧。」君御琰下令道,「把這裏處理好,別讓外面的人混進來。」

「是。」白無應道。

眼看君御琰往自己身邊走來,慕星染立刻擺手拒絕,「你們先回去吧,我還有事要辦。」